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14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4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14,共28。
班伏裡奧: 這兒來往的人太多,講話不大方便,最好還是找個清靜一點的地方去談談;要不然大家別閙意氣,有什麼過不去的事平心靜氣理論理論;否則各走各的路,也就完了,別讓這麼許多人的眼睛瞧著我們。
茂丘西奧: 人們生著眼睛總要瞧,讓他們瞧去好了;我可不能為著別人高興離開這塊地方。
羅密歐上。
提伯爾特: 好,我的人來了;我不跟你吵。

茂丘西奧: 他又不吃你的飯,不穿你的衣,怎麼是你的人?可是他雖然不是你的跟班,要是你拔腳逃起來,他倒一定會緊緊跟住你的。
提伯爾特: 羅密歐,我對你的仇恨使我只能用一個名字稱呼你——你是一個惡賊!
羅密歐: 提伯爾特,我跟你無冤無恨,你這樣無端挑釁,我本來是不能容忍的,可是因為我有必須愛你的理由,所以也不願跟你計較了。我不是惡賊;再見,我看你還不知道我是個什麼人。
提伯爾特: 小子,你冒犯了我,現在可不能用這種花言巧語掩飾過去;趕快回過身子,拔出劍來吧。
羅密歐: 我可以鄭重聲明,我從來沒有冒犯過你,而且你想不到我是怎樣愛你,除非你知道了我所以愛你的理由。所以,好凱普萊特——我尊重這一個姓氏,就像尊重我自己的姓氏一樣——咱們還是講和了吧。
茂丘西奧: 哼,好丟臉的屈服!只有武力才可以洗去這種恥辱。(拔劍)提伯爾特,你這捉耗子的貓兒,你願意跟我決鬥嗎?
提伯爾特: 你要我跟你幹麼?
茂丘西奧: 好貓精,聽說你有九條性命,我只要取你一條命,留下那另外八條,等以後再跟你算賬。快快拔出你的劍來,否則莫怪無情,我的劍就要臨到你的耳朵邊了。
提伯爾特: (拔劍)好,我願意奉陪。
羅密歐: 好茂丘西奧,收起你的劍。
茂丘西奧: 來,來,來,我倒要領教領教你的劍法。(二人互鬥。)
羅密歐: 班伏裡奧,拔出劍來,把他們的武器打下來。兩位老兄,這算什麼?快別閙啦!提伯爾特,茂丘西奧,親王已經明令禁止在維洛那的街道上鬥毆。住手,提伯爾特!好茂丘西奧!(提伯爾特及其黨徒下。)

茂丘西奧: 我受傷了。你們這兩家倒黴的人家!我已經完啦。他不帶一點傷就去了嗎?
班伏裡奧: 啊!你受傷了嗎?
茂丘西奧: 嗯,嗯,擦破了一點兒;可是也夠受的了。我的侍童呢?你這傢夥,快去找個外科醫生來。(侍童下。)
羅密歐: 放心吧,老兄;這傷口不算十分厲害。
茂丘西奧: 是的,它沒有一口井那麼深,也沒有一扇門那麼闊,可是這一點傷也就夠要命了;要是你明天找我,就到墳墓裡來看我吧。我這一生是完了。你們這兩家倒黴的人家!他媽的!狗、耗子、貓兒,都會咬得死人!這個說大話的傢夥,這個混帳東西,打起架來也要按照著數學的公式!誰叫你把身子插了進來?都是你把我拉住了,我才受了傷。
羅密歐: 我完全是出於好意。
茂丘西奧: 班伏裡奧,快把我扶進什麼屋子裡去,不然我就要暈過去了。你們這兩家倒黴的人家!我已經死在你們手裡了。——你們這兩家人家!(茂丘西奧,班伏裡奧同下。)
羅密歐: 他是親王的近親,也是我的好友;如今他為了我的緣故受到了致命的重傷。提伯爾特殺死了我的朋友,又譭謗了我的名譽,雖然他在一小時以前還是我的親人。親愛的朱麗葉啊!你的美麗使我變成懦弱,磨鈍了我的勇氣的鋒刃!
班伏裡奧重上。
班伏裡奧: 啊,羅密歐,羅密歐!勇敢的茂丘西奧死了;他已經撒手離開塵世,他的英魂已經升上天庭了!
羅密歐: 今天這一場意外的變故,怕要引起日後的災禍。
提伯爾特重上。
班伏裡奧: 暴怒的提伯爾特又來了。
羅密歐: 茂丘西奧死了,他卻耀武揚威活在人世!現在我只好拋棄一切顧忌,不怕傷了親戚的情分,讓眼睛裡噴出火焰的憤怒支配著我的行動了!提伯爾特,你剛纔罵我惡賊,我要你把這兩個字收回去;茂丘西奧的陰魂就在我們頭上,他在等著你去跟他作伴;我們兩個人中間必須有一個人去陪陪他,要不然就是兩人一起死。
提伯爾特: 你這該死的小子,你生前跟他做朋友,死後也去陪他吧!
羅密歐: 這柄劍可以替我們決定誰死誰生。(二人互鬥;提伯爾特倒下。)
班伏裡奧: 羅密歐,快走!市民們都已經被這場爭吵驚動了,提伯爾特又死在這兒。別站著發怔;要是你給他們捉住了,親王就要判你死刑。快去吧!快去吧!
羅密歐: 唉!我是受命運玩弄的人。
班伏裡奧: 你為什麼還不走?(羅密歐下。)
市民等上。
市民甲: 殺死茂丘西奧的那個人逃到哪兒去了?那兇手提伯爾特逃到什麼地方去了?
班伏裡奧: 躺在那邊的就是提伯爾特。
市民甲: 先生,起來吧,請你跟我去。我用親王的名義命令你服從。
親王率侍從;蒙太古夫婦、凱普萊特夫婦及餘人等上。
親王: 這一場爭吵的肇禍的罪魁在什麼地方?
班伏裡奧: 啊,尊貴的親王!我可以把這場流血的爭吵的不幸的經過向您從頭告稟。躺在那邊的那個人,就是把您的親戚,勇敢的茂丘西奧殺死的人,他現在已經被年輕的羅密歐殺死了。
凱普萊特夫人: 提伯爾特,我的侄兒!啊,我的哥哥的孩子!親王啊!侄兒啊!丈夫啊!噯喲!我的親愛的侄兒給人殺死了!殿下,您是正直無私的,我們家裡流的血,應當用蒙太古家裡流的血來報償。噯喲,侄兒啊!侄兒啊!
親王: 班伏裡奧,是誰開始這場血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