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魏書 下    P 444


作者:魏收
頁數:444 / 623
類別:歷史

 

魏書 下

作者:魏收
第444,共623。
聰遣劉曜攻陷長安,執晉愍帝,改建元為麟嘉。其武庫陷,入地一丈五尺。聰自去冬至是,遂不受朝賀,立市于後庭,與宮人宴戲,積日不醒。立上皇后樊氏,樊氏是聰張後之侍婢也。時稱後者四人,佩皇后璽綬者七人。阿諛日進,貨賄公行,後宮賞賜,動至千萬。有豕著進賢冠,犬冠武弁帶綬,並升聰座,俄而鬥死,宿衛之人無見入者。平文二年,聰死。

子粲,襲位,號年漢昌。粲荒耽酒色,遊蕩後庭,軍國之事,決於大將軍靳準。準勒兵誅粲,劉氏男女無少長皆殺之。


準自號漢王,置百官。尋為靳明所殺,眾降淵族子曜。

曜,字永明。少孤,見養于淵。頗知書計,志性不恆。拳勇有膂力,鐵厚一寸,射而洞之。

坐事當誅,亡匿朝鮮,客為縣卒,會赦得還。聰之末年,位至相國,鎮長安。靳準之誅粲也,曜來赴之,次於赤壁。遂僭尊號,改年光初。靳明既降于曜,曜還都長安,自稱大趙。

曜西通張駿,南服仇池,窮兵極武,無復寧歲。又發六百萬功,營其父及妻二塚,下洞三泉,上崇百尺,積石為基,周回二里,發掘古塚以千百數,迫督役徒,繼以脂燭,百姓嗥哭,盈于道路。又更增九十尺。塚前石人有聲言「慎」。封其子胤為南陽王,以漢陽十三郡為國。立單于台于渭城,置左右賢王已下,皆以雜種為之。

曜得黑兔,改年為太和。

石虎伐曜,曜擊破之,遂攻石生於洛陽。曜不撫士眾,專與嬖臣飲博,左右或諫,曜怒斬之。


石勒進據石門,曜甫知之,解金墉之圍,陳于洛西,將與勒戰。至西陽門,麾軍就,平師遂大潰。曜墜於冰,為石勒將石堪所擒,勒囚之襄國,尋殺之烈帝。元年,曜子毗率百官棄長安西走秦州。尋為石勒所滅。

羯胡石勒,字世龍,小字匐勒。其先匈奴別部,分散居于上黨武鄉羯室,因號羯胡。祖邪弈于,父周曷朱,一字乞翼加,併為部落小帥。周曷朱性凶粗,不為群胡所附。勒壯健,有膽略,好騎射,周曷朱每使代己督攝部胡,部胡愛信之。

并州刺史司馬騰執諸胡,于山東賣充軍實,兩胡一枷,勒亦在中。至平原,賣與師氏為奴。師家鄰于馬牧,勒與牧帥汲桑往來相托,遂招集王陽、夔安、支雄、冀保、吳豫、劉膺、姚豹、逮明、郭敖、劉征、劉實、張噎、乎延莫、郭黑略、張越、孔豚、趙鹿、支屈六等,東如赤龍、騄驥諸苑,乘苑馬還掠繒寶以賂汲桑。成都王潁之廢也,潁故將陽平人公師籓等自稱將軍,起兵趙魏,眾至數萬,勒與汲桑率牧人,乘苑馬數百騎以赴之。

於是桑始命勒以石為姓,以勒為名。籓拜為前隊督。籓戰敗身死,勒與汲桑亡潛苑中。潁之將如河北也,汲桑以勒為伏夜牙門,率牧人劫掠郡縣繫囚,合軍以應之,屯于平石。桑自號大將軍,進軍攻鄴,以勒為前鋒都尉。攻鄴,克之。

尋為晉將苟晞所敗。

勒往從劉淵,拜為輔漢將軍、平晉王。劉聰立,以勒為征東大將軍、并州刺史、汲郡公。劉粲攻洛陽,勒留長史刁膺統步卒九萬,徙輜重於重門,率輕騎二萬會粲于太陽,大敗晉監軍裴邈于澠池,遂至洛川。勒出成皋,圍晉陳留太守王贊于倉垣,為贊所敗。屯文石津,將北攻晉幽州刺史王浚。會浚將王甲始率遼西鮮卑萬餘騎敗劉聰安北大將軍趙固于津北,勒乃燒船棄營,引軍向柏門,迎重門輜重,合于石門而濟。南攻晉豫州刺史馮嵩于陳郡,不克,進攻襄城太守崔廣于繁昌,斬之。

先是,雍州流民王如、侯脫、嚴嶷等,起兵江淮間,受劉淵官位。聞勒之來也,懼,遣眾一萬拒于襄城,勒擊敗之,盡俘其眾。勒至南陽,屯于宛之北山。王如遣使通好。勒進攻宛,克之,斬侯脫,降嚴嶷,盡並其眾。南至襄陽,攻克江西三十餘壘,有據江漢之志。勒右長史張賓以為不可,引軍而北。

晉太傅、東海王越率洛陽之眾二十餘萬討勒。越薨于軍,軍人推太尉王衍為主,率眾而東。勒追擊,破之於苦縣。勒分騎圍而射之,相登如山,殺王衍及晉襄陽王范等十餘萬人。越世子毗聞越薨,出自洛陽,從者傾城。勒逆毗于洧倉,破之,執毗及晉宗室二十六王並諸卿士,皆殺之。

與王彌、劉曜攻陷洛陽,歸功彌曜。遂出不轅,執晉大將軍苟晞于蒙城,以為左司馬。劉聰授勒鎮軍大將軍、幽州牧,領并州刺史。用張賓之計,自當南葛陂北都襄國。襲幽州,擒王浚,殺之。

劉聰加勒陝東伯,得專征伐,封拜刺史、將軍、守宰、列侯,歲盡集上。

及劉粲為勒準所殺,勒率眾赴平陽。曜稱尊號,授勒大司馬、大將軍,加九錫,增封十郡,並前十三郡,進為趙公。勒至平陽,靳明出與勒戰,勒大破之,遣兼左長史王修、主簿劉茂獻捷于曜。明率平陽之眾奔曜,曜西如粟邑。勒焚平陽宮室,置戍而歸,徙渾儀樂器于襄國。曜遣使授勒太宰,領大將軍;進爵趙王,增封七郡,並前二十郡;出入警蹕,冕十有二旒,乘金根車,駕六馬,如魏武輔漢故事。王修舍人曹平樂留仕曜朝,言于曜曰:「大司馬遣修等來,外表至虔,內覘強弱。」

曜實殘弊,懼修宣之,大怒,追還策命而斬王修。劉茂逃歸,言修死狀。勒大怒,誅曹平樂父兄,夷其三族。又知追亭太宰、趙王之授,怒曰:「帝王之起,復何常也?趙王、趙帝,孤自取之,名號大小,豈爾所節乎!」勒乃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趙王,以二十四郡為趙國,號為趙元克年,平文三年也。

勒遣使求和,請為兄弟,斬其使以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