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19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9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19,共28。
朱麗葉: 那光明不是晨曦,我知道;那是從太陽中吐射出來的流星,要在今夜替你拿著火炬,照亮你到曼多亞去。所以你不必急著要去,再耽擱一會兒吧。
羅密歐: 讓我被他們捉住,讓我被他們處死;只要是你的意思,我就毫無怨恨。我願意說那邊灰白色的雲彩不是黎明睜開它的睡眼,那不過是從月亮的眉宇間反映出來的微光;那響徹雲霄的歌聲,也不是出於雲雀的喉中。我巴不得留在這裡,永遠不要離開。來吧,死,我歡迎你!因為這是朱麗葉的意思。怎麼,我的靈魂?讓我們談談;天還沒有亮哩。
朱麗葉: 天已經亮了,天已經亮了;快走吧,快走吧!那唱得這樣刺耳、嘶著粗澀的雜訊和討厭的鋭音的,正是天際的雲雀。有人說雲雀會發出千變萬化的甜蜜的歌聲,這句話一點不對,因為它只使我們彼此分離;有人說雲雀曾經和醜惡的蟾蜍交換眼睛,啊!我但願它們也交換了聲音,因為那聲音使你離開了我的懷抱,用催醒的晨歌催促你登程。啊!現在你快走吧;天越來越亮了。
羅密歐: 天越來越亮,我們悲哀的心卻越來越黑暗。

乳媼上。
乳媼: 小姐!
朱麗葉: 奶媽?
乳媼: 你的母親就要到你房裡來了。天已經亮啦,小心點兒。(下。)
朱麗葉: 那麼窗啊,讓白晝進來,讓生命出去。
羅密歐: 再會,再會!給我一個吻,我就下去。(由窗口下降。)
朱麗葉: 你就這樣走了嗎?我的夫君,我的愛人,我的朋友!我必須在每一小時內的每一天聽到你的消息,因為一分鐘就等於許多天。啊!照這樣計算起來,等我再看見我的羅密歐的時候,我不知道已經老到怎樣了。
羅密歐: 再會!我決不放棄任何的機會,愛人,向你傳達我的衷忱。
朱麗葉: 啊!你想我們會不會再有見面的日子?
羅密歐: 一定會有的;我們現在這一切悲哀痛苦,到將來便是握手談心的資料。

朱麗葉: 上帝啊!我有一顆預感不祥的靈魂;你現在站在下面,我彷彿望見你像一具墳墓底下的屍骸。也許是我的眼光昏花,否則就是你的面容太慘白了。
羅密歐: 相信我,愛人,在我的眼中你也是這樣;憂傷吸乾了我們的血液。再會!再會!(下。)
朱麗葉: 命運啊命運!誰都說你反覆無常;要是你真的反覆無常,那麼你怎樣對待一個忠貞不貳的人呢?願你不要改變你的輕浮的天性,因為這樣也許你會早早打發他回來。
凱普萊特夫人: (在內)喂,女兒!你起來了嗎?
朱麗葉: 誰在叫我?是我的母親嗎?——難道她這麼晚還沒有睡覺,還是這麼早就起來了?什麼特殊的原因使她到這兒來?
凱普萊特夫人上。
凱普萊特夫人: 啊!怎麼,朱麗葉!
朱麗葉: 母親,我不大舒服。
凱普萊特夫人: 老是為了你表兄的死而掉淚嗎?什麼!你想用眼淚把他從墳墓裡衝出來嗎?就是衝得出來,你也沒法子叫他復活;所以還是算了吧。適當的悲哀可以表示感情的深切,過度的傷心卻可以證明智慧的欠缺。
朱麗葉: 可是讓我為了這樣一個痛心的損失而流淚吧。
凱普萊特夫人: 損失固然痛心,可是一個失去的親人,不是眼淚哭得回來的。
朱麗葉: 因為這損失實在太痛心了,我不能不為了失去的親人而痛哭。
凱普萊特夫人: 好,孩子,人已經死了,你也不用多哭他了;頂可恨的是那殺死他的惡人仍舊活在世上。
朱麗葉: 什麼惡人,母親?
凱普萊特夫人: 就是羅密歐那個惡人。
朱麗葉: (旁白)惡人跟他相去真有十萬八千里呢。——上帝饒恕他!我願意全心饒恕他;可是沒有一個人像他那樣使我心裡充滿了悲傷。
凱普萊特夫人: 那是因為這個萬惡的兇手還活在世上。
朱麗葉: 是的,母親,我恨不得把他抓住在我的手裡。但願我能夠獨自報復這一段殺兄之仇!
凱普萊特夫人: 我們一定要報仇的,你放心吧;別再哭了。這個亡命的流徒現在到曼多亞去了,我要差一個人到那邊去,用一種希有的毒藥把他毒死,讓他早點兒跟提伯爾特見面;那時候我想你一定可以滿足了。
朱麗葉: 真的,我心裡永遠不會感到滿足,除非我看見羅密歐在我的面前——死去;我這顆可憐的心是這樣為了一個親人而痛楚!母親,要是您能夠找到一個願意帶毒藥去的人,讓我親手把它調好,好叫那羅密歐服下以後,就會安然睡去。唉!我心裡多麼難過,只聽到他的名字,卻不能趕到他的面前,為了我對哥哥的感情,我巴不得能在那殺死他的人的身上報這個仇!
凱普萊特夫人: 你去想辦法,我一定可以找到這樣一個人。可是,孩子,現在我要告訴你好消息。
朱麗葉: 在這樣不愉快的時候,好消息來得真是再適當沒有了。請問母親,是什麼好消息呢?
凱普萊特夫人: 哈哈,孩子,你有一個體貼你的好爸爸哩;他為了替你排解愁悶已經為你選定了一個大喜的日子,不但你想不到,就是我也沒有想到。
朱麗葉: 母親,快告訴我,是什麼日子?
凱普萊特夫人: 哈哈,我的孩子,星期四的早晨,那位風流年少的貴人,帕裡斯伯爵,就要在聖彼得教堂裡娶你做他的幸福的新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