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1


作者:蒲松齡
頁數:11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1,共141。
賈人某,至直隷界(1) ,忽大雨雹(2) ,伏禾中。聞空中云:「此張不量田,勿傷其稼。」賈私意張氏既雲「不良」,何反枯護(3).雹止,人村,訪問其人,且問取名之義。蓋張素封,積粟甚富。每春貧民就貸,償時多寡不校(4) ,悉內之(5) ,未嘗執概取盈(6) ,故名「不量」,非不良也。眾趨田中,見棵穗摧折如麻(7) ,獨張氏諸田無恙。

【註釋】


(1) 直隷:清代直隷省,即今河北省。

(2) 大雨(y ù玉)雹:冰雹下得很大。雨,降。

(3) 祜護:賜福庇護。祜,福。

(4) 不校:不計較。校,通「較」。

(5) 內:通「納」。接受。

(6) 執概取盈:意謂躬操鬥餅,務取足數。概,量取穀物時刮平鬥斛的尺狀工具,俗稱「鬥趟子」。

(7) 稞穗:猶「棵穗」。指禾桿及禾穗。

牧豎

兩牧豎人山至狼穴(1) ,穴有小狼二,謀分捉之。各登一樹,相去數十步。

少頃,大狼至,入穴失子,意甚倉皇(2).豎于樹上扭小狼蹄耳故今嗥;大狼聞聲仰視,怒奔樹下,號且爬抓。其一豎又在彼樹致小狼鳴急;狼輟聲四顧,始望見之,乃舍此趨彼,跑號如前狀。前樹又嗚,又轉奔之。口無停聲,足無停趾,數十往複,奔漸遲,聲漸弱;既而奄奄僵臥(3) ,久之不動。豎下視之,氣已絶矣。今有豪強子(4) ,怒目按劍,若將搏噬(5) ;為所怒者,乃閻扇去(6).豪力盡聲嘶,更無敵者,豈不暢然自雄(7) ?不知此禽獸之威,人故弄之以為戲耳(8).

【註釋】

(1) 牧豎:牧童。豎,僮僕。

(2) 倉皇:慌亂。驚惶失措。

(3) 奄奄:氣息微弱的樣子。(4) 豪強子:強梁霸道的人。

(5) 搏噬:攫而食之。搏,攫取。

(6) 閻扇:關門。扇,指門扇。

(7) 暢然白雄:得意地白命為英雄。

(8) 弄之:捉弄他。


富翁

富翁某,商賈多貸其資。一日出,有少年從馬後,問之,亦假本者(1).翁諾之。既至家(2) ,適幾上有錢數十(3) ,少年即以手疊錢,高下堆壘之(4).翁謝去,竟不與資。或問故,翁曰:「此人必善博(5) ,非端人也(6).所熟之技,不覺形于手足矣。」訪之果然。

【註釋】

(1) 假本:借本錢。

(2) 既至家: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無「家」字。

(3) 適:恰遇。湊巧。

(4) 高下堆壘之:摞成高低不等的幾疊。

(5) 善博:好賭博。

(6) 端人:正派人,規矩人。

王司馬

新城王大司馬霽字鎮北邊時(1) ,常使匠人鑄一大桿刀(2) ,闊盈尺,重百鈎。每按邊(3) ,輒使四人扛之。鹵簿所止(4) ,則置地上,故今北人捉之人力撼不可少動。司馬陰以桐木依樣為刀,寬狹大小無異,貼以銀箔(5) ,時于馬上舞動。諸部落望見,無不震驚。又于邊外埋葦薄為界(6) ,橫斜十餘里。

狀若藩籬,揚言曰:「此吾長城也。」北兵至,悉拔而火之。司馬又置之。

既而三火,乃以炮石伏機其下(7) ,北兵焚薄,藥石盡發,死傷甚眾。既遁去,司馬設薄如前。北兵遙望皆卻走,以故帖服若神。後司馬乞骸歸,塞上復警。

召再起;司馬時年八十有三,力疾陛辭(8).上慰之曰:「但煩卿臥治耳(9).」

於是司馬復至邊。每止處,輒臥幛中(10). 北人聞司馬至,皆不信,因假議和,將驗真偽。啟簾,見司馬但臥(11),皆望榻伏拜,橋舌而退(12).

【註釋】

(1) 「新城王大司馬」句:王象乾,見卷一《四十千》注。鎮北邊:從明代萬曆二十年至天啟、崇幀間,王象乾四度總督宣大、薊遼軍務,力主款撫,邊境以安。史稱「居邊鎮二十年,始終以撫西部成功名」。參康熙《新城縣誌》七本傳。

(2) 大桿刀:長柄大刀。

(3) 按邊:巡視邊防。按,巡行。

(4) 鹵簿:扈從儀仗。漢以前漢帝王駕出用鹵簿,以後下及王公大臣。鹵,護衛所用大盾。簿,謂扈從先後有序,皆載之簿籍。

(5) 銀箔,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銀薄」。銀紙。

(6) 葦薄:葦簾;以繩編蘆葦為之。薄,簾、席。

(7) 炮石:古代炮車用機括發石。中旬謂在炮石下埋以機括和火藥,燃發後殺傷敵人,彷彿後世之地雷。按,此段敘述,康熙《新城縣誌》作「相地穿坎,痊火器植木簽以侍」。

(8) 「後司馬乞骸歸」數句;天啟中,王象乾以繼母艱去官。天啟七年,明思宗即位,象乾即家以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總督宣大行邊。次年(即崇幀元年)春陛辭赴任,時年八十三歲。事竟,復以疾乞休。祟幀三年,卒於家,年八十五。見同上。

(9) 煩卿臥治:意謂借助重望,不芳而治。臥治,安臥治享,即不勞而洽。

語出《史記。汲黯列傳》。

(10)樟:通「帳」。指軍中營帳。

(11)但臥:但然高臥。安臥。

(12)橋(jiǎo 矯)舌:翹舌不能出聲。形容驚訝或畏懼。

岳神

揚州提同知(1) ,夜夢岳神召之(2) ,詞色憤怒。仰見一人侍神側,少為緩頰。醒而惡之。早詣岳廟,默作祈禳。既出,見藥肆一人,絶肖所見,問之,知為醫生。及歸,暴病。特遣人聘之。至則出方為劑,暮服之,中夜而卒。或言:閻羅王與東嶽天子,日遣侍者男女十萬八千眾(3) ,分佈天下作巫醫(4) ,名「勾魂使者」(5).用藥者不可不察也!

【註釋】

(1) 同知:府州佐武官,此指府同知。

(2) 岳神:即下文「東嶽天子」,指泰山神「東嶽天齊仁聖大帝」。傳說主宰人之生死,為百鬼之主帥。參卷一《鷹虎神》「東嶽廟」注。

(3) 侍者:指供神役使的鬼卒。

(4) 巫醫:巫師和醫師。古代巫與醫相通,故常因類連稱。

(5) 勾魂使者:追掇罪人靈魂的差役(鬼卒)。

小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