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少年維特的煩惱    P 21


作者:歌德
頁數:21 / 52
類別:世界名著

 

少年維特的煩惱

作者:歌德
第21,共52。
最令我氣惱的,便是市民階層的可悲的處境。雖然我同大家一樣非常清楚,等級差別是必要的,它也給了我自己不少好處,只是它不要擋着我的路,妨礙我去享受人世間尚存的一點快樂和一絲幸福。最近,我散步時認識了一位馮·B小姐,她是位可愛的姑娘,在獃板的生活環境中仍保持着許多自然的天性。我們談得很投契,分別時我請她允許我到她家去看她。她非常大方地答應了,我几乎等不及約好去她那兒的那一刻了。她不是本地人,住在這裡的姑媽家。老太太的長相我不喜歡,但對她十分尊敬,我多半是跟她交談,不到半小時,我基本上瞭解了她的情況,後來B小姐自己也跟我談了:親愛的姑媽這麼大年紀了仍是一貧如洗,既無與其身份相稱的產業,也無才智,除了祖先的榮耀並無別的依託,除了仰仗門第的隆蔭外並無別的庇護,除了從樓上俯視下面市民的腦袋之外並無其他樂趣。據說她年輕時很漂亮,生活逍遙自在,像隻翩躚而舞的蝴蝶,起初以她的執拗任性折磨了許多可憐的小伙子;到了中年就紆尊降貴,屈就了一位俯首帖耳的老軍官。他以此代價和殷實的生活同她一起共度艱辛的暮年,後來便先去了極樂世界。她現在形單影隻,晚景如斯,要不是她侄女如此可愛,誰還去理睬這位老太太。

一七七二年一月八日


人啊,真不知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虛文浮禮上,成年累月琢磨和希冀的就是宴席上自己的坐位能不斷往前挪!這倒並非他們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不,工作多得成堆成堆的,正因為他們都熱衷于種種傷腦筋的瑣事,才耽誤了去辦重要的事。上星期乘雪橇出遊時就發生了一場爭吵,真是掃興。

這幫傻瓜,他們看不到,位置其實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坐首席的很少是第一號角色!正如有多少國王是通過他們的大臣來統治的,多少大臣又是通過他們的秘書來統治的!誰是第一號人物呢?竊以為是那個眼光過人、又擁有很大權力或工於心計、能把別人的力量和熱情用來實現自己計劃的人。

一月二十日

親愛的綠蒂,為躲避一場暴風雪。我逃進一家農舍小客店,在這裡的房間裡,我得給您寫信了。只要我獃在D鎮可悲的巢穴裡,周旋于陌生的、對我的心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人群中,我就沒有片刻工夫,沒有片刻可以使我的心叫我給您寫信的工夫;現在,在這所茅舍裡,寂寞、狹隘,雪花和冰雹猛烈地撲打着小小的窗戶,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您。我一進門,您的身影便浮現在我眼前,對您的思念就襲上我的心頭,哦,綠蒂,這是多麼聖潔,多麼溫馨!仁慈的上帝!第一個幸福的瞬間又出現了。


我最親愛的,要是您能看到,就會知道,我心緒不定,神情恍惚,這股狂瀾把我淹沒了!我的神智完全枯竭了!我的心沒有片刻的充實,也沒有片刻的歡樂!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我像站在一架西洋鏡前,看著小人小馬在我眼前轉來轉去,我常常問自己,這是不是光學的騙局。我自己也在參加表演,更多的是像個木偶似的被人耍,有時我握著旁邊一人的木手,嚇得趕忙縮了回來。晚上,我打算欣賞日出,可就是起不了床;白天,我希望觀賞月色,但又一直獃在房裡。我真不明白,我為什麼起床,又為什麼睡覺。

使我的生活活躍起來的酵母沒有了;使我深夜裡仍然精神飽滿的魅力消失了;早晨把我從沉睡中喚醒的誘惑力也蕩然無存了。

這裡我發現的唯一的女性就是馮·B小姐。她很像您,親愛的綠蒂,如果有人可能像您的話。「哎喲!」您準會說,「你這人真會獻慇勤!」這話倒不見得完全不對。近來我很講究禮貌,也很機靈,不得不這樣呀!女士們說,我說起讚美的話來悅耳動聽,誰也比不上我。(您會加上一句:還會說謊。說謊是免不了的。您懂嗎?)還是讓我談談B小姐吧。她感情很豐富。從她的一雙藍眼睛裡就可以看得出來。門第成了她的負擔,滿足不了她的任何心願。她渴望離開這喧嚷的地方,有時候我們一起幻想純淨幸福的鄉村生活;啊,還談到了您!她往往不得不崇拜您,不是「不得不」,而是自願的,她很喜歡聽我談起您,她愛您。——

哦,我真想在您那親切、可愛的小房間裡坐在您的腳前,看著我們可愛的小傢伙在我們身邊互相翻滾戲耍,要是您覺得他們太吵,我就讓他們圍在我身邊,靜靜地聽我給他們講可怕的故事。

太陽在白雪閃爍的原野上壯麗地沉落下去,暴風雪過去了,而我,——又得關進我的籠子裡。——再見!阿爾貝特在您身邊嗎?您怎麼樣?——上帝寬恕我提出這個問題!

二月八日

連續八天,這裡的天氣壞極了,但是我卻很愜意。因為到這裡以後,每個陽光燦爛的日子總是讓人來糟蹋了,搞得索然無味。碰上下雨、下雪、嚴寒、化雪天氣,哈!我心裡想,這下好了。獃在屋裡並不比在外面差,或者反過來,到外面去倒也不壞。每當早晨太陽升起,晴朗的一天開始時,我便禁不住要喊:這又是一份天賜財富,他們互相又可以你爭我奪了!任何東西他們彼此都在你搶我奪,比如健康啦,好名聲啦,歡樂啦,休息啦!多半是出於愚昧、無知和狹隘,要是聽他們自己說,那個個都是菩薩心腸。有時我真想跪下來求他們,不要那麼發瘋似地點燃心頭無名怒火。

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