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查理三世    P 2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 / 31
類別:外國戲劇

 

海司丁斯: 忍耐,高貴的大人,獄中人還有什麼辦法?我不得不留著這條命,好向陷害我的人表示謝意。
葛羅斯特: 不錯,不錯;克萊倫斯也是一樣;原來你的仇人就是他的,他們壓倒了你,也壓倒了他。

海司丁斯: 可嘆鷲鷹禁閉了起來,而鳶鶚之類反可以悠然自得。
葛羅斯特: 外邊有什麼消息嗎?
海司丁斯: 外邊的任何消息都沒有裏邊的凶惡;國王病重、虛弱、憂悶寡歡,禦醫們很為他焦急。
葛羅斯特: 聖保羅在上,這個消息的確不妙。呵,他早就飲食不正常,過分地虧損了他的身體,叫人想起就要感傷不已。那麼,他是睡倒在床上了嗎?
海司丁斯: 是的。
葛羅斯特: 請先走一步,我隨後就來。(海司丁斯下)我希望他活不了;然而他也決不可馬上就死,且等喬治兼程歸了天再說。我要進宮去,去加深他對克萊倫斯的仇恨,譭謗不夠,再添些雄辭力辯;只要我心底的計謀得逞,克萊倫斯別想再多活一天:這件事辦妥了,上帝就好照顧愛德華王,那時這世界便由我來獨自縱橫了!那樣,我好娶過華列克的幼女③。我雖殺了她的丈夫和父親,這有何相幹,要補償這娘兒的損失莫過於由我來當她的夫君兼父親:這才是我的主意;倒不是為了什麼愛,為的卻是另一樁私地裡的打算,只有娶到了她才能如願。可是這些話我其實說得太早一點:克萊倫斯還在人世;愛德華還占著寶座;病而未死:且等他們都去了再打我的算盤不遲。(下。)
第二場
同前。另一街道

役吏們簇擁亨利六世棺具上,安夫人送殯致哀。

安: 放下來,放下你們的光榮負擔,假如棺木中也能包藏光榮的話,我好趁此為善良的蘭開斯特的夭亡而一盡哀儀。可憐的主君呀,你的聖體已經冰涼!呀,蘭開斯特王室的餘灰殘燼!你這副皇族血統的枯骨,滴血都已流盡!願國法容許我呼喚你的精靈,請聽我可憐的安為你哀號,我就是你遇了害的兒子愛德華的妻子,同一隻毒手殺害了你父子二人!看哪,你身上的傷口破裂,英靈從這些裂縫中穿出,我一個弱女的熱淚填敷不了你的滿身創痛。呵!可詛咒的劊子手呀,是他戳開了你這些傷孔!可詛咒的狼心狗肺呀,是他幹出了如此狠心的事!可詛咒的毒血兒呀,是他放幹了你的聖血!願這個萬惡的禍首不得善終,他害死了你,帶給我們無窮的災難!願他所遭受的毀滅比那些蛇、虺、蛛、蟾,或世上任何爬行毒蟲所應得的結果更加殘酷!願他所生下的孩子是個流產怪物,不讓它足月便倉促下地!願他生就一副醜陋反常的猙獰面目,使那期待著的母親一見就心生恐懼!願這個人妖繼承他自己的逆運!願他所娶的妻房也因夫亡而受苦,比我因我夫和你兩人的遇難所受的苦還要多!好吧,現在請你們將這神聖的負擔從聖保羅教堂送往丘邨安葬吧;可是你們如果很累,也不妨多作休息,好讓我向故君亨利盡哀。(役吏們重抬棺具前進。)
葛羅斯特上。
葛羅斯特: 停一下,你們抬棺具的人,放下來。
安: 是哪個魔術家喚出這個惡鬼來阻擋人間忠愛的大事呀?
葛羅斯特: 混賬的傢夥,放下那棺具來;否則,憑聖保羅在此,你休想活命。
役吏: 大人,請退後一步,讓棺柩通過。
葛羅斯特: 無禮的狗東西!我發號令,你就得站住。你若舉起戈戟高過我的胸膛,讓聖保羅作證,我要把你踢倒腳下,踩上你的身子,奴才,你好大膽。(役吏放下棺具。)
安: 怎麼啦!你們發抖了?都害怕嗎?呵,難怪,難怪,你們都是人,人的眼哪能經得起看魔鬼出現呢。滾開!你是地獄中的惡魔王,你的魔力至多不過殘害了他的肉身,他的靈魂卻不歸你所有。快滾開去。
葛羅斯特: 可愛的聖女,仁恕要緊,莫這樣惡言惡語。
安: 惡魔,上天不容,走開些,莫來蕁麻煩;你已經把快樂世界變成了地獄,使人間充滿了怒咒痛號的慘聲。你如果願意欣賞你殘害忠良的劣跡,就請一看你自己屠刀殺人的這具模型。呵,看哪!大家來看故君亨利的創痕,看它們凝口又裂開了,鮮血又噴流了。你還有什麼臉哪,你這個臭不可聞的殘廢,僅僅因為你站前一步,他那原已冷癟的血管又鮮血奔流:是你的所作所為,反人性,反天意,引發了這股逆潮。呵,造物主呀!你創造了他的血,為他復仇;呵,大地呀!你吮吸了他的血,為他伸冤;若非天公以雷電擊殺這個殺人犯,就讓大地裂開,將他活生生吞進去,因為就是他那只接受地獄指揮的魔手闖下了這場慘禍,而賢君的滴滴熱血已被地面吞嚥盡了!
葛羅斯特: 夫人,你全不懂得仁恕之道,講仁恕就要以善報惡,以德報怨。
安: 壞蛋,你既不懂天理,也不顧人情!任何一隻猛獸也還有點惻隱之心。
葛羅斯特: 我卻完全沒有,所以不是一隻獸。
安: 呵!妙呀,魔鬼也會說句真話。
葛羅斯特: 更妙的是,天使也會這樣發怒。聖潔無瑕的女界楷模,望你容許我從這些假設虛構的罪名中,來旁推側引,以便洗雪我自身。
安: 支離糜爛的男界毒疣,你該讓我從這些彰明較著的敗跡中,來旁推側引,以便咒罵你奴才。
葛羅斯特: 你美色無限,真叫人誇也誇不完,還求你包容,給我充分時日來向你表白一番。
安: 你醜惡萬分,真叫人難以設想,憑你巧辯,也無從取信於人,除非你自縊身死。
葛羅斯特: 我既如此無望,就只好自首請罪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