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魏書 下    P 445


作者:魏收
頁數:445 / 623
類別:歷史

 

魏書 下

作者:魏收
第445,共623。
自是朝會,常僭天子禮樂,以饗群臣。烈帝元年,勒又遣使求和,帝許之。

二年,勒僭稱皇帝,置百官,年號建平。雖都襄國,又營鄴宮,作者數十萬從,兼以晝夜。五年,勒死,子大雅僭立。


大雅,名犯顯祖廟諱。大雅立,號年延熙。石虎廢大雅為海陽王而僭立,尋殺之。

虎,字季龍,勒之從子也。祖曰匐邪,父曰寇覓。寇覓有七子,虎第四。勒父幼而子之,故或謂之為勒弟也。晉永興中,與勒相失。永嘉五年,劉琨送勒母王氏及虎于葛陂,時年十七矣。性殘忍,遊獵無度,能左右射,好以彈彈人,軍中甚患之。

勒白母曰:「此兒凶暴無賴,使軍人殺之,聲名可惜,宜自除也。」

王曰:「快牛為犢子時,多能破車。為復小忍,勿卻之。」

至年十八,身長七尺五寸,弓馬迅捷,勇冠當時。將佐親戚,莫不敬憚,勒深嘉之。

而酷害過差,軍中有壯健與己齊者,因獵戲謔,輒殺之。

至于降城陷壘,不復斷別善惡,坑斬士女,鮮有遺類。禦眾嚴整,莫敢犯者,指授攻討,所向無前。故勒寵信彌隆,仗以專征之任。

劉聰以虎為魏郡太守,鎮鄴三台;又封繁陽侯,食邑三千戶。勒為趙王,以虎為車騎將軍,加侍中、開府,進封中山公。勒稱尊號,為太尉、守尚書令,封中山王,食邑萬戶。

勒死,虎擅誅右光祿大夫程遐、中書令徐光,遣子邃率兵入大雅宮,直衛文武皆奔散。大雅大懼,自陳弱劣,讓位於虎。虎曰:「若其不堪,天下自當有大義,何足豫論。」


遂逼立之。

虎自為丞相、魏王。虎以勒文武舊臣,皆補丞相閒任,其府僚舊昵,悉居台省禁要。改勒太子宮曰崇訓宮,徙勒妻劉氏已下居之,簡其美淑及車馬服禦,皆歸虎第。劉氏謂其彭城王石堪曰:「丞相便相凌蹈,恐國祚之滅不復久矣。真可謂養虎自殘者也。王將何以圖之?」堪曰:「先帝舊臣,皆以斥外,眾旅不復由人,宮殿之中,亡所厝計。臣請出奔兗州,據廩丘,扶南陽王恢為盟主,宣太后詔于諸牧守、征鎮,令各率義兵財討惡逆,蔑不濟也。」

劉氏然之。

既而,堪計不果,虎灸而殺之,又殺劉氏。石生先鎮長安,石朗鎮洛陽,並起兵討虎,為虎所滅。

虎遂自立為大趙王,號年建武,自襄國徙居于鄴。乃殺大雅及其母程氏,並大雅諸弟。初,虎衣袞冕,將祀南郊,照鏡無首,大恐怖,不敢稱皇帝,乃自貶為王。使其太子邃省可尚書奏事,唯選牧守、祀郊廟、征伐、刑斷,乃親覽之。

虎又改稱大趙天王。邃以事呈之,恚曰:「此小事,何足呈也!」時有所問,復怒曰:「何以不呈!」誚責杖捶,月至再三。邃甚慍恨,私謂中庶子李顏等曰:「官家難稱,吾欲行冒頓之事,卿從我乎?」顏等狀不敢對。虎聞而大怒,殺邃及其男女二十六人,一棺埋之,誅其宮臣支黨二百餘人。立次子宣為太子。

虎于鄴起台四十餘所,營長安、洛陽二宮,作者四十餘萬人。又欲自鄴起閣道,至于襄國。敕河南四州具南師之備,並、朔、秦、雍嚴西討之資,青、冀、幽州三五發卒。諸州造甲者五十萬人。擾役黎元,民庶失業,得農桑者十室而三。船伕十七萬人,為水所沒,為虎所害,三分而一。課責征士,五人車一乘、牛二頭、米各十五斛、絹十匹。諸役調有不辦者,皆以斬論。窮民率多鬻子以充軍制,而猶不足者,乃自經于道路。死者相望,猶求發無己。太武殿成,圖畫忠臣、孝子、烈士、貞女,皆變為胡狀,頭縮入肩。虎大惡之。

遣司虞中郎將賈霸率工匠四千,于東平岡山造獵車千乘,轅長三丈,高一丈八尺,置高一丈七尺;格虎車四十乘,立行樓二層于其上。南至滎陽,東極陽都,使御史監司。其中禽獸,民有犯者罪至大闢。御史因之,擅作威福,民有美女、好牛馬,求之不得,便誣以犯獸論,民死者相繼,海岱、河濟之間,民無寧志矣。又發民牛二萬餘頭,配朔州牧官。增內官二十四等,東宮十二等,諸公侯七十餘國,皆為置女官九等。先是,大發民女二十已下、十三已上三萬餘人,為三等之第,以分配之。

郡縣有希旨,務于美淑,奪人婦者九千餘人。民妻有美色,豪勢因而脅之,率多自殺。太子、諸公私令采發者,亦垂一萬。

建國九年,虎遣使朝貢。

虎使其太子宣及宣弟秦公韜遞日省可尚書奏事。宣惡韜侔己,謂嬖人楊柯、牟成等曰:「汝等殺韜,吾入西宮,當以韜之國邑分封汝等。韜既死,上必親臨,因行大事,亡不濟矣。」

柯等許諾,乃夜入韜第而殺之。

虎將出臨韜喪,其司空李農諫,乃止。翌日,有人告之,虎大怒,以鐵鈈穿宣頷而鎖之,作數斗木槽,和以羹飯,以豬狗法食之。

取害韜刀仗,舐其上血,號叫之聲,震動宮殿。積柴城北,樹標其上,標末置鹿盧,穿之以繩。送宣于標所,使韜所親宦者郝雅、劉靈拔其發,抽其舌,以繩貫其頷,鹿絞上之。

劉霸斷其手足,斫眼潰腹,如韜之傷。四面縱火,煙焰際天,虎從昭儀已下數千人,登中台以觀之。

火滅,取灰分置諸門交道中。殺其妻子二十九人,誅其四率已下三百人,、宦者五十人,皆車裂、節解,棄之漳水。洿其東宮,以養豬牛。

十二年,虎自稱皇帝,號年太寧。

虎死,少子世僭立。虎養孫閔殺世,以世兄遵為主。遵以閔為大將軍輔政。遵立七日,大風、雷震、晝昏,火水俱下,災其太武殿,延及宮內府庫,至于閶闔門。火月餘乃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