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361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61 / 36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361,共368。
「底下還想再罵妖道幾句,周身痛徹心骨,人己支持不住,二次又閉過氣去。妖道便問瑤仙:」如何?「瑤仙悲憤填胸,決計也步絳雪後塵,跳身起來,戟指罵了聲:」該萬死的妖孽!「妖道恐她再罵,將手一指,又被定住,言動不得。隨對瑤仙獰笑道:」你當她求得一死便完了麼?似此可惡,日受磨折毒打,便三五十年也難如願呢。你且先看個榜樣,看她能死不能?"說罷,自下法台,手指絳雪,手中掐訣,念了幾句邪咒,一口氣吹去。

絳雪本打得肉綻血流,玉容已死,妖人行法回生之後,頓還原狀。除上下衣服破碎,盡成片段外,依舊雪膚花貌,掩映生輝,直似未受傷一樣,痛也立止。


只是怒視妖人,不能言動而已。妖人又對瑤仙道:"你看她不是好了麼?那四十鞭還只挨得一半呢。這還是你們今日初來,不知利害,略有寬容;我又到了煉法之時,無暇處治。明日不服,身受更苦。

「隨喝:」行刑!"可憐絳雪痛楚方息,又受二次。申武鞭才打下,瑤仙見和先前一樣,哪裡還敢再看。明知妖人不打自己,單拿絳雪示威,只要順從,便可無事,而且複原甚快。無奈絳雪心性,素所深知,心橫誓死,決不屈辱。

更恐妖人說話不算,拼為獸奴,也不允許。方在惶急躊躇,妖徒行刑已畢。絳雪自然早被打死,二次放落救醒。妖人隨將瑤仙禁法解去,喝道:"可將二女分禁獸穴以內,令熊奴隨意傷害。

只不許你們沾身。

明日聽候施刑。"

申武知他想借熊奴恐嚇,立即應諾。手揮處,二矮妖童分別走來,一人一個,朝前引路。申武用小幡朝二女各指了指,二女便似有人捧持着,向外洞走去。瑤仙左行,連經過兩處石室,到一石穴面前。


妖童撮口一叫,走出一隻黑熊。妖童見熊眼有淚,怒喝道:「你這孽畜,又哭了麼?這女子交你看守,你如高興,只管咬她。你還不拉她進去?」隨說,就是一腳,將熊踢了一溜滾。熊便戰兢兢過來,作出張牙舞爪之狀。

瑤仙生死已置度外,強也無用。妖童喝罵了兩聲孽畜,便自走回。穴有一人多高,除熊外,通沒一點防備。瑤仙見穴中並不污穢,只是陰森異常。

洞頂倒懸一支火炬,光作碧色。石鐘乳又多,林立槎椏,都呈異狀。加以陰風習習,冷氣侵肌,乍看彷彿鬼物,甚是怖人。妖童去後,熊又來銜衣服。

雖知獸均人變,但不知是否是前所見,心尚猜疑。及見熊神態溫馴,直似舊識。再細看,眼中淚又滾滾流出。心方一動,熊忽舍了自己,跑向穴口,探頭看了一看,急忙回身,人立而行,兩爪輕抱瑤仙,用人言悲哭道:「姊姊,你怎麼也會失陷妖窟?受刑了麼?」瑤仙早已料出熊是何人所變,一點未怕,聞言更知是真,不由心如刀割。

忙把熊人抱緊,悲哭道:「玉弟,真是你麼,我害了你也!」熊恐哭聲被妖徒聽去,忙勸低聲。一面人獸相抱,同到中穴深處鐘乳林中。剛剛坐下,便聽遠遠傳來兩聲異嘯。那熊立刻慌了手腳,悄聲急說:"姊姊不要逃走,妖徒喊我,不知還能再來不能,日後終可見面。

不從白吃苦楚,求死不易,死了更是受罪。"說完,便慌不迭往外跑去。去了一會,捧着一些酒肉吃食,含淚走來。說妖人看中瑤仙,命送食物。

吃完,令先恐嚇,再吐人言誘勸。如能應允,便記一功。瑤仙哪還有心腸飲食,接過放下。見熊身又添兩處傷痕,急問:「玉弟去這一會,又受刑麼?」那熊垂淚哭說:"妖人只初來時打過一次,因我知道厲害,一切服從,並未再打。

日受妖徒作踐,卻是難熬。除這時到天快亮,是他師徒行法安臥之時,最為安靜外,日受苦役打罵,已成常例了。"瑤仙忍不住柔腸百折,便又吞聲痛哭起來。那熊再三勸止,各述經過。

原來蕭玉自從行刺不成,受了責罰,自知此後益發孤立,不復齒於人類。又一心一意唸著瑤仙,相思之極,便不避艱危,二次開通秘徑,逃將出來。也是三人該當受罪。蕭玉出走這日,瑤仙因覓出路,攀援危崖,滑跌下來,受了點傷,加上隔日感冒,吃絳雪強勸着在山洞中睡臥養息,均未出洞。

蕭玉以為二女出走日久,必已去遠,逃出秘徑,便即覓路追尋,並未在附近尋找,二女所居山洞又極隱秘,所以不曾遇上。更巧是二女苦尋月餘,當日方發現的逃鹿來路,蕭玉偏誤打誤撞,容容易易尋到。過澗沿崖一轉,不幾步便找到那崖夾縫,走了出來。斷定二女連歐陽霜都未尋到,必由此路早逃出去。

心甚着急,惟恐追趕不上,出時又帶有乾糧,無須覓食,連日連夜往前緊趕。從小沒出過山,哪認得甚麼路徑,第三日誤走天門嶺下,正遇申、翟二妖徒由外回來。蕭玉巴不得遇見一人,好打聽二女由彼經過沒有,竟不等對方擒他,先迎上去。二妖徒頗有眼力,看出蕭玉資質不惡,知道不問死活,擒回俱有用處,連話都未容說完,便一陣妖風將他攝回山去。

妖師天門神君林瑞教規惡毒,對於新入門弟子尤極殘酷。先問蕭玉願列入門牆不願。蕭玉一心惦念瑤仙,便當時令他成仙也非所願,何況又看出妖人師徒決非善類。剛一婉言求告,便將林瑞觸怒,當時一頓毒打。

蕭玉受苦不過,只得應允。妖人方始息怒,將傷醫好。蕭玉先還想虛與委蛇,日後乘機逃遁。誰知妖人還有為獸三年的惡例,將他披上皮毛,化為一隻黑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