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丈夫》    P 15


作者:沈從文
頁數:15 / 17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丈夫》

作者:沈從文
第15,共17。
  正感到一種侮辱的大娘,悄悄爬過去,男子還不大分明是什麼事情,問大娘:
  「什麼事情?」
  「營上的副爺,醉了,像貓,等一會兒就得走。」
  「要走才行。我忘記告你們了,今天有一個大方臉人來,好像大官,吩咐過我,他晚上要來,不許留客。」

  「是腳上穿大皮靴子,說話象打鑼麼?」
  「是的,是的。他手上還有一個大金戒子。」
  「那是老七乾爹。他今早上來過了麼?」
  「來過的。他說了半天話才走,吃過些干栗子。」

  「他說些什麼?」
  「他說一定要來,一定莫留客,……還說一定要請我喝酒。」
  大娘想想,來做什麼?難道是水保自己要來歇夜?難道是老對老,水保注意到……想不通,一個老鴇雖一切醜事做成習慣,什麼也不至於紅臉,但被人說到「不中吃」時,是多少感到一種羞辱的。她悄悄的回到前艙,看前艙新事情不成樣子,扁了扁癟嘴,罵了一聲豬狗,終歸又轉到後艙來了。
  「怎麼?」
  「不怎麼。」
  「怎麼,他們走了?」
  「不怎麼,他們睡了。」
  「睡了?」
  大娘雖不看清楚這時男子的臉色,但她很懂這語氣,就說:「姐夫,你難得上城來,我們可以上岸玩去。今夜三元宮夜戲,我請你坐高檯子,是『秋胡三戲結髮妻』。」
  男子搖頭不語。
  兵士胡鬧一陣走後,五多大娘老七都在前艙燈光下說笑,說那兵士的醉態。男子留在後艙不出來。大娘到門邊喊過了二次,不答應,不明白這脾氣從什麼地方發生。大娘回頭就來檢查那四張票子的花紋,因為她已經認得出票子的真假了。
  票子倒是真的,她在燈光下指點給老七看那些記號,那些花,且放到鼻子上嗅嗅,說這個一定是清真館子裡找出來的,因為有牛油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