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3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3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3,共28。
朱麗葉: 再會!上帝知道我們將在什麼時候相見。我覺得彷彿有一陣寒顫刺激著我的血液,簡直要把生命的熱流凍結起來似的;待我叫她們回來安慰安慰我。奶媽!——要她到這兒來幹麼?這淒慘的場面必須讓我一個人扮演。來,藥瓶。要是這藥水不發生效力呢?那麼我明天早上就必須結婚嗎?不,不,這把刀會阻止我;你躺在那兒吧。(將匕首置枕邊)也許這瓶裡是毒藥,那神父因為已經替我和羅密歐證婚,現在我再跟別人結婚,恐怕損害他的名譽,所以有意騙我服下去毒死我;我怕也許會有這樣的事;可是他一向是眾所公認的道高德重的人,我想大概不致於;我不能抱著這樣卑劣的思想。要是我在墳墓裡醒了過來,羅密歐還沒有到來把我救出去呢?這倒是很可怕的一點!那時我不是要在終年透不進一絲新鮮空氣的地窟裡活活悶死,等不到我的羅密歐到來嗎?即使不悶死,那死亡和長夜的恐怖,那古墓中陰森的氣象,幾百年來,我祖先的屍骨都堆積在那裡,入土未久的提伯爾特蒙著他的殮衾,正在那裡腐爛;人家說,一到晚上,鬼魂便會歸返他們的墓穴;唉!唉!要是我太早醒來,這些惡臭的氣味,這些使人聽了會發瘋的淒厲的叫聲;啊!要是我醒來,周圍都是這種嚇人的東西,我不會心神迷亂,瘋狂地撫弄著我的祖宗的骨胳,把肢體潰爛的提伯爾特拖出了他的殮衾嗎?在這樣瘋狂的狀態中,我不會拾起一根老祖宗的骨頭來,當作一根棍子,打破我的發昏的頭顱嗎?啊,瞧!那不是提伯爾特的鬼魂,正在那裡追趕羅密歐,報復他的一劍之仇嗎?等一等,提伯爾特,等一等!羅密歐,我來了!我為你幹了這一杯!(倒在幕內的床上。)
第四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中廳堂


凱普萊特夫人及乳媼上。
凱普萊特夫人: 奶媽,把這串鑰匙拿去,再拿一點香料來。
乳媼: 點心房裡在喊著要棗子和榲桲呢。
凱普萊特上。
凱普萊特: 來,趕緊點兒,趕緊點兒!鷄已經叫了第二次,晚鐘已經打過,到三點鐘了。好安吉麗加⑤,當心看看肉餅有沒有烤焦。多花幾個錢沒有關係。
乳媼: 走開,走開,女人家的事用不著您多管;快去睡吧,今天忙了一個晚上,明天又要害病了。
凱普萊特: 不,哪兒的話!嘿,我為了沒要緊的事,也曾經整夜不睡,幾曾害過病來?
凱普萊特夫人: 對啦,你從前也是慣偷女人的夜貓兒,可是現在我卻不放你出去胡閙啦。(凱普萊特夫人及乳媼下。)
凱普萊特: 真是個醋娘子!真是個醋娘子!
三四僕人持炙叉、木柴及籃上。
凱普萊特: 喂,這是什麼東西?
仆甲: 老爺,都是拿去給廚子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凱普萊特: 趕緊點兒,趕緊點兒。(仆甲下)喂,木頭要揀乾燥點兒的,你去問彼得,他可以告訴你什麼地方有。
仆乙: 老爺,我自己也長著眼睛會揀木頭,用不著麻煩彼得。(下。)
凱普萊特: 嘿,倒說得有理,這個淘氣的小雜種!噯喲!天已經亮了;伯爵就要帶著樂工來了,他說過的。(內樂聲)我聽見他已經走近了。奶媽!妻子!喂,喂!喂,奶媽呢?
乳媼重上。
凱普萊特: 快去叫朱麗葉起來,把她打扮打扮;我要去跟帕裡斯談天去了。快去,快去,趕緊點兒;新郎已經來了;趕緊點兒!(各下。)
第五場
同前。朱麗葉的臥室

乳媼上。
乳媼: 小姐!喂,小姐!朱麗葉!她準是睡熟了。喂,小羊!喂,小姐!哼,你這懶丫頭!喂,親親!小姐!心肝!喂,新娘!怎麼!一聲也不響?現在盡你睡去,盡你睡一個星期;到今天晚上,帕裡斯伯爵可不讓你安安靜靜休息一會兒了。上帝饒恕我,阿門,她睡得多熟!我必須叫她醒來。小姐!小姐!小姐!好,讓那伯爵自己到你床上來吧,那時你可要嚇得跳起來了,是不是?怎麼!衣服都穿好了,又重新睡下去嗎?我必須把你叫醒。小姐!小姐!小姐!噯喲!噯喲!救命!救命!我的小姐死了!噯喲!我還活著做什麼!喂,拿一點酒來!老爺!太太!
凱普萊特夫人上。
凱普萊特夫人: 吵什麼?
乳媼: 噯喲,好傷心啊!
凱普萊特夫人: 什麼事?
乳媼: 瞧,瞧!噯喲,好傷心啊!
凱普萊特夫人: 噯喲,噯喲!我的孩子,我的唯一的生命!醒來!睜開你的眼睛來!你死了,叫我怎麼活得下去?救命!救命!大家來啊!
凱普萊特上。
凱普萊特: 還不送朱麗葉出來,她的新郎已經來啦。
乳媼: 她死了,死了,她死了!噯喲,傷心啊!
凱普萊特夫人: 唉!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
凱普萊特: 嘿!讓我瞧瞧。噯喲!她身上冰冷的;她的血液已經停止不流,她的手腳都硬了;她的嘴唇裡已經沒有了生命的氣息;死像一陣未秋先降的寒霜,摧殘了這一朵最鮮嫩的嬌花。
乳媼: 噯喲,好傷心啊!
凱普萊特夫人: 噯喲,好苦啊!
凱普萊特: 死神奪去了我的孩子,他使我悲傷得說不出話來。
勞倫斯神父、帕裡斯及樂工等上。
勞倫斯: 來,新娘有沒有預備好上教堂去?
凱普萊特: 她已經預備動身,可是這一去再不回來了。啊賢婿!死神已經在你新婚的前夜降臨到你妻子的身上。她躺在那裡,像一朵被他摧殘了的鮮花。死神是我的新婿,是我的後嗣,他已經娶走了我的女兒。我也快要死了,把我的一切都傳給他;我的生命財產,一切都是死神的!
帕裡斯: 難道我眼巴巴望到天明,卻讓我看見這一個淒慘的情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