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35


作者:蒲松齡
頁數:35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35,共141。
陵縣李太史家(1) ,每見瓶鼎古玩之物,移列案邊,勢危將墮。疑廝仆所為,輒怒譴之。仆輩稱冤,而亦不知其由,乃嚴扃齋扉(2) ,天明復然。心知其異,暗覘之(3).一夜,光明滿室,訝為盜。兩仆近窺,則一狐臥犢上,光自兩眸出,晶瑩四射。恐其遁,急入捉之。狐嚙腕肉慾脫,仆持益堅,因共縛之。舉視,則四足皆無骨,隨手搖搖若帶垂焉。太史念其通靈(4) ,不忍殺;覆以柳器(5) ,狐不能出,戴器而走。乃數其罪而放之,怪遂絶。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陵縣李太史:未詳。

(2) 嚴扃齋靡:牢鎖書房門戶。扉,門扇。

(3) 覘(chān 摻):窺視。

(4) 通靈:智能通神。具有靈性。

(5) 柳器:用杞柳枝條編製的客器。

卷十

王貨郎

濟南業酒人某翁(1) ,遣子小二如齊河索貫價(2).出西門。見兄阿大。

——時大死已久。二驚問:「哥那得來?」答云:「冥府一疑案,須弟一證之。」二作色怨訕(3).大指後一人如皂狀者(4) ,曰:「官役在此,我豈自由耶!」但引手招之,不覺從去,盡夜狂奔,至泰山下(5).忽見官衙,方將併入,見群眾紛出。皂拱問:「事何如矣?」一人曰:「勿須復入,結矣(6).」

皂乃釋令歸。大憂弟無資斧。皂思良久,即引二去,走二三十里,入村,至一家檐下,囑云:「如有人出,便使相送;如其不肯,便道王貨郎言之矣。」

遂去。二冥然而僵。既曉,第主出(7) ,見人死門外,大駭。守移時,微蘇;扶入餌之,始言裡居,即求資送。主人難之。二如皂言。主人驚絶,急賃騎送之歸(8).償之,不受;問其故,亦不言。別而去。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業酒人:以賣酒為業之人,即酒店主人。

(2) 小二:山東方言指稱次子。如,往。索貫(shì士)價:追討酒債。

索,討還。貰價,賒酒錢。貰,賒欠。

(3) 作色怨訕:變臉怨罵。作色,臉上變色,指生氣惱恨。訕,罵詈。

(4) 如皂狀者:似是衙役樣子的人。皂,皂隷,衙門的差役。明洪武四年(1317)規定,皂隷公使人服制,穿皂色盤領衫,戴平頂巾,結白搭膊,帶牌。參見俞汝揖《禮部志稿。士庶巾服》。

(5) 泰山:此據鑄雪齋抄本,原作「太山」。

(6) 結:結案。

(7) 第主:宅院主人。第,宅第,宅舍。

(8) 急賃騎送之歸:此從鑄雪齋抄本,原衍一「之」字。

罷龍(1)

膠州玉侍禦(2) ,出使琉球(3).舟行海中,忽自雲際墮一巨龍,激水高數丈。龍半浮半沉,仰其首,以舟承頷;晴半含,嗒然若喪(4).闔舟大恐,停撓不敢少動。舟人曰:「此天上行雨之疲龍也。」王懸敕于上(5) ,焚香共祝之。移時,悠然遂逝。舟方行,又一龍墮,如前狀。日凡三四。又逾日,舟人命多備白米,戒日(6) :「去清水潭不遠矣。如有所見,但糝米于水(7) ,寂無嘩。」俄至一處,水清澈底。下有群龍,五色,如盆如瓮,條條盡伏。

有婉蜒者,鱗鬣爪牙,歷歷可數。眾神魂俱喪,閉息含眸,不惟不敢窺,並不能動。惟舟人握米自撒。久之,見海波深黑,始有呻者。因問擲米之故,答曰:「龍畏蛆,恐入其甲。白米類蛆,故龍見輒伏,舟行其上,可無害也。」

據《聊齋誌異》手稿本

【註釋】

(1) 罷龍:疲憊之龍。罷,通「疲」。

(2) 膠州:州名,明初置,治所在今山東省膠縣。侍禦:清代指稱御史。

詳《丁前溪》注。

(3) 琉球:古國名。在我國台灣省東北,今稱琉球群島。清末為日本侵佔,改為沖繩縣。

(4) 嗒(t à踏)然若喪:本為茫然自失之意,見《莊子。齊物論》,此處形容極度疲憊之狀。

(5) 敕:皇帝的詔書,即聖旨。

(6) 戒:告戒,警告。

(7) 糝(s ān 三)米于水:把米撒入水中。糝,紛散,撒。

真生

長安士人賈子龍(1) ,偶過鄰巷,見一客風度灑如(2).問之則真生,咸陽僦寓者也(3).心慕之。明日,往投剌(4) ,適值其亡(5) ;凡三謁,皆不遇。

乃陰使人窺其在舍而後過之,真走避不出;賈搜之始出。促膝傾談,大相知悅。賈就逆旅,遣僮行沽(6).真又善飲,能雅謔(7) ,樂甚。酒欲盡,真搜篋出飲器,玉卮無當(8) ,注杯酒其中,盎然已滿;以小盞挹取入壺,並無少減。賈異之,堅求其術。真曰:「我不願相見者,君無他短,但貪心未靜耳(9).此乃仙家隱術,何能相授。」賈曰:「冤哉!我何貪。間萌奢想者,徒以貧耳。」一笑而散。由是往來無間,形骸盡忘(10). 每值乏窘,真輒出黑石一塊,吹咒其上,以磨瓦礫,立刻化為白金,便以贈生;僅足所用,未嘗贏餘。賈每求益,真曰(11):「我言君貪,如何,如何!」賈思明告必不可得,將乘其醉睡,竊石而要之(12).一日,飲既臥,賈潛起,搜諸衣底。真覺之,曰:「子真喪心(13),不可處矣!」遂辭別,移居而去。

後年餘,賈游河干,見一石瑩潔,絶類真生物。拾之,珍藏若寶。過數日,真忽至,然若有所失(14). 賈慰問之。真曰:「君前所見,乃仙人點金石也,曩從抱真子游:(15),彼憐我介(16),以此相貽。醉後失去,隱卜當在君所。如有還帶之恩(17),不敢忘報。」賈笑曰:「仆生乎不敢欺友朋,誠如所卜。但知管仲之貧者。莫如鮑叔(18),君且奈何?」真請以百金為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