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0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0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0,共28。
朱麗葉: 憑著聖彼得教堂和聖彼得的名字起誓,我決不讓他娶我做他的幸福的新娘。世間哪有這樣匆促的事情,人家還沒有來向我求過婚,我倒先做了他的妻子了!母親,請您對我的父親說,我現在還不願意出嫁;就是要出嫁,我可以發誓,我也寧願嫁給我所痛恨的羅密歐,不願嫁給帕裡斯。真是些好消息!
凱普萊特夫人: 你爸爸來啦;你自己對他說去,看他會不會聽你的話。
凱普萊特及乳媼上。
凱普萊特: 太陽西下的時候,天空中落下了蒙蒙的細露;可是我的侄兒死了,卻有傾盆的大雨送著他下葬。怎麼!裝起噴水管來了嗎,孩子?咦!還在哭嗎?雨到現在還沒有停嗎?你這小小的身體裡面,也有船,也有海,也有風;因為你的眼睛就是海,永遠有淚潮在那兒漲退;你的身體是一艘船,在這淚海上面航行;你的嘆息是海上的狂風;你的身體經不起風浪的吹打,會在這洶湧的怒海中覆沒的。怎麼,妻子!你沒有把我們的主意告訴她嗎?

凱普萊特夫人: 我告訴她了!可是她說謝謝你,她不要嫁人。我希望這傻丫頭還是死了乾淨!
凱普萊特: 且慢!講明白點兒,講明白點兒,妻子。怎麼!她不要嫁人嗎?她不謝謝我們嗎?她不稱心嗎?像她這樣一個賤丫頭,我們替她找到了這麼一位高貴的紳士做她的新郎,她還不想想這是多大的福氣嗎?
朱麗葉: 我沒有喜歡,只有感激;你們不能勉強我喜歡一個我對他沒有好感的人,可是我感激你們愛我的一片好心。
凱普萊特: 怎麼!怎麼!胡說八道!這是什麼話?什麼「喜歡」「不喜歡」,「感激」「不感激」!好丫頭,我也不要你感謝,我也不要你喜歡,只要你預備好星期四到聖彼得教堂裡去跟帕裡斯結婚;你要是不願意,我就把你裝在木籠裡拖了去。不要臉的死丫頭,賤東西!
凱普萊特夫人: 噯喲!噯喲!你瘋了嗎?
朱麗葉: 好爸爸,我跪下來求求您,請您耐心聽我說一句話。

凱普萊特: 該死的小賤婦!不孝的畜生!我告訴你,星期四給我到教堂裡去,不然以後再也不要見我的面。不許說話,不要回答我;我的手指癢著呢。——夫人,我們常常怨嘆自己福薄,只生下這一個孩子;可是現在我才知道就是這一個已經太多了,總是家門不幸,出了這一個冤孽!不要臉的賤貨!
乳媼: 上帝祝福她!老爺,您不該這樣罵她。
凱普萊特: 為什麼不該!我的聰明的老太太?誰要你多嘴,我的好大娘?你去跟你那些婆婆媽媽們談天去吧,去!
乳媼: 我又沒有說過一句冒犯您的話。
凱普萊特: 啊,去你的吧。
乳媼: 人家就不能開口嗎?
凱普萊特: 閉嘴,你這嘰哩咕嚕的蠢婆娘!我們不要聽你的教訓。
凱普萊特夫人: 你的脾氣太躁了。
凱普萊特: 哼!我氣都氣瘋啦。每天每夜,時時刻刻,不論忙著空著,獨自一個人或是跟別人在一起,我心裡總是在盤算著怎樣把她許配給一份好好的人家;現在好容易找到一位出身高貴的紳士,又有傢俬,又年輕,又受過高尚的教養,正是人家說的十二分的人才,好到沒得說的了;偏偏這個不懂事的傻丫頭,放著送上門來的好福氣不要,說什麼「我不要結婚」、「我不懂戀愛」、「我年紀太小」、「請你原諒我」;好,你要是不願意嫁人,我可以放你自由,盡你的意思到什麼地方去,我這屋子裡可容不得你了。你給我想想明白,我是一向說到哪裡做到哪裡的。星期四就在眼前;自己仔細考慮考慮。你倘然是我的女兒,就得聽我的話嫁給我的朋友;你倘然不是我的女兒,那麼你去上吊也好,做叫化子也好,挨餓也好,死在街道上也好,我都不管,因為憑著我的靈魂起誓,我是再也不會認你這個女兒的,你也別想我會分一點什麼給你。我不會騙你,你想一想吧;我已經發過誓了,我一定要把它做到。(下。)
朱麗葉: 天知道我心裡是多麼難過,難道它竟會不給我一點慈悲嗎?啊,我的親愛的母親!不要丟棄我!把這門親事延期一個月或是一個星期也好;或者要是您不答應我,那麼請您把我的新床安放在提伯爾特長眠的幽暗的墳塋裡吧!
凱普萊特夫人: 不要對我講話,我沒有什麼話好說的。隨你的便吧,我是不管你啦。(下。)
朱麗葉: 上帝啊!啊,奶媽!這件事情怎麼避過去呢?我的丈夫還在世間,我的誓言已經上達天聽;倘使我的誓言可以收回,那麼除非我的丈夫已經脫離人世,從天上把它送還給我。安慰安慰我,替我想想辦法吧。唉!想不到天也會捉弄像我這樣一個柔弱的人!你怎麼說?難道你沒有一句可以使我快樂的話嗎?奶媽,給我一點安慰吧!
乳媼: 好,那麼你聽我說。羅密歐是已經放逐了;我可以拿隨便什麼東西跟你打賭,他再也不敢回來責問你,除非他偷偷地溜了回來。事情既然這樣,那麼我想你最好還是跟那伯爵結婚吧。啊!他真是個可愛的紳士!羅密歐比起他來只好算是一塊抹布;小姐,一隻鷹也沒有像帕裡斯那樣一雙又是碧綠好看、又是鋭利的眼睛。說句該死的話,我想你這第二個丈夫,比第一個丈夫好得多啦;縱然不是好得多,可是你的第一個丈夫雖然還在世上,對你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也就跟死了差不多啦。
朱麗葉: 你些話是從心裡說出來的嗎?
乳媼: 那不但是我心裡的話,也是我靈魂裡的話;倘有虛假,讓我的靈魂下地獄。
朱麗葉: 阿門!
乳媼: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