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中    P 9

作者:蒲松齡
頁數:9 / 160
類別:古典小說

 

畢求贈言。曰:「盛氣平,過自寡。」遂起,捉手曰:「君送我行。」至裡許,灑涕分手,曰:「彼此有志,未必無會期也。」乃去。


康熙二十一年臘月十九日,畢子與余抵足綽然堂(25),細述其異。余曰:「有狐若此,則聊齋之筆墨有光榮矣。」遂志之。

【註釋】

(1)畢怡庵:蒲松齡曾長期在淄川兩鋪畢阮有家坐館;畢怡庵當是華際有

的族人。

(2) 倜儻不群:豪爽灑脫,不同凡俗。

(3) 刺史公:刺史,清代用作「知州」的別稱。按淄川華際有曾任揚州府通州知州,家有石隱園、綽然堂、效樊堂諸勝。此處的「刺史公」當指畢際有。別業:別墅。

(4) 青鳳傳:指《聊齋誌異。青鳳》。

(5) 寖暮:將暮。寖,同「浸」,漸。

(6) 年逾不惑:年紀超過四十。不惑,代指四十歲,《論語。為政》:「四十而不惑。」

(7) 侍巾櫛(zhì志):侍奉梳洗;指充當侍妾。櫛,梳髮。

(8)夙緣:注定的緣分。緣,據鑄雪齋抄本,原作「宿」。

(9) 留止:留宿。止,棲止。

(10)破瓜:《通俗編。婦女》:「俗以女子破身為破瓜,非也。瓜字破之為二八字,言其二八十六歲也。」此處,指少女已婚。《藝文類聚》四三《情人歌》:「碧玉破瓜時,郎為情顛倒。」

(11 )相撲為戲:這裡指相互打閙着玩耍。「相撲」之名始見于宋代《夢粱錄》,它是從秦漢角觝技藝中分出的一個體育運勸項目。

(12)僬僥國:古代傳說中的矮人國。《史記。孔子世家》:「僬僥氏三尺,短之至也。」又謂長一尺五寸,見《列子。湯問》。

(13)直爾憨跳:竟然如此胡閙。憨跳,傻閙。

(14)合尊促坐:舉杯酬酢,相偎而坐。語出左思《蜀都賦》:「合尊促席,引滿相罰。」合,聚。尊,酒器。促坐,近坐,古時席地而坐,坐近稱「促席」或「促坐」。


(15)雛發未燥:猶言胎毛未乾,謂其稚氣未消。

(16)鈞:古代重量單位,三十斤曰一「鈞」。

(17)髻子:舊時婦女的假髮髻。勸,據鑄雪齋抄本,原作「歡」。

(18)升:量酒單位。後文之「鬥」,指酒器,也指量酒的單位。

(19)羅襪:指綉鞋。曹植《洛神賦》:「陵波微步,羅襪生塵。」

(20)胸無宿物:指心裡藏不住事兒。宿,舊。

(21)兀坐:獨自端坐!獃坐。兀,茫然無所知的樣子。

(22)聊齋,蒲松齡的書齋名,這裡指代蒲松齡。

(23)西王母:神話人物。《山海經》說她是虎齒、蓬首、善嘯的怪物。

在以後的神話傳說中,則逐漸把她塑造成為一位容貌絶世的女神。小說、戲曲稱她為「瑤池金母」,每逢蟠桃熟時大開壽宴,諸仙都來為她上壽,把她當長生不老的象徵。花鳥使:唐天寶年間,曾挑選風流艷麗的宮女,叫她們照料宴會,名曰「花鳥使」。見《天中記》。這裡指侍奉兩王母壽筵的仙女。

(24)姊行(h áng航):姐輩。行,行輩。

(25)抵足:兩人同榻,足相接而眠。

布客

長清某(1) ,販布為業,客于泰安。聞有術人工星命之學(2) ,詣問休咎(3).術人推之曰:「運數大惡,可速歸。」某懼,囊資北下。途中遇一短衣人,似是隷胥。漸漬與語(4) ,遂相知悅。屢市餐飲,呼與共啜。短衣人甚德之。某問所幹營(5) ,答言:「將適長清,有所勾致(6).」問為何人,短衣人出牒,示令自審:第一即己姓名。駭曰:「何事見勾?」短衣人曰:「我非生人,乃蒿裡山東叫司隷役(7).想子壽數盡矣。」某出涕求救。鬼曰:「不能。然牒上名多。拘集尚需時日。子速歸,處置後事,我最後相招,此即所以報交好耳。」無何,至河際,斷絶橋樑,行人艱涉。鬼曰:「子行死矣,一文亦將不去。請即建橋,利行人;雖頗煩費,然于子未必無小益。」某然之。

某歸(8) ,告妻子作周身具(9).尅日鳩工建橋(10). 久之,鬼竟不至。

心竊疑之。一日,鬼忽來曰:「我已以建橋事上報城隍,轉達冥司矣,謂此一節可延壽命。今牒名已除,敬以報命(11). 」某喜感謝。後再至泰山,不忘鬼德,敬賫楮錠(12),呼名酹奠。既出,見短衣人匆遽而來曰:「子幾禍我!適司君方蒞事,幸不聞知。不然,奈何!」送之數武,曰:“後勿復來。

倘有事北往,自當遷道過訪。“遂別而去。

【註釋】

(1) 長清:今山東省長清縣。下文「泰安」,今山東省泰安縣。

(2) 工:精通。星命之學術家認為,人的命運常同星宿的位置、運行有關,故把人出生年月日時配以天干地支而成「八字」,按天星運數,附會人事,推算人的命運。這種方術稱為「星命之學」。

(3) 休咎:猶言吉凶。

(4) 漸漬(z ì字):猶浸潤,這裡是逐漸的意思。

(5) 干營:辦事。

(6) 勾致:捉拿、拘捕。

(7) 蒿裡山:蒿裡山本名高裡山,在城西南三里。山有十殿閻君,掌管人世間的生死禍福。東四司:十殿閻君下屬七十五司,東四司疑指主管生死輪迴的諸司。見《泰安縣誌》卷七及《岱覽。岱麓諸山》。

(8) 歸:回到家中。

(9) 周身具:指棺槨等葬具。

(10)尅日:也作「刻日」,定期,尅,通「刻」。鳩工:鳩集工人。

(11)報命:覆命。

(12)賫(j ī鷄):攜帶。楮錠:紙錢,紙錁。

農人

有農人蕓于山下(1) ,婦以陶器為餉(2).食已,置器壟畔。向暮視之,器中余粥盡空。如是者屢。心疑之,因睨注以覘之(3).有狐來,探首器中。

農人荷鋤潛往,力擊之。狐驚竄走。器囊頭(4) ,苦不得脫;狐顛蹶,觸器碎落,出首,見農人,審益急,越山而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