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丈夫》    P 10


作者:沈從文
頁數:10 / 17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丈夫》

作者:沈從文
第10,共17。
  他以為水保當真是懂的,什麼也說到了,甚至於希望明年來一個小寶寶,這樣只合宜於同自己的媳婦睡到一個枕頭上商量的話也說到了。年青人毫無拘束的還加上許多粗話蠢話。說了半天,水保起身要走了,他才記起問客人貴姓。
  「大爺,您貴姓?留一個片子到這裡,我好回話。」
  「不用不用。你只告她有這麼一個大個兒到過船上,穿這樣大靴子。告她晚上不要接客,我要來。」
  「不要接客,您要來?」

  「就是這樣說,我一定要來的。我還要請你喝酒。我們是朋友。」
  「我們是朋友,是朋友。」
  水保用他那大而肥厚的手掌,拍了一下年青人的肩膊,從船頭上岸,走到別一個船上去了。
  在水保走後,年青人就一面等候一面猜想這個大漢子是誰。他還是第一次同這樣尊貴的人物談話。他不會忘記這很好的印象的。人家今天不僅是同他談話,還喊他做朋友,答應請他喝酒!他猜想這人一定是老七的「熟客」。他猜想老七一定得了這人許多錢。 他忽然覺得愉快,感到要唱一個歌了,就輕輕的唱了一首山歌。用四溪人體裁,他唱得是「水漲了,鯉魚上梁,大的有大草鞋那麼大,小的有小草鞋那麼小。」
  但是等了一會還不見老七回來,一個鬼也不回來,他又想起那大漢子的丰采言談了。 他記起那一雙靴子,閃閃發光,以為不是極好的山柿油塗到上面,是不會如此體面好看的。他記起那黃而發沉的戒子,說不分明那將值多少錢,一點不明白那寶貝為什麼如此可愛。他記起那偉人點頭同發言,一個督撫的派頭,一個軍長的身份——這是老七的財神!他於是又唱了一首歌。用楊村人不莊重口吻,唱得是「山坳的團總燒炭,山腳的地保爬灰;爬灰紅薯才肥,燒炭臉龐發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