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365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65 / 36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365,共368。
便乘妖師入定,暗向申武跪下,苦求設法。二人交厚,申武又有短處在他手內;一想所說也是實情,一納二女,立有性命之憂,便即應允相助。並戒性急道:"師父快要修煉複原,必要整日入定,到時方好下手。否則醒來,仍要被他追上,休想活命,誰也無力救你。

"


翟度自知厲害,必終不捨,打算乘人于危。反正妖師日內不與二女相見,樂得先把美人勸服,商定同逃,省得路上倔強,少了興趣。便在妖人入定之時,故意幻化一個替身,以為申武日後卸責之地。偷偷趕往獸穴一看,二奴二女正在相對哭訴。

如換平日,見狀早去告發,沈、蕭二人雖是奉命勸說,也未必能討公道。幸是別有私心,只把二奴鞭打了幾下,假傳師命,命蕭玉將瑤仙領走,將沈騰禁閉在另一穴內,然後勸說絳雪。

絳雪人既聰明,又極機智。聽他說得那麼凶,妖人並未傳見,又是日前受刑妖徒,料定乘隙來此,想將自己騙了同逃,遂他私慾。妖徒更比妖師淫惡,不從仍被他行強攝走,反倒無計可施。湊巧沈騰與絳雪認了結義兄妹之後,便把身藏法寶挑了一件好的給她,做見面禮,每日傳授用法,準備化身為獸時,再乘便給她藏在胸前皮夾層內。

那寶原是恩師虎面伽藍雷音所煉鎮山之寶雷音椎,發時一溜雷火。持寶之人如若功候精純,能念動即發,一聲迅雷,人即立斃。雷音最愛此寶,特意與己同名。端的是異派中數得出的異寶。

共有陰陽二枚,沈騰所贈乃是陽椎。絳雪才把收發口訣學會,因在妖窟不敢練習,又愛此寶光華,以為不會有人闖來,時常取了觀玩,就便學習。意欲等見妖人時,再交沈騰代存。誰知還未學全,便即分散。

心想:"如等沈騰脫困相救,還得半年之後。反正無法抗拒,身有此寶,何不假意應允?等到逃出山去,到了遠處,乘其無備,一舉手便將妖徒殺死。能如沈騰之言,尋到仙師更好;否則索性消了這場仇恨,竟往大熊嶺苦竹庵去求仇人歐陽霜來此除害。為救姊姊夫妻,也說不得了。


"主意想定,為防妖徒心疑,始而假意不允,照瑤仙以前密談乃母死前所傳對男子擒縱的手段,挨次施展。等妖徒受愚,陷入情網,由愛生畏,方始假裝受了至情感動,應允同逃。先也頗想一勞永逸,連瑤仙夫妻一同救走。無奈妖徒別的都可,這個卻是不敢。

絳雪見拿二女同歸騙他,都是執意不允,知是力有不能。又問沈騰狀況,妖徒總說現閉別穴,並未受刑,但是不能相見。絳雪雖然懸念,一想他會仙法,又有來頭,憑妖徒也無奈他何,多問恐使生疑,也就不再勉強。

又過了四天,絳雪苦念瑤仙,正打算夜來強着翟度設法見上一面。天剛過午,翟度便背了包裹喜氣洋洋走來,笑告絳雪:"師父過了今日,明早便要強納你二人為妾。事已緊急,再遲又必無倖免。且喜今日入定調元,要到明日此時才醒,過此永無逃生之望。

而且同門師兄弟已多疑心,事機瞬息,稍縱即逝。「立逼同逃。絳雪還想與瑤仙見上一面再走。翟度說:」那日師父原命連你一起禁錮,因我愛你太深,冒着奇險,徇情寬容。

如今她已被仙法禁閉石穴之內,我也無法放她出來,速走為是。"絳雪見他神色慌張,說時欲動手拉扯。知道妖師厲害,一旦發覺,同歸於盡,還要受那無邊罪孽。妖徒殘暴不在乃師之下,先用好言相商,已是萬分客氣。

再不見機,如被強攝同行,中途不能下手,反而不妙。聞言立即應允。

翟度大喜,忙領絳雪一同逃走。從當地起,到洞口還有兩層門戶,俱經妖人行法封閉。翟度在妖人門下年久,精通不少妖法。絳雪見那二層埋伏初看空空的,只零零落落放著一些石頭。

一經翟度手持寶劍一陣比劃,便冒起一片煙霧綠火,跟着現出無數奇形怪狀的惡鬼往兩旁退去。人過以後,翟度重又行法,陰風起處,惡鬼又由現而隱,復了原狀。前行便是頭層洞門,裡外看去都是整塊石壁。也是經翟度一行法,煙光閃過,現出洞門,人出重又隱去。

絳雪因沈騰深知妖人底細,瑤仙元神尚未受禁,如借妖徒之手破去埋伏,不與複原,也許能得一綫逃路。便問翟度:「事已急迫,何不快走?反正成了仇敵,給他還原則甚?」翟度獰笑道:"美人,你哪裡知道,師父自受仇敵追迫,逃來此地隱藏,最怕蹤跡泄露。我背地逃走固遭痛恨,如果因此泄了他的機密,在此安身不得,照他為人,就上天入地,也要尋到我們,不肯甘休。還有這裡埋伏一破,眾同門必有人警覺,惟恐吃罪不起,定將他喚醒告急。

只要在三百里以內,不問逃向何方,也容易被他追回,豈非自尋死路?「說時,已同走到洞外。絳雪一聽,瑤仙真是一點生機俱無,几乎流下淚來。只顧傷心,卻被翟度看在眼裡,笑勸道:」不要捨不得你姊姊,這是命該如此。要是和你一樣,回心轉意順從師父,還是莫大的造化哩。

"說完,便把絳雪用妖法攝起,禦風而行,往山下飛去。

絳雪見妖窟位居絶頂,山勢奇險。妖徒飛行甚是迅速,離地並不甚高。起初依了翟度,原打算一出洞門,便徑直朝所投之處飛去,並不停歇。這樣攝帶,同行的人只覺周身煙霧圍擁,甚麼也看不見。

絳雪惟恐到了地頭,又添妖黨,就把妖徒刺死,也是以暴易暴,難逃毒手。況又路遠,回時太難。於是假說身是凡人,難得飛行天空,正好藉此機會,看看下界的景緻,一飽眼福。並且聽說數千里長途,須時甚久,那樣攝走也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