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中    P 30


作者:蒲松齡
頁數:30 / 160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中

作者:蒲松齡
第30,共160。
「娟娘向彭審顧,似亦錯愕。公子未遑深問,即命行觴。彭問:」『薄■郎曲』猶記之否?“娟娘更駭,目注移時,始度舊曲。

聽其聲,宛似當年中秋時。酒闌,公子命侍客寢。彭捉手曰:「三年之約,今始踐耶?」娟娘曰:「昔日從人泛西湖,飲不數厄,忽若醉。■■間,被一人攜去,置一村中。一僮引妾入;席中三客,君其一焉。後乘舡至西湖,送妾自窗■歸,把手殷殷。每所凝念,謂是幻夢;而綾巾宛在,今猶什襲藏之。」彭告以故,相共嘆吒。娟娘縱體入懷,哽咽而言曰:「仙人已作良媒,君勿以風塵可棄(42),遂舍念此苦海人。」彭曰:「舟中之約,一日未嘗去心。卿倘有意,則瀉囊貨馬,所不惜耳。」詰旦,告公子;又稱賃于別駕(43),


千金削其

籍(44 ),攜之以歸,偶至別業,猶能識當年飲處雲。異史氏云:「馬而人,必其為人而馬者也[45) ;使為馬,正恨其不為人耳。獅象鶴鵬,悉受鞭策,何可謂非神人之仁愛之乎?即訂三年約,亦度苦海也。」

【註釋】

(1)萊州:明清府名,府治在今山東省掖縣。

(2)隱惡:隱匿的惡行、惡德。

(3〕剝啄者:敲門的人。韓愈《剝啄行》:「剝剝啄啄,有客至門。」

剝啄,叩門聲。

(4〕廣陵:舊郡名,治所在今江蘇省揚州市。

(5) 不介而見:沒經人介紹就直接拜見。《文選》李■《運命論》:「不介而自親。」李善註:「介,紹介也。」

(6) 仰與攀談:以仰幕的態度和他交談。

(7) 撓亂其詞:打亂他們的話頭。

(8) 俚歌:民間歌謡。侑飲:勸酒。

(9) 扶風豪士之曲:唐代詩人李白有《抉鳳豪士歌》,讚美扶風豪士意氣相投,情誼深厚。扶風,古郡名,郡治在今陝西鳳翔縣一帶。

(10)韻:指歌唱。蔡邕《彈琴賦》:「繁弦既抑,雅韻乃揚。」

(11 )陽春:古樂曲名。宋玉《對楚王問》:「客有歌于■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陽春」,屬於高級的樂曲,這裡用以對別人歌曲的美稱。報,回答。

(12)掖:扶持。

(13 〕薄■郎:舊時女子對情郎的呢稱,猶言「冤家」。薄■,薄情、負心。


(14 )再反之:再唱一遍。反,重複。

(15)牽馬洗春沼:在春天的沼池洗刷馬匹。

(16 )隨風絮:隨風飄蕩的柳絮,喻遠遊漫無底止。

(17)便是不封侯:指外出覓宮不成。王昌齡《閨怨》:「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18)莫向臨邛去:指不要另覓新歡。孟郊《古離別》:「欲別牽郎衣,郎今到何處?不恨歸來遲,莫向臨邛去。」臨邛,今四川省邛崍縣,漢代文學家司馬相如到臨邛卓王孫家作客,卓女文君夜奔相如,成為夫婦。見《史記。司馬相如列傳》。

(19)串:演奏。

(20)咄(duó奪)嗟:呼吸之間,表示時間倉促。

(21)舡(xiāng香):船。

(22 )棹末:船槳的末端。

(23 〕榜(b àng棒)人:搖船的人。

(24)引:引觴,舉懷;指飲酒。

(25 )請要(y āo 夭)後期:請求約定後會的日期。要,相約。

(26 )「仙乎,仙乎」:《飛燕外傳》:漢成帝皇后趙飛燕曾歌舞歸風送遠之曲,歌酣,「後揚袖曰: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寧忘懷乎?」這裡稱“

仙乎仙乎“,兼有送歸惜別之意。

(27)翔步:安步、閒步的意思。翔,安舒的樣子。

(28)營營:徘徊,周旋。揚雄《校獵賦》:「羽騎營營。」註:「營營,周旋貌。」

(29)振轡:抖動馬繮!指馳馬而行。

(30 )錯囊:全綫綉制的袋子。

(31)蕭索:冷淡;低落。

(32 )調良:馴良。

(33)廄(jiù舊):馬棚。

(34)櫪:馬槽。

(35 〕棧:牲口棚。

(36)湯■(y ì義):稀粥。

(37 )判揚州:為揚州府通判。判,通判,官名,明清時設于各府,分掌糧運及農田水利等享。

(38 )通家:世交。

(39)祗(zhì只)謁:拜見。祗,恭敬。謁,進見。

(40 )突突:形容心跳!謂情緒激動。

(41)盛氣:滿臉怒氣的樣子。排數(shǔ黍):斥責,數落。

(42)風塵:舊指妓女生活,這裡指妓女。

(43)別駕:明清時尊稱「通判」為「別駕」。

(44)削其籍:從樂籍中除掉她的名字;指為娟娘贖身。籍,指樂戶或官妓的名冊。

(45 )為人而馬者:為人行事象畜牲一樣。

堪輿

沂州宋侍郎君楚家(1) ,素尚堪輿(2) ;即閨閣中亦能讀其書(3) ,解其理。

宋公卒,兩公子各立門戶,為父卜兆(4).聞有善青烏之術者[5 ),不憚千里,爭羅致之。於是兩門術士,召致盈百;日日連騎遍郊野,東西分道出入,如兩旅(6).經月餘,各得牛眠地(7) ,此言封侯,彼言拜相[8 )。兄弟兩不相下,因負氣不為謀,並營壽域(9) ,錦棚彩幢(10),兩處俱備。靈輿至岐路(11),兄弟各率其屬以爭,自晨至于日昃(12 ),不能決。賓客盡引去。舁夫凡十易肩,困憊不舉,相與委柩路側。因止不葬,鳩工構廬(13 ),以蔽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