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二    P 21

作者:李昉
頁數:21 / 471
類別:中國古代史

 

衡岳西原,近朱陵洞,其山險絶,多大木猛獸。人到者率迷路,或遇巨蛇不得進。長慶中,有頭陀悟空,常裹糧持錫,夜入山林,越屍侵虎,初無所懼。至朱陵原,遊覽累日,捫蘿垂踵,無幽不跡。因是趼拆,憩于岩下,長吁曰:「饑渴如此,不遇主人。」忽見前岩有道士坐繩床,僧詣之,不動。遂責其無賓主意,復告以饑困。道士欻起。指石地曰:「此有米及钁。」劚石深數寸,令僧探之,得陳米鬥余,即置於釜。承瀑水,敲火煮飯,觀僧食一口未盡。辭以未熟,道士笑曰:「君餐止此,可謂薄食,我當畢之。」遂吃硬飯。又曰:「我為客設戲。」乃處木裊枝,投蓋危石,猿懸鳥跂,真捷閃目,有頃,又旋繞繩床,蓬轉甚急,但睹衣色成規,倏忽失所。僧尋路歸寺,數月不復饑渴。(出《酉陽雜俎》)


【譯文】

衡山西面原野附近有個朱陵洞,這裡山勢險峻奇絶,有許多大樹和猛獸,人到了這裡都會迷路,或者遇上巨大的蟒蛇擋住道路而不能前進。長慶年間,有個僧人悟空,經常帶著乾糧拿着錫杖,在夜間進入山林。越過死人的屍體侵擾兇猛的老虎,開始時毫無懼怕。到了朱陵原,遊覽了好幾天,他攀援藤蘿飛越溝壑,幽深僻靜的地方都有他的足跡。因為腳底生繭開裂,便在岩石下面休息。他長嘆道:「如此又餓又渴,卻見不到此地的主人!」忽見前面山崖上有個道士坐在繩子編織的床上,僧人悟空到了他跟前,他也不動一動。僧人責備他未盡賓主之禮,又告訴他自己又餓又累。道士忽然起身,指着地上的石頭說:「這裡有米和鍋。」在石頭上挖了幾寸深,叫僧人伸進手去,拿到一斗多陳米,立即將米放在鍋裡,接了瀑布的水,敲石取火煮飯。道士見僧人一口飯沒全嚥下去,就說飯沒熟,不吃了,笑道:「你這頓飯就吃到這裡為止,這叫少吃多得胃;我應當把其餘的飯全吃了。」說完便去吃那硬梆梆的飯。道士又說:「我為客人表演一個遊戲。」說完,便坐到柔軟的樹枝上蕩來蕩去,就像從高處拋下來的石頭,又像懸掛着的猿猴,跳來跳去的山鳥,靈巧輕捷,令人看了眼花繚亂。過了一會兒,又去旋轉那個繩子床,像轉篷一樣急速地轉動着,只看到很有規則地排列成各種衣服的花色,根本看不出就是原來那個繩子床。突然之間,什麼也不見了。僧人尋找道路走出山林回到了寺廟,此後一連幾個月不再感到饑餓和口渴。

李業

李業舉進士,因下第,過陝虢山路,值暴雷雨,投村舍避之。鄰里甚遠,村家只有一小童看舍,業牽驢拴于檐下。左軍李生與行官楊鎮亦投舍中,李有一馬。相與入止舍內。及稍霽,已暮矣。小童曰:「阿翁即欲歸,不喜見賓客,可去矣。」業謂曰:「此去人家極遠,日勢已晚,固不可前去也。」臾老翁歸,見客欣然。異禮延接。留止宿。既曉懇留。欲備饌。業愧謝再三。因言曰:「孫子云阿翁不愛賓客,某又疑夜前去不得,甚憂怪及。不意過禮周旋,何以當此?」翁曰:「某家貧,無以佇賓,慚于接客,非不好客也。然三人皆節度使,何敢不祗奉耶?」業曰:「三人之中,一人行官耳,言之過矣。」翁曰:「行官領節鉞在兵馬使之前,秀才節制在兵馬使之後。然秀才五節鉞,勉自愛也。」既數年不第,業從戎幕矣。明年,楊鎮為仇士良開府擢用,累職至軍使,除涇州節度使。李與鎮同時為軍使,領邠州節度。業以黨頊功除振武邠涇,凡五鎮旌鉞。一如老翁之言。(出《錄異記》)


【譯文】

李業參加選拔進士的考試,沒有考中,往回走的時候路過陝虢一帶的山路,正趕上暴風雷雨,便到附近的村捨去躲避。這裡的人家相互離得很遠,這家只有一個小孩在家看門,李業把驢拴在了房檐下。左軍李生與行官楊鎮也為避雨來到這一家,李有一匹馬。三人一塊兒進屋休息,等到天氣稍微轉晴時,已經黑天了。小孩說:「爺爺馬上就要回家了,他不喜歡接待客人,你們還是走吧!」李業對他說:「天色已經很晚,所以不能往前走了。」過了一會兒老爺爺回來了,見到客人很高興,以特殊的禮節接待他們,留他們在家住宿。第二天早上,又誠懇地輓留他們,還要準備飯。李業再三表示歉意和感謝,便說:「你孫子說爺爺不喜歡客人,我又擔心夜晚不能再往前走。留下後,很怕您怪罪,不料您竟以這麼重的禮節為我們忙碌,我們有什麼資格擔得起這樣?」爺爺說:「我家貧窮,沒有條件接納客人。我是不好意思接待客人,並非不喜歡客人。但是你們三位都是節度使,我哪敢不恭恭敬敬地侍奉呢?」李業說:「我們三人之中,只且一個人是個行官而已,您說錯了!」老爺爺說:「行官管領節鎮在兵馬使之職以前,秀才你當節度使管領節鎮則在兵馬使之職以後,但你能統轄五個節鎮,你要自勉自愛呀!」李業既然多年應舉沒有考中,便從戎作了幕僚。第二年,楊鎮被仇士良開府提拔使用,逐級提拔直到軍使,授為涇州節度使;李業與楊鎮同時為軍使,管領邠州的節度。李業後來因黨頊之功被任命為邠涇振武節度使,管轄五個重鎮的軍務。這些都跟當年那位老頭子所說的一致。

石旻

會昌中,有石旻者,藴至術。嘗游宛陵,宿雷氏林亭。時雷之家僮網獲一巨魚,以雷宴客醉臥,未及啟之。值天方蒸暑,及明日,其魚已敗,將棄去。旻曰:「吾有藥,可令活,何棄之有?」雷則請焉。旻遂以藥一粒,投魚口中。俄而鱗尾皆動。鮮潤如故。雷大奇之,因拜請延年之餌。旻曰:「吾之藥。至清至潔。爾曹嗜欲無節,臟腑之內,諸穢委集。若遽食之,若水火相攻,安能全其人乎?但神仙可學,人自多累。如籠禽檻猿,徒有騫翔騰躍之志,安可致焉!」(出《補錄記傳》)

【譯文】

唐代會昌年間,有個叫石旻的人,身懷絶技。他曾經到宛陵去旅遊,住在雷林亭家裡。當時雷的家僮用網捕獲一條大魚,因為雷宴請客人喝醉後睡着了,所以沒有來得及收拾。正趕上是炎熱的暑季,第二天那條魚就腐敗了。要拿出去扔掉時,石旻說:「我有藥可以使它活過來,為什麼要扔掉呢?」雷便請他處置。石旻將一粒藥丸放進魚嘴裡,不一會兒就見魚鱗和魚尾都在活動,那條魚變得跟原來一樣新鮮滋潤。雷大為驚奇,便向石旻請求延年益壽的藥物。石旻說:「我的藥是極為清潔乾淨的,你們的嗜好慾望毫無節制,五臟六腑之內什麼污穢東西都有,如果驟然間吃下我的藥,就像水與火互相攻克一樣,哪能保全人的身體呢?求仙長壽雖然可以學,但是人的自身有太多的累贅;正像樊籠裡面的鳥和猴子一樣,空有飛翔騰躍的願望,可又怎麼能實現呢!」

管涔山隱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