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1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1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1,共28。
朱麗葉: 好,你已經給了我很大的安慰。你進去吧;告訴我的母親說我出去了,因為得罪了我的父親,要到勞倫斯的寺院裡去懺悔我的罪過。
乳媼: 很好,我就這樣告訴她;這才是聰明的辦法哩。(下。)
朱麗葉: 老而不死的魔鬼!頂醜惡的妖精!她希望我背棄我的盟誓;她幾千次向我誇獎我的丈夫,說他比誰都好,現在卻又用同一條舌頭說他的壞話!去,我的顧問;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把你當作心腹看待了。我要到神父那兒去向他求救;要是一切辦法都已用盡,我還有死這條路。(下。)
第四幕

第一場
維洛那。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勞倫斯神父及帕裡斯上。
勞倫斯: 在星期四嗎,伯爵?時間未免太侷促了。
帕裡斯: 這是我的嶽父凱普萊特的意思;他既然這樣性急,我也不願把時間延遲下去。
勞倫斯: 您說您還沒有知道那小姐的心思;我不讚成這種片面決定的事情。
帕裡斯: 提伯爾特死後她傷心過度,所以我沒有跟她多談戀愛,因為在一間哭哭啼啼的屋子裡,維納斯是露不出笑容來的。神父,她的父親因為瞧她這樣一味憂傷,恐怕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才決定提早替我們完婚,免得她一天到晚哭得像個淚人兒一般;一個人在房間裡最容易觸景傷情,要是有了伴侶,也許可以替她排除悲哀。現在您可以知道我這次匆促結婚的理由了。
勞倫斯: (旁白)我希望我不知道它為什麼必須延遲的理由。——瞧,伯爵,這位小姐到我寺裡來了。
朱麗葉上。

帕裡斯: 您來得正好,我的愛妻。
朱麗葉: 伯爵,等我做了妻子以後,也許您可以這樣叫我。
帕裡斯: 愛人,也許到星期四這就要成為事實了。
朱麗葉: 事實是無可避免的。
勞倫斯: 那是當然的道理。
帕裡斯: 您是來向這位神父懺悔的嗎?
朱麗葉: 回答您這一個問題,我必須向您懺悔了。
帕裡斯: 不要在他的面前否認您愛我。
朱麗葉: 我願意在您的面前承認我愛他。
帕裡斯: 我相信您也一定願意在我的面前承認您愛我。
朱麗葉: 要是我必須承認,那麼在您的背後承認,比在您的面前承認好得多啦。
帕裡斯: 可憐的人兒!眼淚已經毀損了你的美貌。
朱麗葉: 眼淚並沒有得到多大的勝利;因為我這副容貌在沒有被眼淚毀損以前,已經夠醜了。
帕裡斯: 你不該說這樣的話誹謗你的美貌。
朱麗葉: 這不是誹謗,伯爵,這是實在的話,我當著我自己的臉說的。
帕裡斯: 你的臉是我的,你不該侮辱它。
朱麗葉: 也許是的,因為它不是我自己的。神父,您現在有空嗎?還是讓我在晚禱的時候再來?
勞倫斯: 我還是現在有空,多愁的女兒。伯爵,我們現在必須請您離開我們。
帕裡斯: 我不敢打擾你們的祈禱。朱麗葉,星期四一早我就來叫醒你;現在我們再會吧,請你保留下這一個神聖的吻。(下。)
朱麗葉: 啊!把門關了!關了門,再來陪著我哭吧。沒有希望、沒有補救、沒有輓回了!
勞倫斯: 啊,朱麗葉!我早已知道你的悲哀,實在想不出一個萬全的計策。我聽說你在星期四必須跟這伯爵結婚,而且毫無拖延的可能了。
朱麗葉: 神父,不要對我說你已經聽見這件事情,除非你能夠告訴我怎樣避免它;要是你的智慧不能幫助我,那麼只要你贊同我的決心,我就可以立刻用這把刀解決一切。上帝把我的心和羅密歐的心結合在一起,我們兩人的手是你替我們結合的;要是我這一隻已經由你證明和羅密歐締盟的手,再去和別人締結新盟,或是我的忠貞的心起了叛變,投進別人的懷裡,那麼這把刀可以割下這背盟的手,誅戮這叛變的心。所以,神父,憑著你的豐富的見識閲歷,請你趕快給我一些指教;否則瞧吧,這把血腥氣的刀,就可以在我跟我的困難之間做一個公正人,替我解決你的經驗和才能所不能替我覓得一個光榮解決的難題。不要老是不說話;要是你不能指教我一個補救的辦法,那麼我除了一死以外,沒有別的希冀。
勞倫斯: 住手,女兒;我已經望見了一綫希望,可是那必須用一種非常的手段,方纔能夠抵禦這一種非常的變故。要是你因為不願跟帕裡斯伯爵結婚,能夠毅然立下視死如歸的決心,那麼你也一定願意採取一種和死差不多的辦法,來避免這種恥辱;倘然你敢冒險一試,我就可以把辦法告訴你。
朱麗葉: 啊!只要不嫁給帕裡斯,你可以叫我從那邊塔頂的雉堞上跳下來;你可以叫我在盜賊出沒、毒蛇潛跡的路上匍匐行走;把我和咆哮的怒熊鎖禁在一起;或者在夜間把我關在堆積屍骨的地窟裡,用許多陳死的白骨、黴臭的腿胴和失去下顎的焦黃的骷髏掩蓋著我的身體;或者叫我跑進一座新墳裡去,把我隱匿在死人的殮衾裡;無論什麼使我聽了顫慄的事,只要可以讓我活著對我的愛人做一個純潔無瑕的妻子,我都願意毫不恐懼、毫不遲疑地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