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上    P 6

作者:蒲松齡
頁數:6 / 170
類別:古典小說

 

(22)汗促氣逆,汗直冒,氣直喘。促,急。逆,不順。


(23)晨鐘:這裡指寺廟裡清晨的鐘聲。鐘,佛教法器。《百丈清規。法器章》:「大鐘,叢林號令資始也。曉擊則破長夜警睡眠,暮擊則覺昏衢疏冥昧。」

(24)邑宰:指知縣。

(25)質驗,質證查驗;即問取證詞,查驗屍身。

(26)身:《爾雅。釋詁下》:「身,我也。」

(27)「宰與」二句:知縣發給他證明文書,並贈送盤費,使其回家。賫(jī鷄),以物送人。

噴水

萊陽宋玉叔先生為部曹時(1) ,所僦第(2) ,甚荒落。一夜,二婢奉太夫人宿廳上(3) ,聞院內撲撲有聲,如縫工之噴水者。太夫人促婢起,穴窗窺視(4) ,見一老嫗,短身駝背,白髮如帚,冠一髻,長二尺許,周院環走,疏急作鶴步(5),行且噴,水出不窮。婢愕返白。太夫人亦驚起,兩婢扶窗下聚觀之。嫗忽逼窗,直噴櫺內;窗紙破裂,三人俱仆,而家人不之知也。東曦既上(6) ,家人畢集,叩門不應,方駭。撬扉入,見一主二婢,駢死一室(7)。一婢鬲下猶溫(8)。扶灌之,移時而醒,乃述所見。先生至,哀憤欲死。細窮沒處,掘深三尺餘,漸露白髮;又掘之,得一屍,如所見狀,面肥腫如生。

令擊之,骨肉皆爛,皮內盡清水。

【註釋】

(1) 宋玉叔:即來琬。宋琬(16141673),字玉叔,號荔裳,萊陽(今山東萊陽)人。清初著名詩人,與施閏章齊名,時稱「南施北宋」。有《安雅堂集》。宋琬為順洽四年(1647)進士,授戶部河南司主事,調吏部稽勛司郎中,後遷浙江、四川按察使。詳見《清史稿。文苑傳》。主事、郎中均為內閣各部的屬宮,即「部曹」。「為部曹時」,指宋琬在京期間。

(2) 所僦(jiù就)第:租賃的宅第。


(3) 太夫人:漢代稱列侯之母為太夫人。後泛稱官僚豪紳之母。此指宋母。

(4) 穴窗:在窗紙上戳個洞。

(5) 疏急作鶴步:大步急行如鶴。(6) 東曦(x ī希):猶朝日。曦,日光。

(7) 駢(pián )死:同死。駢,並,相挨。(8) 鬲下:胸腹之間,指胸口。

鬲,同「膈」。

瞳人語

長安士方棟(1) ,頗有才名,而佻脫不持儀節(2)。每陌上見游女(3) ,輒輕薄尾綴之(4)。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見一小車,朱茀綉幰(5) ;青衣數輩(6) ,款段以從(7)。內一婢,乘小駟(8) ,容光絶美。稍稍近覘之,見車幔洞開,內坐二八女郎,紅妝艷麗,尤生平所未睹。目炫神奪,瞻戀弗舍,或先或後,從馳數里。忽聞女郎呼婢近車側,曰:「為我垂簾下。何處風狂兒郎,頻來窺瞻!」婢乃下簾,怒顧生曰:「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婦歸寧(9) ,非同田舍娘子(10),放教秀才胡覷(11)!」言已,掬轍土颺生。

生眯目不可開。才一拭視,而車馬已渺。驚疑而返。覺目終不快。倩人啟瞼撥視,則睛上生小翳(12);經宿益劇,淚籟籟不得止;翳漸大,數日厚如錢;右睛起旋螺,百藥無效。懊悶欲絶,頗思自懺悔。聞《光明經》能解厄(13)。 持一卷,浼人教誦(14)。 初猶煩躁,久漸自安。旦晚無事,惟趺坐捻珠(15)。 持之一年,萬緣俱淨(16)。 忽聞左目中小語如蠅,曰:「黑漆似,叵耐殺人(17)!」右目中應云:「可同小遨遊,出此悶氣。」漸覺兩鼻中蠕蠕作癢,似有物出,離孔而去。久之乃返,復自鼻入眶中。又言曰:「許時不窺園亭,珍珠蘭遽枯瘠死(18)!」

生素喜香蘭,園中多種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問。忽聞此言,遽問妻:「蘭花何使憔悴死?」妻詰其所自知,因告之故。妻趨驗之,花果槁矣。大異之。靜匿房中以俟之,見有小人自生鼻內出,大不及豆,營營然竟出門去(19)。漸遠,遂迷所在。俄,連臂歸,飛上面,如蜂蟻之投穴者。如此二三日。又聞左言曰:「隧道迂(20),還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啟門。」右應云:「我壁子厚,大不易。」左曰:「我試闢,得與而俱(21)。 」遂覺左眶內隱似抓裂。有頃,開視,豁見幾物。喜告妻。妻審之,則脂膜破小竅,黑晴熒熒,如劈椒(22)。 越一宿,幛盡消。

細視,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兩瞳人合居一眶矣。生雖一目眇,而較之雙目者,殊更了了(23)。 由是益自檢束(24),鄉中稱盛德焉(25)。 異史氏曰(26):「鄉有士人,偕二友于途,遙見少婦控驢出其前,戲而吟曰:」有美人兮(27)!『顧二友曰:「驅之!』相與笑騁。俄。追及,乃其子婦。心赧氣喪,默不復語。友偽為不知也者,評騭殊褻(28)。 士人忸怩(29),吃吃而言曰(30):」

此長男婦也。‘各隱笑而罷。輕薄者往往自侮,良可笑也。至于眯目失明,又鬼神之慘報矣。芙蓉城主,不知何神,豈菩薩現身耶(31)?然小郎君生辟門戶,鬼神雖惡,亦何嘗不許人自新哉。“

【註釋】

(1) 長安:即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為漢、唐都城,因在舊時文學作品中常以長安代指國都。

(2) 佻(tiǎo 挑)脫不持儀節:行為輕佻,不守禮節。佻脫,輕佻,輕率。

持,守。儀節,禮儀。

(3) 陌(m ò末)上:本指田間小路;南北叫「阡」,東西稱「陌」。這裡指郊野路上。

(4) 尾綴:猶尾隨;在後緊跟。

(5) 朱茀(f ú俘)綉幰(xiǎn 顯),大紅車簾,繡花車帷。舊時女子乘車,車篷前後掛帘遮蔽,叫「茀」。幰,車上的障幔。

(6) 青衣:古時地位低賤者的服裝。婢女多穿青衣,因以代稱婢女。

(7) 款段,款段馬,行動遲緩之馬。此指騎馬慢行。《後漢書。馬援傳》:「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澤車,禦款段馬……」《注》:「款,猶緩也,言形段遲緩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