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04


作者:蒲松齡
頁數:104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04,共141。
霓裳之舊隊,「霓裳羽衣舞」舞隊中的仙女;與「月殿之仙人」同義。霓裳,《霓裳羽衣曲》及「霓裳羽衣舞」的省稱。唐玄宗改編西諒傳來的樂曲為《霓裳羽衣曲》,楊貴妃善為「霓裳羽衣舞」。其音樂、舞蹈、服飾都着力描繪虛無縹緲的仙境和仙女形象。貯屋無金,猶言無金屋貯之。《漢武故事》謂漢武帝為太子時,希望得到長公主之女阿嬌為婦,曾雲,「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金屋,極言屋室之華麗。

(66)「而乃感關雎」二句:意謂胭脂興起尋找配偶之念,竟然成為一場春夢;指胭脂對鄂生的愛戀落空。關雎,《詩。周南。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此詩描寫了青年男女對愛情的追求;此借喻胭脂思春,懷戀鄂生。春婆之夢,宋趙令畤《侯鯖錄》:「東坡老人(蘇軾)在昌化,嘗負大瓢,行歌于田間。有老婦年七十,謂坡雲『內翰昔日富貴,一場春夢。』坡然之。裡中呼此媼為春夢婆。」此指胭脂思念落空。


(67)「怨摽(biào 縹)梅」二句:意為梅子熟透了,引起自己青春不嫁的哀怨,以致憂鬱成疾;指胭脂鍾情鄂生,相思成病。《詩。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這是一首女子珍惜青春、急於求偶的詩歌。摽梅,落梅,梅子熟透落地,喻女子年華已大。吉士,古時對男子的美稱。《詩。召南。野有死麇》:「有女懷春,吉士誘之。」離倩女之魂,見唐傳奇《離魂記》。唐衡州張鎰的女兒倩娘,與表兄王宙相戀。

後來張鎰把倩娘另許他人。倩女抑鬱成疾,竟然魂離軀體,隨王宙同去四川,居五年,生二子。歸寧時,魂才同病體合一。這裡借喻胭脂思念鄂生,夢魂相隨,以致臥病。

(68)一綫纏縈:指胭脂懷春情思。一綫,細微。

(69)「爭婦女之顏色」四句;意謂為了爭奪胭脂,宿介、毛大都冒充鄂

生。顏色,容貌。「恐失胭脂」,雙關語。胭脂一名燕支,地在匈奴,產胭脂草。《西河故事》:「祁連、燕支二山在張掖、酒泉界上,匈奴失二山,乃歌日。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恐失胭脂」即從此句演化而來。「並托秋隼」,此亦雙關語,明指猛禽兔鶻,隱指宿介、毛大皆冒充鄂生秋隼。


(70)「蓮鈎摘去」四句:意謂宿介強取綉履,未能保住而丟失!毛大闖入閨門,几乎破壞少女的貞操。一瓣之香:本指一柱香,焚香敬禮的意思。

這裡的「一瓣」,語意雙關,實指「蓮花卸瓣」之瓣,即一隻綉鞋。鐵限,鐵門限。唐李綽《尚書故事》:唐,智永禪師為王羲之的後人,積年學書,一時推重,人來求書者如市,所居之戶限為之穿穴,乃用鐵葉裹之,人謂之鐵門限。此借喻胭脂閨門屢遭騷擾,門限為穿。敲,叩門。連城之王,價值連城的美玉。古時婦女堅守貞操,稱「守身如玉」,故以連城玉喻貞操。

(71)「嵌紅豆」四句:均為指責胭脂之詞。意謂胭脂懷春之思,竟然成為致禍的根源,以致卞翁喪生。紅豆,相思樹所結之子,子大如豌豆,微扁,色鮮紅,或半紅半黑。古時以紅豆象徵相思,稱為「相思子」。骰,俗稱「色子」,舊時賭具的一種,用獸骨作成,正方形小立體,六面分刻一至六點,投擲為戲。溫庭筠《南歌子》:「玲瓏骰子安紅豆,刻骨相思知未知?」這裡藉此詩意比喻胭脂對鄂生的刻骨相思。厲階:禍端;禍患的來由。喬木,喻指卞翁。喬木高大向上:象徵父親的尊嚴;古時以之喻父,見《尚書大傳。梓材》。可憎才,愛極的反語,對情人的暱稱。《西廂記》四本一折,張生怨鶯鶯:「則為這可惜才熬得心腸耐。」這裡指胭脂。禍水,舊時對惑人敗事的女子的貶稱。

(72)「葳蕤(w ēi 威—ruí)自守」四句,謂胭脂在群魔交至之時能夠嚴正自守,保持了自己的清白;在囚禁于官府之時能夠爭辯伸冤,勉可折贖自己的過錯。成葳蕤,《本草綱目》十二:「此草根多須,如冠纓下垂之緌,而有威儀,故以名之。」此用「威儀」義。縲紲,拘繫犯人的繩子,引申為囚禁。錦衾之可覆,義同宋元以來俗語「一床錦被遮蓋」‘,意為「遮醜」。

(73)「嘉其入門之拒」四句:謂胭脂愛慕鄂生,但持之以禮,拒絶苟合,應該遂其純潔的心願,成全一件風流美事。擲果之心,指胭脂愛慕鄂生的心願。擲果,晉潘岳貌美,洛陽婦女見到他,向他投擲果子,以表示愛慕。見《晉書。潘岳傳》。後因以「擲果」形容美男子為婦女所愛慕。入門,據鑄雪齋抄本,原作「人門」。

(74)仰:公文中上級命令下級的慣用套語,期望、責成的意思。

(75)微:卑微。

(76)縈迴,盤繞:形容反覆考慮。

(77)間(jiàn ):間隙,破綻。

(78)哲人:賢明而有智慧的人。

(79)良工之用心苦矣:優秀技藝家是煞費苦心的。喻哲人斷案細心苦思。

(80)棋局消日:以下棋消磨光陰,而荒廢政事。《唐詩紀事》卷五十六:唐宣宗時今狐絢薦李遠為杭州刺史,宣宗說,「我聞遠詩云;『長日惟消一局棋』,豈可以臨郡哉?」謂耽心李遠弈棋廢政。

(81)被放衙:謂好逸貪睡廢政。,同「綢」。放衙,官吏退衙、散值。《倦遊錄》,宋文彥博為榆次縣令,題詩于新衙鼓上云:「置向譙樓一任撾,撾多撾少不知他,如今幸有黃被,努出頭來聽放衙。」

(82)方寸: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