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書    P 421


作者:沈約
頁數:421 / 526
類別:中國古代史

 

宋書

作者:沈約
第421,共526。
廢帝狂悖無道,眾並勸慶之廢立,及柳元景等連謀,以告慶之。慶之與江夏王義恭素不厚,發其事,帝誅義恭、元景等,以慶之為侍中、太尉,封次子中書郎文季建安縣侯,食邑千戶。義陽王昶反,慶之從帝度江,總統眾軍。少子文耀,年十餘歲,善騎射,帝愛之。又封永陽縣侯,食邑千戶。帝凶暴日甚,慶之猶盡言諫爭,帝意稍不說。及誅何邁,慮慶之不同,量其必至,乃閉清溪諸橋以絶之。慶之果往,不得度而還。帝乃遣慶之從子攸之賫藥賜慶之死,時年八十。是年初,慶之夢有人以兩匹絹與之,謂曰:「此絹足度。」謂人曰:「老子今年不免。兩匹,八十尺也。足度,無盈餘矣。」及死,賜與甚厚,追贈侍中,太尉如故,給鸞輅轀輬車,前後羽葆、鼓吹,謚曰忠武公。未及葬,帝敗。太宗即位,追贈侍中、司空,謚曰襄公。

長子文叔,歷中書黃門郎,景和末,為侍中。慶之之死也,不肯飲藥,攸之以被掩殺之。文叔密取藥藏錄。或勸文叔逃避,文叔見帝斷截江夏王義恭支體,慮奔亡之日,帝怒,容致義恭之變,乃飲藥自殺。子秘書郎昭明,亦自縊死。泰始七年,改封蒼梧郡公。元年,還復先封。時改始興為廣興,昭明子曇亮,襲廣興郡公。齊受禪,國除。


慶之弟劭之,元嘉中,為廬陵王紹南中郎行參軍,討建安、揭陽諸賊,病卒。

兄子僧榮,敞之之子也。孝建初,為安成相。荊、江反叛,發兵拒臧質,質遣其安成相臧眇之討僧榮,擊破之。大明中,為兗州刺史。景和中,征為黃門郎,未還,卒。子懷明,太宗泰始初,居父憂,起為建威將軍,東征南討有功,封吳興縣子,食邑四百戶。歷位黃門侍郎,再為南兗州刺史。元徽初,丁母艱,去職。桂陽王休范為逆,起為冠軍將軍,統水軍防固石頭,硃雀失守,懷明委軍奔走,頃之憂卒。

慶之從弟法系,字型先,亦有將用。初為趙伯符將佐,後隨慶之征五水蠻。世祖伐逆,以為南中郎參軍,加寧朔將軍,領三千人前發,與柳元景旦至新亭。元景居中營,宗慤居西營,法系居東營。東營據崗,賊攻元景,法系臨射之,所殺甚眾。法系塹外樹悉伐之令倒,賊劭來攻,緣樹以進,彭棑多開隙,選善射手,的發無不中,死者交橫。事平,以為寧朔將軍、始興太守,討蕭簡于廣州。聞台軍將至,簡誑其眾曰:「台軍是賊劭所遣。」並信之。前征北參軍顧邁被賊徙在城內,善天文,雲「荊、江有大兵。」城內由此固守。初,世祖先遣鄧琬圍簡,唯治一攻道,法系至,曰:「宜四面並攻,若守一道,何時可拔」琬慮功不在己,不從。法系曰:「更相申五十日。」日盡又不克,乃從之。八道俱攻,一日即拔,斬蕭簡,廣州平。封庫藏付鄧琬而還。官至驍騎將軍、尋陽太守,新安王子鸞北中郎司馬。


劭之子文秀,別有傳。慶之群從姻戚,由之在列位者數十人。

史臣曰:張釋之雲,用法一偏,天下獄皆隨輕重。縣衡于上,四海共稟其平,法亂於朝,民無所措手足。師伯藉寵代臣,勢震朝野,傾意廝台,情以貨結,自選部至于局曹,莫不從風而靡。曲徇私請,因停詔敕,天震霣怒,仆者相望,師伯任用無改,而王、謝免職。君子謂是舉也,豈徒失政刑而已哉!

列傳第三十八 蕭思話 劉延孫

蕭思話,南蘭陵人,孝懿皇后弟子也。父源之,字君流,歷中書黃門郎,徐、兗二州刺史,冠軍將軍、南琅邪太守。永初元年卒,追贈前將軍。

思話年十許歲,未知書,以博誕游遨為事,好騎屋棟,打細腰鼓,侵暴鄰曲,莫不患毒之。自此折節,數年中,遂有令譽。好書史,善彈琴,能騎射。高祖一見,便以國器許之。年十八,除琅邪王大司馬行參軍,轉相國參軍,父憂去職。服闋,拜羽林監,領石頭戍事,襲爵封陽縣侯,轉宣威將軍、彭城、沛二郡太守。涉獵書傳,頗能隷書,解音律,便弓馬。元嘉元年,謝晦為荊州,欲請為司馬,思話拒之。

五年,遷中書侍郎,仍督青州、徐州之東莞諸軍事、振武將軍、青州刺史,時年二十七。亡命司馬朗之、元之、可之兄弟,聚黨于東莞發乾縣,謀為寇亂。思話遣北海太守蕭汪之討斬之,餘黨悉平。八年,除竟陵王義宣左軍司馬、南沛郡太守。未及就征,索虜南寇,檀道濟北伐,既而回師,思話懼虜大至,乃棄鎮奔平昌。思話先使參軍劉振之戍下邳,聞思話奔,亦委城走。虜定不至,而東陽積聚,已為百姓所焚,由是征下廷尉,仍系尚方。初在青州,常所用銅鬥,覆在藥廚下,得二死雀,思話曰:「鬥覆而雙雀殞,其不祥乎!」既而被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