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西方哲學史    P 142


作者:羅素
頁數:142 / 341
類別:西洋哲學

 

西方哲學史

作者:羅素
第142,共341。
「所以,仇恨是邪惡的:因為它經常伴隨着謊言。」這本書的作者,正如可能預料得到的,認為不僅猶太人會得救,即便是外邦人也都要得救。

基督徒從福音書裡學會了憎惡法利賽人,然而這本書的作者卻是一個法利賽人,就象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他教導我們一向認為是最足以顯示基督教特徵的一些倫理格言。解釋這件事是不難的。首先,即便在作者所處的時代裡他也必定是個特別的法利賽人;當時最普通的教義,毫無疑問,是以諾書裡所記述的。其次,我們知道一切運動都趨向于僵化,有誰能從D.A.R.(Daughters of the AmericanRevolution)這一團體中得出傑弗遜的原則來呢?其三,特別是關於法利賽人,我們知道,他們把律法看作最後的和絶對的真理。他們對於律法的這種熱中,不久便終止了所有新鮮活潑的思想與感情。就象查理士博士所說:



  
「法利賽派脫離了其宗派過去的理念,投身於政治利益和運動,與此同時他們越發全面地拘泥于律法字句的鑽研,這樣就立刻停止給[先祖的]遺書所闡明的這種崇高的倫理系統以發展的餘地。所以早期哈西弟姆黨人真正的繼承者和信徒都脫離了猶太教,並在原始基督教的懷抱中找到了他們的自然歸宿。」



  
經過大祭司的一段統治期以後,馬可‧安東尼任命他的朋友希律作了猶太人的王。希律是一個放蕩的冒險家,他經歷過好幾次破產的危機,習慣于羅馬的社交生活,距離猶太人的虔誠相差很遠。他的妻子出身于一個大祭司的家庭,然而他卻是一個伊都米亞人,僅就這一點也足以使他成為猶太人懷疑的對象。他是一個巧妙的趨炎附勢者,當屋大維軍隊顯然要取得勝利的時候,他立刻背棄了安東尼。雖然如此,他曾竭盡心思使猶太人安於他的統治。他重建了聖殿,然而這聖殿卻裝配了許多哥林多式圓柱;並且是按照希臘的樣式建築的。他在正門的上方安裝了一隻巨大的金鷹,因此違反了第二條誡命。當人們傳說他將要死去的時候,法利賽人便把那只鷹拆掉了。為了報復,他處死了一些法利賽人。他死於公元前四年。他死後不久,羅馬人廢除了國王制,把猶太國置於一個總督的統治下。彼拉多在公元26年被任命為總督,但因他為人缺乏才智,不久便被撤職了。

公元66年,猶太人在狂熱黨人的領導下背叛了羅馬。他們失敗了,耶路撒冷于公元70年被攻陷,聖殿被搗毀,僅有少數猶太人留在猶太境內。

在這時期以前的數世紀中流亡在外的猶太人早已變得十分重要了。猶太人原來几乎全體是農民;但在被擄期間他們從巴比倫人那裡學會了經商。在以斯拉和尼希米時代以後,仍有許多人留在巴比倫,其中有些人變得很富有。在亞歷山大里亞建成以後,大批猶太人定居在那裡,他們有一個指定的專區,但這和今天的猶太人區(Ghetto)有所不同,這種專區是為了避免接觸外邦人受到玷汙而設置的。亞歷山大里亞猶太人希臘化的程度比猶太境內的猶太人為甚,他們甚至忘卻了希伯來語言。因此他們只得把舊約全書譯成希臘文,其結果便是舊約聖經七十人譯本。《摩西五經》譯成於公元前三世紀中葉;其餘各篇譯成的時代較晚些。

關於舊約全書七十人譯本曾有過一些傳說,這個譯本之所以如此命名,因為它是由七十位譯者所譯。據說這七十位譯者各自譯出了全書,而當人們對照這些譯本時,卻發現各個譯本連最細微的地方也都完全一致,因為全體譯者都受到了神靈的啟示。然而以後的學者卻指出舊約全書七十人譯本是有嚴重缺點的。在基督教興起以後,猶太人几乎不再使用它,他們重新閲讀希伯來文的舊約。與此相反,早期的基督徒很少人通曉希伯來文,他們都根據這個七十人譯本,或根據以它重譯的拉丁文譯本。三世紀時歐利根曾經不辭勞苦地譯出一個較好的譯本。在五世紀傑羅姆完成了拉丁語譯聖經(Vulgate)以前,那些只通曉拉丁文的讀者只好滿足於幾種有缺點的譯本。傑羅姆的這個譯本最初遭到很多批評,因為他在翻譯這本書的時候曾得到一些猶太人的幫助。許多基督教徒認為猶太人故意竄改了先知的話,意在不讓先知預告基督的誕生。然而聖傑羅姆的譯本終於受到了一般人的承認,直到今天這個譯本在天主教會中仍舊保持着他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