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 / 28
類別:外國戲劇

 

親王: 目無法紀的臣民,擾亂治安的罪人,你們的刀劍都被你們鄰人的血玷汙了;——他們不聽我的話嗎?喂,聽著!你們這些人,你們這些畜生,你們為了撲滅你們怨毒的怒焰,不惜讓殷紅的流泉從你們的血管裡噴湧出來;他們要是畏懼刑法,趕快從你們血腥的手裡丟下你們的兇器,靜聽你們震怒的君王的判決。凱普萊特,蒙太古,你們已經三次為了一句口頭上的空言,引起了市民的械鬥,擾亂了我們街道上的安寧,害得維洛那的年老公民,也不能不脫下他們尊嚴的裝束,在他們習於安樂的蒼老衰弱的手裡奪過古舊的長槍,分解你們潰爛的紛爭。要是你們以後再在市街上閙事,就要把你們的生命作為擾亂治安的代價。現在別人都給我退下去;凱普萊特,你跟我來;蒙太古,你今天下午到自由村的審判廳裡來,聽候我對於今天這一案的宣判。大家散開去,倘有逗留不去的,格殺勿論!(除蒙太古夫婦及班伏裡奧外皆下。)
蒙太古: 這一場宿怨是誰又重新煽風點火?侄兒,對我說,他們動手的時候,你也在場嗎?

班伏裡奧: 我還沒有到這兒來,您的仇家的僕人跟你們家裡的僕人已經打成一團了。我拔出劍來分開他們;就在這時候,那個性如烈火的提伯爾特提著劍來了,他對我出言不遜,把劍在他自己頭上舞得嗖嗖直響,就像風在那兒譏笑他的裝腔作勢一樣。當我們正在劍來劍去的時候,人越來越多,有的幫這一面,有的幫那一面,亂哄哄地互相爭鬥,直等親王來了,方纔把兩邊的人喝開。
蒙太古夫人: 啊,羅密歐呢?你今天見過他嗎?我很高興他沒有參加這場爭鬥。
班伏裡奧: 伯母,在尊嚴的太陽開始從東方的黃金窗裡探出頭來的一小時以前,我因為心中煩悶,到郊外去散步,在城西一叢楓樹的下面,我看見羅密歐兄弟一早在那兒走來走去。我正要向他走過去,他已經看見了我,就躲到樹林深處去了。我因為自己也是心灰意懶,覺得連自己這一身也是多餘的,只想找一處沒有人跡的地方,所以憑著自己的心境推測別人的心境,也就不去找他多事,彼此互相避開了。
蒙太古: 好多天的早上曾經有人在那邊看見過他,用眼淚灑為清晨的露水,用長嘆噓成天空的雲霧;可是一等到鼓舞眾生的太陽在東方的天邊開始揭起黎明女神床上灰黑色的帳幕的時候,我那懷著一顆沉重的心的兒子,就逃避了光明,溜回到家裡;一個人關起了門躲在房間裡,閉緊了窗子,把大好的陽光鎖在外面,為他自己造成了一個人工的黑夜。他這一種怪脾氣恐怕不是好兆,除非良言勸告可以替他解除心頭的煩惱。
班伏裡奧: 伯父,您知道他的煩惱的根源嗎?
蒙太古: 我不知道,也沒有法子從他自己嘴裡探聽出來。
班伏裡奧: 您有沒有設法探問過他?
蒙太古: 我自己以及許多其他的朋友都曾經探問過他,可是他把心事一古腦兒悶在自己肚裡,總是守口如瓶,不讓人家試探出來,正像一條初生的蓓蕾,還沒有迎風舒展它的嫩瓣,向太陽獻吐它的嬌艷,就給妒嫉的蛀蟲咬嚙了一樣。只要能夠知道他的悲哀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我們一定會盡心竭力替他找尋治療的方案。
班伏裡奧: 瞧,他來了;請您站在一旁,等我去問問他究竟有些什麼心事,看他理不理我。
蒙太古: 但願你留在這兒,能夠聽到他的真情的吐露。來,夫人,我們去吧。(蒙太古夫婦同下。)

羅密歐上。
班伏裡奧: 早安,兄弟。
羅密歐: 天還是這樣早嗎?
班伏裡奧: 剛敲過九點鐘。
羅密歐: 唉!在悲哀裡度過的時間似乎是格外長的。急忙忙地走過去的那個人,不就是我的父親嗎?
班伏裡奧: 正是。什麼悲哀使羅密歐的時間過得這樣長?
羅密歐: 因為我缺少了可以使時間變為短促的東西。
班伏裡奧: 你跌進戀愛的網裡了嗎?
羅密歐: 我還在門外徘徊——
班伏裡奧: 在戀愛的門外?
羅密歐: 我不能得到我的意中人的歡心。
班伏裡奧: 唉!想不到愛神的外表這樣溫柔,實際上卻是如此殘暴!
羅密歐: 唉!想不到愛神蒙著眼睛,卻會一直闖進人們的心靈!我們在什麼地方吃飯?噯喲!又是誰在這兒打過架了?可是不必告訴我,我早就知道了。這些都是怨恨造成的後果,可是愛情的力量比它要大過許多。啊,吵吵閙閙的相愛,親親熱熱的怨恨!啊,無中生有的一切!啊,沉重的輕浮,嚴肅的狂妄,整齊的混亂,鉛鑄的羽毛,光明的煙霧,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遠覺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覺到的愛情正是這麼一種東西,可是我並不喜愛這一種愛情。你不會笑我嗎?
班伏裡奧: 不,兄弟,我倒是有點兒想哭。
羅密歐: 好人,為什麼呢?
班伏裡奧: 因為瞧著你善良的心受到這樣的痛苦。
羅密歐: 唉!這就是愛情的錯誤,我自己已經有太多的憂愁重壓在我的心頭,你對我表示的同情,徒然使我在太多的憂愁之上再加上一重憂愁。愛情是嘆息吹起的一陣煙;戀人的眼中有它淨化了的火星;戀人的眼淚是它激起的波濤。它又是最智慧的瘋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再見,兄弟。(欲去。)
班伏裡奧: 且慢,讓我跟你一塊兒去;要是你就這樣丟下了我,未免太不給我面子啦。
羅密歐: 嘿!我已經遺失了我自己;我不在這兒;這不是羅密歐,他是在別的地方。
班伏裡奧: 老實告訴我,你所愛的是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