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32


作者:蒲松齡
頁數:32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32,共141。
或議留女居孟第,撫其孤;女不肯。扁其戶,使媼抱烏頭,從與俱歸,另舍之。凡烏頭日用所需,輒同嫗啟戶出粟,為之營辦;己錙銖無所沾染,抱子食貧(13),一如曩日。積數年,烏頭漸長,為延師教讀;已子則使學操作。嫗勸使並讀,女曰:「烏頭之費,其所自有;我耗人之財以教己子,此心何以自明?」又數年,為烏頭積粟數百石,乃聘于名族,治其第宅,析今歸。烏頭位要同居(14),女乃從之;然紡績如故。烏頭夫婦奪其具,女曰:「我母子坐食,心何安矣。」遂早暮為之紀理,使其子巡行阡陌(15),若為傭然。烏頭夫妻有小過,輒斥譴不少貸(16);稍不梭(17),則怫然欲去(18). 夫妻跪道悔詞,始止。未幾,烏頭入泮,又辭欲歸。烏頭不可,捐聘幣(19),為穆子完婚。女乃析子今歸。烏頭留之不得,陰使人于近村為市恆產百畝而後遣之。

後女疾求歸。烏頭不聽。病益篤,囑曰:「必以我歸葬(20)!」烏頭諾。


既卒,陰以金啗穆子,俾合葬于孟。及期,棺重,三十人不能舉。穆子忽仆,七竅血出(21). 自言曰:「不肖兒(22),何得遂賣汝母!」烏頭懼,拜祝之,始愈。乃復停數日,修治穆墓已,始合厝之(23). 異史氏曰:「知己之感,許之以身(24),此烈男子之所為也。彼女子何知,而奇偉如是?若遇九方皋,直牡視之矣(25). 」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壑一鼻:鼻翼的一側有缺損。

(2) 問名:議婚;俗言提親。舊時婚制有六禮,第一納采;第二問名:男方具書派人到女家,問女之名,女傢具告女之出生年月及母之姓氏。見《儀禮。士昏禮》。後因作議婚代你。

(3) 聘:娶為妻子。

(4) 索:蕭索!衰敗。

(5) 函金加幣:封送銀兩增帛,作為采禮。幣謂繒帛,納采所用禮品。函,謂用拜盒裝盛。說(shùi 稅):勸說。

(6) 固要(y ǎo 腰)之:一再迫使女兒改嫁。要,強迫。

(7) 戚黨:親族戚屬。

(8) 草竊:亂竊;謂乘機竊掠。《尚書。微子》:「殷罔不小大,好草竊奸究。」

(9) 大倫:倫常之大端。

(10)存孤,保全、撫育孤兒。


(11)須:期待。

(12)戇(zhu àng撞):剛直而愚。《史記。汲黯列傳》,「甚矣,汲黯之戇也。」

(13)食貧:居貧。貧窮自守。《詩。衛風。氓》:「自我徂爾,三歲食貧。」

(14)要:苦求。

(15)巡行阡陌:謂督理稼穡之事。

(16)斥譴:斥責,責罰。貸,寬客。

(17)不悛(quan圈):不悔改,不停止。《左傳。隱公六年》:「長惡不悛,從自及也。」

(18)怫(f ú扶)然:生氣的樣子。《莊子。天地》:「謂己訣人,則佛然作色。」

(19)捐聘市:代納聘札。捐,捐助,出資助人。

(20)歸葬:謂送還穆姓墳塋安葬。

(21)七竅:人體眼、耳、口、鼻共七處孔穴,稱七竅。《莊子。應帝王》:「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

(22)不肖兒:不孝之子。不肖,謂不類其父。

(23)合厝(cuò措):合葬。夫妻同葬一個墓穴。

(24)「知己之感」二句:感戴知己,以身相許。即「士為知己者死」(豫讓語,見《戰國策。趙策》一)之意,故下言「此烈男子所為」。

(25)「若遇」二句,謂若使喬女得遇慧識明鑒、不拘皮相之士,簡直要把她當義烈男子看待。九方皋:春秋時善相馬的人,能識駿馬于札牡驪黃之外,伯樂稱讚他「所現在天機,得其精而忘其粗,存其內而忘其外」。見《列子。說符》。後常以九方皋喻善識賢才之士。牡,雄馬,喻男子。



東海有蛤(1) ,饑時浮岸邊,兩殻開張;中有小蟹出,赤綫系之,離殻數尺,獵食既飽(2) ,乃歸,殻始合。或潛斷其綫(3) ,兩物皆死。亦物理之奇也(4).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蛤(g é革):蛤蜊。即海蚌。

(2) 獵食:捕捉食物。

(3) 潛:暗暗地,偷偷地。

(4) 物理之奇:超出常理的奇特現象。物理,事物的常理。

劉夫人

廉生者,彰德人(1).少篤學(2) ;然早孤,家綦貧。一日他出,暮歸央途。入一村,‘有溫來謂曰:「廉公子何之?夜得毋深乎?」生方皇懼,更不暇問其誰何,便求假榻(3).溫引去,入一大第。有雙鬟籠燈,導一婦人出,年四十餘,舉止大家(4).媼迎曰:「廉公子至。」生趨拜。婦喜曰:「公子秀髮(5) ,何但作富家翁乎(6) !」即設筵,婦側坐,勸釂甚殷,而自己舉杯未嘗飲,舉箸亦未嘗食。生惶惑,屢審閥閲。笑曰:「再盡三爵告君知。」

生如命已。婦曰:「亡夫劉氏,客江右(7) ,遭變遽殞。未亡人獨居荒僻(8),日就零落。雖有兩孫,非鴟鴞,即駑駘耳(9). 公子雖異姓,亦三生骨肉也(10);且至性純篤,故遂靦然相見。無他煩,薄藏數金,欲情公子持泛江湖,分其贏餘(11),亦勝案頭螢枯死也(12). 」生辭以少年書痴,恐負重託。婦曰:「讀書之計,先於謀生(13). 公子聰明,何之不可?」遣婢運資出,交兌八百餘兩。生皇恐固辭。婦曰:「妾亦知公子未慣懋遷(14),但試為之,當無不利。」生慮重金非一人可任,謀合商侶(15). 婦曰:「勿須。但覓一樸慤諳練之仆(16),為公子服役足矣。」遂輪纖指一卜之,曰:「伍姓者吉。」

命仆馬囊金送生出,曰:「臘盡滌盞,候洗寶裝矣(17). 」又顧仆曰:「此馬調良(18),可以乘禦,即贈公子,勿須將回。」生歸,夜才四鼓,仆繫馬自去。明日,多方覓役,果得伍姓,因厚價招之。伍老子行旅(19),又為人戇拙不苟(20),資財悉倚付之。往涉荊襄,歲抄始得歸(21),計利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