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02


作者:蒲松齡
頁數:102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02,共141。
嫁給陳敬仲;占卦時,占得「鳳凰于飛:和鳴鏘鏘」等吉語。後來因以「占鳳」喻擇婿。清門:指不操賤業的無官爵人家。

(4) 締盟:指締結婚約。


(5) 佻脫善謔:輕佻而愛開玩笑。

(6) 秋波縈轉:猶言上下打量。縈,纏繞。

(7) 凝眺:注目遠望。

(8) 脈脈(m ò-mò莫莫):含情不語。

(9) 妻服未闋(què卻):為亡妻服喪,尚未滿期。服,按喪禮規定所穿的喪服。闋,完了。喪服期滿稱「服闋」。

(10)宦裔:官宦人家的後代,指鄂秋隼為故孝廉之子。俯拾;俯就,指降低身份與之聯姻。

(11)寢疾,臥病。惙(cbu ò綽)頓,猶言有氣無力。惙,心憂氣短。

(12)「延命」二句:意謂氣息奄奄,朝不保夕,瀕于死境。

(13)芳體:對婦女身體的敬稱。違和:不舒服;稱他人患病的婉詞。

(14)無心之詞:漫不經心的話語。

(15)為信:表示誠信。

(16)爾爾:如此。

(17)信物,作為憑信的物件。

(18)畫虎成狗:《後漢書。馬援傳》載馬援告誡兄子嚴、敦,「效季良(杜季良,以豪俠好義著稱)不得,陷為天下輕薄子,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狗者也。」此借「畫虎成狗」,喻私訂終身不成,反貽人笑柄。

(19)褻物;貼身之物。此指綉履。


(20)陰揣衣袂:暗地摸摸衣袖。揣,摸索。袂、衣袖,古時衣袖肥大可以藏物。

(21)篝燈:以籠罩燈;此指點燈。

(22)振衣,抖擻衣服。

(23)游手無籍:猶言無業游民。《正字通》,「籍,戶籍。」

(24)貽累王氏:給王氏留下干係。

(25)謹訥,拘謹不善言談。訥,拙於言辭。

(26)橫加械梏,濫施刑罰。

(27)誣服:蒙冤被迫服罪。誣,冤屈。

(28)復案:再次審察,猶言複審。

(29)吳公南岱:江南武進人,進士。順治時任濟南知府。見《濟南府志》卷三十。

(30)罷質:停止審訊。

(31)梏十指:指拶指之刑。拶指是舊時的一種酷刑,用繩穿五根小木棍,夾犯人手指,用力收繩,作為刑罰。

(32)不任凌藉:不堪折磨。凌藉,凌虐。

(33)招成:招供既成。

(34)東國:指齊魯地區。古代齊、魯等國,因皆位於我國東方,故稱東國。

(35)施公愚山:施閏章號愚山,安徽宜城人,詩人,請初順治進士。康熙時舉博學鴻詞,官至侍讀。順治十三年曾任山東提學分事。見《濟南府志》卷三十七。賢能稱最:最稱賢能。

(36)院、司:指部院和臬司。部院,即巡撫,一省的軍政長官。臬司,也稱按察使,省級最高司法官員。

(37)貞白:貞節、清白。

(38)籍其名:記錄下他們的名字。籍,登記。

(39)廉得:查出。廉,查訪。

(40)三木,古時加在犯人頸、手、足上的木製刑具。

(41)括發裸身,把頭髮束起來,把上衣剝下來:這是動刑前的準備。

(42)吐其實:吐露實情!如實招供。

(43)「蹈盆成括」二句:意謂宿介因好色而招致殺身之禍。盆成括,複姓盆成,名恬,戰國時人。《孟子。盡心下》「盆成括仕于齊,孟子曰:」死矣盆成活!『盆成括見殺,門人問曰:「夫子何以知其將見殺?』曰:」其為人也小有才,未聞君子之大道,則足以殺其軀矣。‘“此以盆成括為喻,斥責宿介無君子之德,冒名調戲婦女,招致殺身之禍。登徒,複姓。子,男子的通稱。登徒子為宋玉《登徒子好色賦》中的人物,性好色,不擇美醜。

後因以「登徒子」代指好色之人。

(44)「只緣」二句:意謂只因宿介與王氏稚齒交合,所以現在仍然私通。

李白《長干行》:「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千里,兩小無嫌猜。」

兩小無猜,本指幼男幼女嬉戲玩耍,天真無邪,不避嫌疑;此隱指宿介與王氏幼時苟合。晉何法盛《晉中興書》七「庚翼書,少時與王右軍齊名。右軍後進,庾猶不忿。在荊州與都下書雲,『小兒輩慶家鷄,愛野雉,皆學逸少書,須我下當北之。』」家鷄野鶩,本指自家與外人的兩種不同的書法風格。

「遂野鶩如家鷄」,則藉以喻指宿介把野花當作家花。把情婦當作正妻。

(45)「為因一言」二句:意謂只因王氏一句話泄漏了胭脂愛慕鄂生的心思,以致引起宿介競欲騙奸胭脂的邪念。得隴望蜀,喻貪心不足。《後漢書。岑彭傳》謂東漢光武帝遣岑彭攻下隴右之後,又想進攻西蜀,在給岑彭信中有雲,「人苦不知足,既平隴,復望蜀。」此指宿介既佔有王氏,又進而想得到胭脂。

(46)「將(qiāng羌)仲子」四句:謂宿介踰牆而到卞家,並賺得胭脂「力疾啟扉」。《詩。鄭鳳。將仲子》:「將仲子兮,無逾我牆。」本意是女方拒絶男方逾牆求愛;這裡反其意而用之。將,請。鳥墮,形容輕捷。劉郎,指劉晨。此用劉晨和阮肇在天台山遇見仙女的故事,喻宿介冒充鄂生追求胭脂。

(47)「感帨(shu ì稅)驚尨(m6ng茫)」四句:意謂宿介至卞家幹出此等勾當,真是無儀無行,不要臉皮。《詩。召南。野有死麇》:「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感,通「撼」。帨,佩中。尨,多毛的狗。這兩句詩是寫女方告誡前來幽會的男方,叫他不要撼動佩中,不要驚得狗叫。此雲「感帨驚尨」是寫其粗暴,毫無顧忌,鼠有皮,語出《詩、鄘風;相鼠》:「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此用以譴責宿介,謂其如有臉皮何能幹出此等樣事。攀花折樹,喻凌辱婦女。《詩。鄭風。將仲子》:「將仲子兮,無逾我裡,無折我樹妃。豈敢愛之,畏我父母。」士無行,謂讀書人沒有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