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03


作者:蒲松齡
頁數:103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03,共141。
(48)「幸而聽病燕」四句:意謂幸而宿介尚能憐惜胭脂的病情及私衷,收斂其狂暴之想。病燕、弱柳,均喻指胭脂。玉惜,猶言「惜玉」,舊時以玉比女子之美,因稱愛護美女為「惜玉」。騖狂,喻過分放肆。

(49)「而釋么(y āo 夭)鳳」四句:意謂宿介放過胭脂,還有點文人的善意;但他強取綉履作為訂盟之信物,實在無賴之極。么鳳,鳥名,有五色彩羽,似燕而小,暮春來集桐花,因也稱桐花鳳。這裡以之比喻少女胭脂。


羅,網。劫盟,以暴力威脅對方,與之訂盟。香盟,指男女相愛之盟。

(50)「蝴蝶過牆」四句,意謂宿介逾牆劫盟的談話被毛大竊聽,而所劫的綉履又丟失不見。蝴蝶過牆:語出王駕《雨晴》詩:「蛺蝶飛來過牆去,卻疑春色在鄰家。」原指鄰家的春色對蜂蝶之引誘,此用以喻指宿介逾牆偷情。蓮花卸瓣,指胭脂的綉履被宿介強奪。蓮花,取義于「步步生蓮花」,隱指女鞋,用南齊東昏侯令潘妃步行于貼地蓮花之上的故事。

(51)假中之假以生,宿介假冒鄂生,毛大又假冒宿介,是假中之假。生,發生,指案件發生。

(52)冤外之冤:指鄂生因宿介受冤,宿介又因毛大受冤。

(53)自作孽盈,《尚書。太甲》:「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54)「彼逾牆」四句:意謂宿介逾牆至卞家的非禮行為,當然有失讀書人的身份;而以他代毛大受死刑,誠然蒙冤太大。逾牆鑽隙,《孟子。騰文公下》謂青年男女「不侍父母之命、媒灼之言,鑽穴隙相窺,逾牆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玷,玷污。儒冠,古時讀書人所戴的帽子,代指讀書人的身份。僵李代桃,古樂府《鷄鳴》,「桃生露井上,李樹生桃傍。蟲來齧桃根,李樹代桃殭。」後用為以此代彼或代人受過。此指宿介代毛大受刑。

(55)姑降青衣;這是對生員的一種降級懲罰。生員着藍衫,降為「青衣」


則由藍衫改著青衫,稱為「青生」,姑且保留其生員資格。見《明史。選舉志》。

(56)「被鄰女」四句:意謂毛大「挑王氏不得,知宿與洽,思掩執以脅之」,鄰女投梭,《晉書。謝鯤傳》謂謝鯤挑逗鄰女,鄰女方織,以梭投之,折鯤兩齒。後以「投梭」比喻婦女拒絶男子的挑誘。《詩。鄭風。蹇裳》:「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狂童,男女相愛的暱稱,此指宿介。

(57)「開戶迎風」四句,意謂毛大巧逢宿介私會王氏,聽到宿介自述與胭脂之事,因而妄想偷騙胭脂。元稹《鶯鶯傳》謂鶯鶯與張生相戀,鶯鶯寄詩張生,有雲,「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恍以」開戶迎風“喻男女私會。

履張生之跡,謂毛大尾隨宿介之後潛入王家。求漿值酒,《類說》三十五卷引《意林》:「袁惟正書曰:歲在申西,乞漿得酒。」意為所得超過所求,此指毛大本想挑誘王氏,恰又遇到好騙胭脂的機會。漿,湯水。偷韓掾(yuàn 怨)之香,即韓掾偷香。韓掾,指韓壽,晉朝人,曾為賈充掾吏。《晉書。賈充傳》謂賈充的女兒鍾情於韓壽,曾把晉武帝賜給賈充的西域奇香,偷來送給韓壽。賈充疑女兒與韓壽私通,即把她嫁給韓壽。後因以「韓壽偷香」喻男女暗中通情。這裡指毛大妄想冒充情人同胭脂暗中相會。

(58)「何意魄奪」二句:意謂毛大鬼迷心竅,神識昏亂。魄奪白天,意謂上天奪其魂魄。《左傳。宣公十五年》:「原叔必有大咎,天奪之魄。」

魄,靈魂,神智。

(59)「浪乘槎(chá查)木」四句:意指毛大直人卞家,誤詣翁舍。浪,輕率。乘槎木,意指登天。槎木,張華《博物誌。雜說下》:「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來……。」廣寒之宮,《洞冥記》。

「冬至後,月養魄于廣寒宮。」因稱月宮為「廣寒宮」,這裡喻指胭脂的閨房:

漁舟、桃源,陶淵明《桃花源詩並記》,謂晉太元中,漁人泛舟誤入桃花源。

此指毛大誤詣卞翁之舍。

(60)「遂使情火」二句:指毛大騙奸的念頭頓消,竟欲殺人自保。情火,情慾的火焰,指毛大企圖污辱胭脂的惡念。慾海,佛家語,喻情慾深廣如海,可使人沉溺。慾海生波,指恣意作惡。

(61)「刀橫直前」四句:意謂卞翁操刀直出,毛大急無所逃、反身奪刀殺死卞翁。《漢書。賈誼傳》,「裡諺曰:」欲投鼠而忌器。‘“意為以物投擲老鼠:要顧忌打壞靠近老鼠的器物。此謂投鼠無他顧之意,是說卞翁橫刀直追毛大,無所顧忌。寇窮,語出《孫子。行軍》,指敵人勢窮力竭;此指急無所逃的毛大。急兔,急忙逃脫之兔,指毛大。反噬,反咬一口;此指毛大奪刀殺翁。噬,咬。

(62)「越壁人人家」二句:指毛逾牆進入卞家,原想冒名騙奸。張有冠而李借,明田藝蘅《留青日札。張公帽賦》:「俗諺云:張公帽攝在李公頭上。」這裡指毛大企圖冒名頂替。

(63)「奪兵遺綉履」二句,指毛大奪刀殺人,丟下綉履,自己逃脫而使鄂生、宿介等被捕。兵,兵刃。魚脫網而鴻離,語出《詩。邶風。新台》:「魚網之設,鴻則離之。」鴻,鴻雁。離,同「罹」。

(64)「風流道」二句:指責毛大是男女情愛場合中的惡魔和鬼蜮。風流道,指男女風情之道。溫柔鄉,喻女色迷人之境,語出《飛燕外傳》。

(65)「以月殿之仙人」四句,意謂胭脂美如月宮仙女,不愁覓得如意郎君。月殿之仙女,謂美如月宮仙女。郎,郎君、丈夫。似玉,謂其美似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