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中    P 33


作者:蒲松齡
頁數:33 / 160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中

作者:蒲松齡
第33,共160。
異史氏曰:「潞子故區[11),其人魂魄毅(12),故其為鬼雄。今有一宮握篆于上[13),必有一二鄙流,鳳承而痔舐之(14). 其方盛也,則竭攫未盡之膏脂,為之具錦屏(15);其將敗也,則驅誅未盡之肢體,為之乞保留(16),官無貪廉,每蒞一任,必有此兩事,赫赫者一日未去(17),則衛■■者不敢不從(18).積習相傳,沿為成規,其亦取笑于潞城之鬼也已!」

【註釋】


(1) 東平:州名。清屬泰安府,治所在今山東東平縣。

2)以教習授潞城令:以教習的資格,被任命為潞城縣令。教習,明清學官,均由進士充任。潞城,縣名,今屬山西省。

(3) 催科尤酷,催徵賦稅,尤為嚴酷。賦稅有法令科條,故稱催科。

(4) 狼籍于庭,謂斃死者的屍體雜列堂下,極言杖斃者之多。狼藉,縱橫散亂。

(5) 橫,橫暴。

(6) 諷:委婉勸責。

(7) 視事:猶言辦公。

(8) 兼攝,兼理。攝,代理。


(9) 顛越貨多:謂殺人掠財甚多。《尚書。康誥》:「殺越人于貨,■不畏死。」孔安國傳,「殺人顛越人,於是以取貨利。」

(10)「卓異」聲起矣,謂「卓異」的政聲便會傳揚開來。明清時每三年對官員舉行一次考績,地方官的考績稱「大計」,由州、縣官上至府、道、司,層層對屬員進行考察,最後送由督、撫核定,報呈吏部:「大計」最好的評語為「卓異」。聲,聲譽。

(11)潞子故區,春秋時潞子封國故地。指潞子嬰兒國,赤狄別族所建,為晉所滅。漢于其故地置路縣,在令山西潞城縣東北。

(12)魂魄毅:精魂剛毅。語出《楚辭。九歌。國殤》。此指被宋國英殘酷殺害的潞人死後猶追索宋命。

(13)握篆:執掌官印。舊時印章多用篆文,因稱宮印為「篆」。

(14)風承而痔舐(zhì試)之:順應官勢極盡逢迎諂媚之能事。風,風從,順風而從。承,逢迎。痔舐,舐癰吮痔,謂諂媚逢迎,卑鄙無恥。詳《勞山道士》注。

(15)「其方盛」三句,謂當其宮勢正盛之時,逢迎者則假其成勢,儘力攫取民脂民膏,為其供置銀屏風。未盡之膏脂,指受縣令盤剝之下殘剩的百姓財物。

膏脂,即脂膏,喻指人民的財物。語見《後漢書。仲長統傳》。具錦屏,供置錦屏。錦屏,銀屏風,即錢銀之屏風。見季益《長干行》。

(16)「其將敗」三句:謂當其將被廢免之時,逢迎者則逼迫受其虐害的百姓,為其向上司乞術留任。驅,驅趕。逼迫,強迫之意。誅未盡之肢體,猶言尚未殺絶的百姓。乞保留,指逢迎者假借民意,為離任官員歌功頌德,向上司遞表輓留;而離任者亦藉此哄抬身價,欺世盜名。

(17)赫赫者:威勢顯赫者,指地方宮。(18)蚩蚩者,狀貌樸厚者,指平民百姓。《詩。衛風。氓、「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馬介甫

楊萬石,大名諸生也[1 )。生平有「季常之懼(2) 」。妻尹氏,奇悍,少迕之,輒以鞭撻從事。楊父年六十餘而鰥,尹以齒奴隷數(3).楊與弟萬鎮常竊餌翁,不敢令婦知。然衣敗絮,恐貽訕笑,不令見客。萬石四十無子,納妾王,旦夕不敢通一語。兄弟候試郡中,見一少年,容服都雅(4).與語,悅之。詢其姓字,白云:「介甫,姓馬。」由此交日密,焚香為昆季之盟(5).既別,約半載,馬忽攜憧仆過楊。值楊翁在門外,曝陽捫虱(6).疑為傭仆,通姓氏使達主人,翁披絮去。或告馬:「此即其翁也。」馬方驚訝,楊兄弟岸幘出迎(7).登堂一揖,便請朝父。萬石辭以偶恙。促坐笑語,不覺向夕。萬石屢言具食(8) ,而終不見至。

兄弟迭互出入(9) ,始有瘦奴持壺酒來。

俄頃引盡(10). 坐伺良久,萬石頻起催呼,額頰間熱汗蒸騰。俄瘦奴以饌具出,脫粟失飪(11),殊不甘旨。食已,萬石草草便去。萬鍾■被來伴客寢(12).馬責之曰:「囊以怕仲高義,遂同盟好。令老父實不溫飽,行道者羞之!」

萬錘泫然曰(13):「在心之情,卒難申致(14). 家門不吉,蹇遭悍嫂(15 ),尊長細弱(16),橫被摧殘。非瀝血之好(17),此醜不敢揚也。」馬駭嘆移時,曰:「我初欲早旦而行,今得此異聞,不可不一目見之。請假閒舍,就便自炊。」萬鍾從其教,即除室為馬安頓。夜深竊饋蔬稻,惟恐婦知。馬會其意,力卻之。

且請楊翁與同食寢。自詣城肆,市布帛,為易袍褲。父子兄弟皆感位。萬鍾有子喜兒,方七歲,夜從翁眠。馬撫之日:「此兒福壽過于其父,但少年孤苦耳(18).」

婦聞老翁安飽,大怒,輒罵,謂馬強預人家事(19). 初惡聲尚在閨闥(20),慚近馬居,以示瑟歌之意(21). 楊兄弟汗體徘徊,不能制止;而馬若弗聞也者,妾王,體妊五月(22),婦始知之,褫衣慘掠(23). 已,乃喚萬石跪受巾幗(24),操鞭逐出。值馬在外,慚■不前。又追逼之,始出。婦亦隨出,叉手頓足,觀者填溢(25). 馬指婦叱日,「去,去!」婦即反奔,若被鬼逐。

褲履俱脫,足纏縈繞于道上(26);徒跣而歸(27),面色灰死。少定,婢進襪履。着已,■啕大哭(28). 家無敢問者。馬曳萬石為解巾幗。萬石聳身定息[29),如恐脫落;馬強脫之。而坐立不寧,猶懼以私脫加罪。探婦哭已,乃敢人,次且而前(30). 婦殊下發一語,這起,入房自寢。萬石意始舒,與弟竊奇焉。家人皆以為異,相聚偶語。婦微有聞,益羞怒,遍撻奴婢。呼妾,妾創劇不能起,婦以為偽,就榻■之,崩注墮胎(31). 萬石於無人處,對馬哀啼。馬慰解之。呼僮具牢饌,更籌再唱(32),不放萬石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