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3


作者:蒲松齡
頁數:13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3,共141。
經六七年,絶無音問。忽四鄉瘟疫流行,死者甚眾,一婢病三日死。王念曩囑,頗以關心。是日與客飲,大醉而睡。既醒,聞鷄鳴,急起至堤頭,見燈光閃爍,適已過去。急追之,止隔百步許,愈追愈遠,漸不可見,懊恨而返。數日暴病,尋卒。王族多無賴,共憑凌其孤寡(49),田禾樹木,公然伐取,家日凌替(50).逾歲,保兒又殤,一家更無所主。族人益橫,割裂田產,廄中牛馬俱空;又欲瓜分第宅,以妾居故,遂將數人來,強奪鬻之。妾戀幼女,母子環泣,慘動鄰里。方危難間,俄聞門外有肩輿人,共覘,則女引小郎自車中出。四顧人紛如市,問:「此何人?」妾哭訴其由。女顏色慘變,便喚從來仆役,關門下鑰。眾欲抗拒,而手足若痿(51),女令一一收縛,系諸廊柱,日與薄粥三匝。即遣老仆奔告黃公,然後入室哀位。泣已,謂妾曰:「此天數也。已期前月來,適以母病耽延,遂至于今。不謂轉盼間已成丘墟(52)!」問舊時婢媼,則皆被族人掠去,又益欷歔.越日,婢仆聞女至,皆自遁歸,相見無不流涕。所摯族人,共噪兒非慕貞體胤(53),女亦不置辨。

既而黃公至,女引兒出迎。黃握兒臂,便捋左袂,見朱記宛然,因袒示眾人,以證其確。乃細審失物,登簿記名,親詣邑令。令拘無賴輩,各答四十,械禁嚴追(54);不數日,田地馬牛,悉歸故上。黃將歸,女引兒位拜日:「妾非世間人,叔父所知也。令以此子委叔父矣(55). 」黃曰:「老夫一息尚在,無不為區處(56).」黃去,女盤查就緒,托兒于妾,乃具饌為夫祭掃(57),半日不返。視之,則杯誤猶陳,而人杳矣。異史氏曰:「不絶人嗣者,人亦不絶其嗣,此人也而實夭也(58).至座有良朋,車裘可共;迨宿莽既滋,妻子陵夷,則車中人望望然去之矣(59).死友而不忍忘,感恩而思所報,獨何人哉!狐乎!倘爾多財,吾為爾宰(60). 」


【註釋】

(1) 蒙陰:縣名,明清屬山東省青州府。王慕貞,未詳。

(2) 斡(W ō握)旋:扭轉;調解。

(3) 鬼之餒:此從青柯享刻本,底本作「兒之餒」。鬼魂挨餓。指無後嗣,祭享無人。《左傳。宣公四年》:「鬼猶求食,若敖氏之鬼不其餒而。」

(4) 趨避:指趨吉避凶。

(5) 昏督(m ào 冒):昏亂;神智不清。瞀,紊亂,錯亂。

(6) 惡囂:厭惡喧閙。

(7) 今訣矣: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今決矣」。訣,訣別。

(8) 薄命人:王妻自稱,意謂自己福運單薄。無所出:謂未曾生育。

(9) 不已褻乎:豈不太褻瀆神明麼。已,太,過分。

(10)小梅事我年餘: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無「小梅」二字。

(11)相忘形骸:此從青柯亭本,底本作「相忘形體」。謂二人相得,不分彼此。形骸,軀體。

(12)靈幃:靈樟。遮隔靈床的帳慢。

(13)啜泣:飲位,抽泣。

(14)縗(cuī崔)服:服喪三年者之服:白衣,胸前披麻。

(15)扶掖:自肋下攙抉。

(16)亡室:亡妻。

(17)朝謁,拜見。

(18)靦(miǎn 免)然:羞慚貌。

(19)北堂:堂屋;正房。


(20)婢惰奴偷:奴婢們懈怠苟且。偷,苟且,偷懶。《大戴禮。盛德》:「無度量則小者偷墮,大者復靡,而不知足。」

(21)參:參拜。

(22)肅肅:恭敬貌。又嚴整貌。

(23)洗心,洗滌邪惡之心;猶言改過自新。

(24)愆(qiān 千)尤:過失,罪過。

(25)悚(s ǒng聳)惕:惶恐戒懼。

(26)排撥,安排指揮。

(27)井井:有條不紊的樣子。

(28)經紀:經管。

(29)諄囑:懇切囑託。

(30)年伯,對於與父同年登科者的尊稱。明清泛稱父輩友人。

(31)秦晉之盟,春秋時秦、晉兩國世為婚姻,後因以「秦晉」稱兩姓聯姻之好。

(32)沂水黃太仆:未詳,疑出虛構。

(33)父執:父親的摯友。泛指父輩至交。

(34)遜謝:謙遜推辭。

(35)助妝:贈助妝奩之費;指贈送婚禮賀儀。

(36)起居:日常生活。

(37)正直之神:古人認為神有聰明正直而始終如一的品格。《左傳。莊公三十一年》:「史囂曰:神,聰明正直而壹者也。」

(38)所自:來歷。

(39)研窮:猶言追根究底。

(40)殃咎:災患。

(41)禦下常寬對待下人常很寬容。禦,駕馭,對待。

(42)神道:神術或神意。

(43)連籲:阡陌相連;謂地產增多。

(44)彌月:指嬰兒出生滿月之慶。

(45)窒(m ào 冒):年高。《禮記。曲禮》:「八十、九十曰耄。」

(46)展叩:相見叩謝。

(47)晦運:不吉利的命運。

(48)要當:一定要。

(49)憑凌:侵奪。

(50)凌替:衰落。

(51)倭(w ěi 委):筋肉痿縮,偏枯之疾。此謂癱軟無力。

(52)轉盼間:猶轉眼間。形容短暫。

(53)體胤:親生骨肉。胤,嗣。

(54)械禁:桎梏手足而禁閉之。

(55)委:委託。遺累。

(56)區處:安排料理。

(57)祭掃:致祭,掃墓。

(58)「此人」句:意謂上述情況雖屬人事,實由天意。

(59)「至座有良朋」五句:分別刻畫主人盛時和衰後朋友的不同態度。

座有良朋,即李邕所謂「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車裘可共,即子路所謂「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二句寫主人家勢盛時,有美酒車裘供客,朋友亦樂與共享富貴。「迨宿莽既滋」以下三句,則寫主人死後,家勢衰落,昔日朋友不僅莫肯顧恤遺屬,抑且去之惟恐不遠、不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