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28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28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28,共28。
勞倫斯: 我要把經過的情形儘量簡單地敘述出來,因為我的短促的殘生還不及一段冗煩的故事那麼長。死了的羅密歐是死了的朱麗葉的丈夫,她是羅密歐的忠心的妻子,他們的婚禮是由我主持的。就在他們秘密結婚的那天,提伯爾特死於非命,這位才做新郎的人也從這城裡被放逐出去;朱麗葉是為了他,不是為了提伯爾特,才那樣傷心憔悴。你們因為要替她解除煩惱,把她許婚給帕裡斯伯爵,還要強迫她嫁給他,她就跑來見我,神色慌張地要我替她想個辦法避免這第二次的結婚,否則她要在我的寺院裡自殺。所以我就根據我的醫藥方面的學識,給她一服安眠的藥水;它果然發生了我所預期的效力,她一服下去就像死了一樣昏沉過去。同時我寫信給羅密歐,叫他就在這一個悲慘的晚上到這兒來,幫助把她搬出她寄寓的墳墓,因為藥性一到時候便會過去。可是替我帶信的約翰神父卻因遭到意外,不能脫身,昨天晚上才把我的信依然帶了回來。那時我只好按照著預先算定她醒來的時間,一個人前去把她從她家族的墓塋裡帶出來,預備把她藏匿在我的寺院裡,等有方便再去叫羅密歐來;不料我在她醒來以前幾分鐘到這兒來的時候,尊貴的帕裡斯和忠誠的羅密歐已經雙雙慘死了。她一醒過來,我就請她出去,勸她安心忍受這一種出自天意的變故;可是那時我聽見了紛紛的人聲,嚇得逃出了墓穴,她在萬分絶望之中不肯跟我去,看樣子她是自殺了。這是我所知道的一切,至於他們兩人的結婚,那麼她的乳母也是與聞的。要是這一場不幸的慘禍,是由我的疏忽所造成,那麼我這條老命願受最嚴厲的法律的制裁,請您讓它提早幾點鐘犧牲了吧。
親王: 我一向知道你是一個道行高尚的人。羅密歐的僕人呢?他有什麼話說?
鮑爾薩澤: 我把朱麗葉的死訊通知了我的主人,因此他從曼多亞急急地趕到這裡,到了這座墳堂的前面。這封信他叫我一早送去給我家老爺;當他走進墓穴裡的時候,他還恐嚇我,說要是我不離開他趕快走開,他就要殺死我。
親王: 把那封信給我,我要看看。叫巡丁來的那個伯爵的侍童呢?喂,你的主人到這地方來做什麼?

侍童: 他帶了花來散在他夫人的墳上,他叫我站得遠遠的,我就聽他的話;不一會兒工夫,來了一個拿著火把的人把墳墓打開了。後來我的主人就拔劍跟他打了起來,我就奔去叫巡丁。
親王: 這封信證實了這個神父的話,講起他們戀愛的經過和她的去世的消息;他還說他從一個窮苦的賣藥人手裡買到一種毒藥,要把它帶到墓穴裡來準備和朱麗葉長眠在一起。這兩家仇人在哪裡?——凱普萊特!蒙太古!瞧你們的仇恨已經受到了多大的懲罰,上天借手於愛情,奪去了你們心愛的人;我為了忽視你們的爭執,也已經喪失了一雙親戚,大家都受到懲罰了。
凱普萊特: 啊,蒙太古大哥!把你的手給我;這就是你給我女兒的一份聘禮,我不能再作更大的要求了。
蒙太古: 但是我可以給你更多的;我要用純金替她鑄一座像,只要維洛那一天不改變它的名稱,任何塑像都不會比忠貞的朱麗葉那一座更為卓越。

凱普萊特: 羅密歐也要有一座同樣富麗的金像臥在他情人的身旁,這兩個在我們的仇恨下慘遭犧牲的可憐的人兒!
親王: 清晨帶來了淒涼的和解,
太陽也慘得在雲中躲閃。
大家先回去發幾聲感慨,
該恕的、該罰的再聽宣判。
古往今來多少離合悲歡,
誰曾見這樣的哀怨辛酸!(同下。)
註釋
厄科(Echo),是希臘神話中的仙女,因戀愛美少年那耳喀索斯不遂而形消體滅,化為山穀中的回聲。
彼特拉克(Petrarch,13041374),意大利詩人,他的作品有很多是歌頌他終身的愛人羅拉的。
即「迷迭香」(Rosemary),是婚禮常用的花。
法厄同(Phaethon),是日神的兒子,曾為其父駕禦日車,不能控制其馬而闖離常道。故事見奧維德《變形記》第二章。
安吉麗加,是凱普萊特夫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