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二    P 23

作者:李昉
頁數:23 / 471
類別:中國古代史

 

在唐朝的會昌與開成年間,含元殿要更換一根主柱,皇上命令右軍負責採伐和製作,要選擇合乎尺寸的木材,軍司們下到盩厔一帶的山場,整整一年也沒採伐到這樣的樹,便懸重賞廣泛徵求。有個人貪圖重賞。不惜探幽歷險,在人跡不到猛獸成群的地方遇到了一棵大樹,有將近一丈粗,長有一百餘尺,正符合要求。先把它砍倒,等到三伏天山洪爆發時才被水衝到山谷出口處,又由成百上千個人牽拉到河床平坦的地方。兩岸的軍人為終於成功地找到並運下這棵大樹而歡呼慶賀,並且奏稟皇上。在鋸掉椏杈加工成材以備主管人員挑選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狂士,狀貌好像個懂得法術的人,他繞着大樹嘆息感慨,嘟嘟噥噥地沒完沒了,守衛人員厲聲呵叱並想用繩子綁他,他卻一點兒也不懼怕,過了一會兒,這裡的頭頭兒便把他抓起來,報告了皇上。朝廷內外的人無不感到驚異。據他所說,這棵樹必須從中間鋸開,鋸到二尺深時他的話就會應驗。當鋸到一尺八寸深時,令人驚訝地發現,飛出來的木屑竟是深紅色的。再往下鋸二寸,便見流出來的全是血了。於是,急忙命令千百個人推到渭水裡面,任它順水漂去。那個狂人說:「在深山大澤裡面確實生長着龍和蛇,這棵樹是生長着的一條巨蟒,再過十年它就會從樹梢飛出去,沒聽說長久養活在這裡面的;如果拿它來作殿堂的柱子。十年之後,它必定會馱載着這座殿堂飛到別的地方去。好傢伙!多麼可怕呀!」說完,此人就閃身不見了。


唐慶

壽州唐慶中丞棲泊京都,偶僱得月作人,頗極專謹,常不言錢。冬首暴處雪中。親從外至,見臥雪中,呼起,雪厚數寸,都無寒色,與唐君話。深異之。唐後為摧鹽使,過河中,乃別歸。唐曰:「汝極勤勞,吾方請厚俸,得以報爾。」又懇請,唐固留不許。行至蒲津,酒醉,與人相毆,節帥令嚴,決脊二十。唐君救免不得,無緒便發,厚恤酒肉。才出城乃至,唐曰:「汝爭得來?」曰:「來別中丞。」唐令袒背視之。並無傷處,驚甚。因語雪臥之事。遂下馬與語曰:“某所不欲經河中過者,為有此報。今已償了,別中丞去。與錢絹皆不受,置於地,再拜而逝。(出《逸史》)

【譯文】

壽州的唐慶中丞住在京都,偶而僱傭到一個打短工的人,十分勤勞用心,從來不提錢的事,冬天把腦袋露在風雪之中也不怕冷。唐慶有一次從外面回來,親眼看見他躺在積雪之中,便招呼他起來,地下的雪有幾寸厚,他卻一點兒也看不出冷的樣子,照常與唐君說話。唐慶對此深感驚異。唐慶後來當了摧鹽使,要經過河中,此人便要告辭回家。唐說:「你一向很勤勞,我正要給你優厚的報酬,藉以報答你。」此人又向唐慶懇求,唐則堅決輓留,沒有允許。走到蒲津時,此人喝醉了酒與別人打架,督辦鹽運的節帥律令極為嚴格,決定打他二十大板。唐君乾著急,卻不能救他免于遭打。再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便出發了,唐慶給了他很多的酒和肉,以表示安慰和撫卹。剛出城門他又來見唐君,唐君說:「你怎麼又來了?」他說:「我來跟您辭別。」唐君讓他露出後背仔細一看。並無任何傷痕。非常驚訝。於是又說起那次躺在雪裡的事,此人便下馬告訴唐君說:「我之所以不願意經過河中,就是因為我知道你要報答我。如今你已經償還給我了,現在可以允許我走了吧。」唐君送給他錢和絲絹他都不要,把這些東西放在地上,頻頻施禮而去。


盧鈞

盧相國鈞初及第,頗窘于牽(明抄本牽作曰)費。俄有一仆,願為月傭,服飾鮮潔,謹幹不與常等。睹鈞之乏,往往有所資。時俯及關(關原作開,據唐摭言改)宴,鈞未辦醵卒,撓形于色。於是仆輒請罪,鈞具以實告。對曰:「極細事耳。幾郎可以處分,最先合勾當何事?」鈞初疑其妄,既而將覘之,紿而命之曰:「爾若有技,吾當主宴。第一要一大第,為備宴之地。次即徐圖。」其仆唯然而去,頃刻乃回。白鈞曰:「已稅得宅矣,請幾郎檢校。翌日,鈞強為觀之,既而朱門甲第,擬于宮禁。鈞不覺忻然。又曰:“會宴處即大如法,此尤不易張陳。」對曰:「第請選日啟聞,待郎(明抄本待郎作若其,唐摭言待作侍)張陳,某請專掌。」鈞始慮其為非,反覆詰問,但微笑不對。或意其非常人,亦不固于猜疑。暨宴除之日,鈞止於是,俄睹幕帟茵毯,華煥無比,此外松竹花卉皆稱是。鈞之醵率畢至,由是公卿間靡不洿詫。詰朝,其仆請假給還諸色假借什物,因之一去不返。始去旬日,鈞異其事,馳往舊遊訪之。則向之花竹,一無所有,但頽垣壞棟而已。議者以鈞之仁感通神明,故為曲贊一春之盛,而成終身之美也。(出《摭言史》)

【譯文】

相國盧鈞當年剛剛及第的時候,對繁瑣的交際活動很不會應酬。沒過多久,有一個人願意給他當傭工,服飾之鮮艷整潔與勤勞幹練都與一般僕人不同。他見盧鈞應酬無方,常常對他給以幫助,一到了設大宴時,都因忙碌、草率,無法籌辦,急得抓耳撓腮,僕人見狀便向他請罪,並問何事如此犯難。盧鈞把實際情況都跟他說了,他說:「這是件很容易的小事情。你可以擔當辦理此事,最先應該做什麼事務?」盧鈞開始懷疑他說大話,後來則想考驗、觀察一下再說,便騙他道:「你若有辦法,我就當主宴。首先要有一處大的房舍,作為置備酒宴的場所。其他事情都在其次,可以慢慢想辦法。」僕人應諾之後就走了,過了不長時間他就回來了,跟盧鈞說:「房子已經借到了,請郎官去檢閲一下。」第二天,盧鈞勉強地去看房子,到那裡一看,竟是一所朱漆大門的華貴宅第,可與宮苑比擬。盧鈞非常高興,又說:「宴會的處所這樣符合標準,這就更加不容易佈置。」僕人說:「請把選好的開宴日期告訴我,我可以幫助你佈置,我也可以請求由我專門掌管這件事。」盧鈞開始懷疑他說的不是真話,反覆盤問,他只微笑並不回答;盧鈞心想他一定不是個尋常人,也就不再猜疑了。到了宴會前的那天,盧鈞就住在這所房子裡,一會兒便看到窗帘帷幕座墊地毯之類一應俱全,華麗無比;此外,松竹花卉等裝點物品,也都擺放佈置得各得其所,開宴那天,盧鈞邀請的賓客全都到了,因此,在公卿大臣們中間,無不誇說這次宴會操辦得成功,場面佈置得華麗、考究,並對這些表示驚詫。宴會的第二天早晨,僕人向盧鈞請假,去退還所借的各種用具物品,藉機一去不回。到了第十天,盧釣對此事感到奇怪,急忙到舉辦宴會的舊地方去訪問那個僕人。但是原先的花竹已經一無所有,只有一堆殘破的牆壁和斷折的房梁而已。議論這件事的人以為是盧鈞的仁厚感動了神明,是神明在暗地裡幫助他成全了這次盛會,而這件事便成就了他終生的美名!

卷第八十五 異人五

趙知微 擊竹子 張浚 金州道人 李生 徐明府 華陰店嫗 李客 蜀城賣藥人

劉處士 張武 茅山道士 逆旅客 教坊樂人子 蔣舜卿趙知微 九華山道士

趙知微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