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366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66 / 36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366,共368。
如能在飛行時,彼此空中說話,指點山川,談笑煙雲,豈不有趣得多?翟度本已為她柔情媚態所愚,全都答應。並還恐迎面天風將氣逼住,不能張口,特意行法將身前三尺以內的風禁住,使其說笑自如。也是絳雪性急,飛出才百餘裡,便問翟度過了三百里沒有。翟度何等奸猾機警,為色所迷,只是一時。

絳雪並非淫賤一流,不過順口聽來的一點手段,仗着聰明心巧,一時從權應急則可,不能久於行詐。出洞以後,同難關切,心如切割,哪還有心作偽。再吃妖徒扶持同飛,更是悲憤厭惡,誠中形外,本已自然流露。更因初次騰空,只覺飛急行遠,為時已久,恐被妖徒帶到別一妖窟中去,惶急之狀現于詞色。


初出洞時,翟度已看出幾分,這一來益發明白絳雪順從是假。在自己掌握之下,逃決不能,定是想脫出妖師毒手,落個好死,免受煉魂之慘。也不叫破,只答未到。一面卻攬腕抱腰,羅唣起來。

絳雪初意過了三百里,假裝昏暈,請他落地少息,再出不意,用身藏法寶下手行刺。嗣見他動手拉抱,只說未到,也不知是真是假。有心就在空中下手,拚個事後跌死,同歸於盡。又恐真個未過裡限,死後仍吃妖人將魂收去,永受無邊之苦。

妖徒偏又省悟,一任怎說,仍是拉扯不休。後來實忍不住悲憤,心想:「飛行這麼久,即使未到時限,妖人要到明午才醒,有這一日夜工夫,難道死後,鬼魂還獃在那裡等他捉去受罪不成?」念頭一轉,剛裝怕冷,手伸入懷將沈騰所贈法寶雷音椎握在手內。忽又想起用時還有訣咒,強敵並肩同行,仍難施展。

正急得要哭,猛瞥見遙天空際,一道長不可測的金光由遠而近,橫亙飛來,隱聞霹靂之聲,眨眼之間已經飛近。方覺好看,翟度忽然面色慘變,只驚「咦」了一聲,便往下面飛落。絳雪見狀,當是妖人追來,也是膽寒。忙問:「你師父追來了麼?」翟度獰聲低喝:"不許多口,少時再對你說。

"絳雪隨同落地一看,乃是一片森林繁茂的山野。腳下才沾地,翟度便慌不迭拉了自己往密林中鑽去,直到裡面隱藏之處,方始立定,側耳向外諦聽。跟着便聽上面破空之聲,環行不息。偷覷翟度,面如死灰,好似比見妖師拷問受刑時還要膽怯得多。


忍不住又想低聲詢問,嘴皮才動,翟度便目閃凶光,惡狠狠用手亂比,意似一開口出聲,便要將她抓死。絳雪暗忖:「妖徒此時全神貫注林外上空,行刺倒是機會。無奈投鼠忌器,雷音椎發時有聲,萬一果是妖人追來,豈不又糟?」想了又想,不敢妄動,只將手揣懷內,緊握寶椎暗中準備,待機而作。待有片刻,那破空之聲忽又由近而遠,更不再飛回來。

翟度神色稍復,悄聲喝道:"我們才飛出二百來裡,不想遇見大對頭。這個師父還狠得多,專尋我們作對,行跡也被看破。總算我退身得快,沒等飛到,先用仙法掩蔽林木,居然未被看破,總算便宜。我聽出他那飛劍行空,已經走遠。

不過心頭還是發跳。終是小心些好。不許你出聲,胡亂走動。等我到外面觀一觀風色,再來帶你。

休看我不上,到底真心相愛,只要不三心二意,包你享受。要是執迷不悟,妄想尋死,我不但能使你還魂服順,還給你許多苦吃,到時自作自受,休怨無情。「絳雪聞言,知被看出虛假,越發惶急。見妖徒說罷,急匆匆往外跑去,心想:」再不下手,等待何時?"忙將雷音椎取出,暗藏身後,如法施為,手掐靈訣,等那妖徒一回,立即下手。

妖徒去了一會,忽然寒着一雙鬼臉迴轉。絳雪心恨妖徒切骨,惟恐延誤事機,才一照面,便嬌叱一聲,打將出去。

妖徒翟度原因適纔天際金虹是正教中能手,一見便已心驚。又覺出那行徑直似迎截自己,有為而來,並非空中路過,無心相值。自知不是對手,忙即落下,入林潛伏。果然敵人在上空盤旋了好一會,才行飛去。

驚魂乍定,好生奇怪。心想:「看敵人那等聲勢,分明是正教中有數人物,休說自己,便妖師林瑞遇上也非其敵,何以會被自己潛形隱跡之法瞞過?也未下來搜查?令人難解。」提心弔膽,候了半刻,終無動靜。急於上路,又放不下心去,打算出林往空中略為探看風色再走。

先對絳雪恫嚇,原是詐語,恐她乘隙自盡。升空四下略為觀望,不見朕兆,立即降落。因想查看絳雪背人時是何神情,悄悄入林,掩向樹後往前一看,正趕上絳雪行法完畢,手掐靈訣,在彼等候,翟度偷覷絳雪目注自己這一面,眉目間殺氣隱隱,滿臉俱是悲憤激烈之容;右手背向身後,臂腕似在用力,彷彿手中持有一物,雖看不見是甚物事,那左手靈訣卻一望而知是異派中發放寶物之用。先覺奇怪,她一個毫無道術的凡女,怎會掐出這等靈訣?如有法寶,怎從初遇時起,一直未見取用?不禁尋思起來。

絳雪畢竟年輕,稚氣未脫,又愛極那寶椎,日常無事,必背妖徒取出,再四觀玩,背誦口訣。當日一早,妖徒便脅迫同逃,一直不曾取視。先頗戒備,一取出便藏向身後。久等妖徒不回,生死禍福,完全在此一舉,企望太切,忍不住將右手抬向前面,低着聲默祝起來。

那椎本極靈異,一經行法之後,立生妙用,儘管暗握手內,寶光仍是隱隱從指縫中透射出來。絳雪祝告完畢,又略伸手看了一眼,才藏向身後。翟度在妖人門下多年,見多識廣,便不現出,也易看破。這一來,越看出絳雪竟持有異派中珍奇之寶,才知適纔絳雪探問路程,竟是想在中途刺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