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05


作者:蒲松齡
頁數:105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05,共141。
(83)「彼嘵嘵(xiāo-xiāo 消消)者」句:對爭辯者竟以刑罰恫嚇,不准他們說話。嘵嘵,爭辯聲。靜之,使之肅靜。

(84)覆盆:覆置的盆,喻不見天日,沉冤莫白。語出《抱朴子。辨問》。


(85)見知:被賞識。

(86)獎進:獎勵提拔。

(87)呵護:呵禁作成者,護持受冤音。

(88)宜聖之護法,孔子的護法者,即保護儒教的人。宣聖,指孔子,唐時曾追溢孔子為文宣王。護法,佛家語,保護佛法的人。

(89)宗匠,指學術上有重大成就、為眾所推崇的人物。

(90)「寶藏(z àng葬)興」:此為考場試題。《禮記。中庸》:「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廣大,草木生之,禽獸居之,寶藏興焉。」

(91)誤記「水下」:誤記是水下的寶藏;指與《中庸》所說的山間寶藏不合。

(92)「山頭蓋起水晶殿」四句:這幾句都是說,錯誤地把山間當作水下,因而出了笑話。水晶殿,本是海中的龍宮,怎能蓋在山上。珊瑚、珍珠都生長在海裡,怎能長在山峰和樹顛?撐船漢如在山間行舟,勢必跌死崖(93)留點蒂兒,意謂留點面子。蒂,花果與枝莖相連的部分。


(94)和(h è賀):應和。這是指作詞應答。

(95)樵夫漫說漁翁話:山上砍柴的人空白說些水中打漁的人的話;指文

不對題。漫,空自。

(96)那曾見,會水渰殺:意謂真正能文者,不會被黜;暗示將留點面子。

渰,通「淹」。

(97)一斑:《世說新語。方正》,「管中窺豹,時見一斑。」後來用「一斑」比喻事物的一點或一小部分。

阿纖

奚山者,高密人(1).貿販為業,往往客蒙沂之間(2).一日,途中阻雨,及至所常宿處,而夜已深,遍叩肆門,無有應者,徘徊底下(3).忽二扉豁開,一叟出,便納客入。山喜從之。縶蹇登堂(4) ,堂上迄無幾榻。叟曰:「我憐客無歸,故相容納。我實非賣食沽飲者。家中無多手指(5) ,惟有老荊弱女,眠熟矣。雖有宿餚(6) ,苦少烹鬵(7) ,勿嫌冷啜也。」言已,便入。少頃,以足床來置地上(8) ,促客坐;又攜一短足幾至。拔來報往(9) ,蹀躞甚勞。

山起坐不自安,曳令暫息。少間,一女郎出行酒,叟顧日:「我家阿纖興矣(10). 」視之,年十六七,窈窕秀弱,風致嫣然。山有少弟未婚,竊屬意焉。

因問叟清貫尊閥(11),答云:「士虛,姓古。子孫皆夭折,剩有此女。適不忍攪其酣睡,想老荊喚起矣。」問:「婿家阿誰?」答言,「未字。」山竊喜。既而品味雜陳,似所宿具。食已,致恭而言曰(12):「萍水之人(13),遂蒙寵惠,沒齒所不敢忘。緣翁盛德,乃敢遽陳樸魯(14):仆有幼弟三郎,十七歲矣。讀書肄業,頗不頑冥(15). 欲求援系(16),不嫌寒賤否?」叟喜曰:「老夫在此,亦是僑寓。倘得相托,便假一廬,移家而往,庶免懸念。」

山都應之,遂起展謝(17). 叟慇勤安置而去,鷄既唱,叟已出,呼客盥沐。

束裝已,酬以飯金。固辭曰:「客留一飯,萬無受金之理;矧附為婚姻乎(18)?」

既別,客月餘,乃返。去村裡余,遇老媼率一女郎,冠服盡素。既近,疑似阿纖。女郎亦頻轉顧,因把媼袂,附耳不知何辭。媼便停步,向山曰:「君奚姓乎?」山唯唯。媼慘然曰:「不幸老翁壓于敗堵,今將上墓。家虛無人,請少待路側,行即還也。」遂入林去,移時始來。途已昏冥,遂與僧行。道其孤弱,不覺哀啼;山亦酸惻。媼曰:「此處人情大不平善,孤嫣難以過度(19). 阿纖既為君家婦,過此恐遲時日,不如早夜同歸。」山可之。

既至家,媼挑燈供客已,謂山曰:「意君將至,儲粟都已祟去;尚存二十餘石,遠莫致之(20). 北去四五里,村中第一門,有談二泉者,是吾售主。君勿憚勞,先以尊乘運一囊去(21),叩門而告之,但道南村古姥有數石粟,祟作路用,煩驅蹄躈一致之也(22). 」即以囊粟付山。山策蹇去,叩戶,一碩腹男子出,告以故,傾囊先歸。俄有兩夫以五騾至。媼引山至粟所,乃在窖中。山下為操量執概(23),母放女收(24),頃刻盈裝,付之以去。凡四返而粟始盡。既而以金授媼。媼留其一人二畜,治任遂東。行二十里,天始曙。

至一市。市頭賃騎,談仆乃返。既歸,山以情告父母。相見甚喜,即以別第館媼,卜吉為三郎完婚。媼治奩裝甚備。阿纖寡言少怒,或與語,但有微笑;晝夜績織,無停暑(25). 以是上下悉憐悅之。囑三郎曰:「寄語大伯:再過西道,勿言吾母子也。」居三四年,奚家益富,三郎入泮矣。

一日,山宿古之舊鄰,偶及曩年無歸,投宿翁媼之事。主人曰:「客誤矣。東鄰為阿伯別第,三年前,居者輒睹怪異,故空廢甚久,有何翁媼相留?」

山甚訝之,而未深信(26). 主人又曰:「此宅向空十年,無敢入者。一日,第後牆傾,伯往視之,則石壓巨鼠如貓,尾在外猶搖。急歸,呼眾共往,則已渺矣。群疑是物為妖。後十餘日,復入視(27),寂無形聲;又年餘,始有居人。」山益奇之。歸傢俬語,竊疑新婦非人,陰為三郎慮;而三郎篤愛如常。久之,家人紛相猜議,女微察之,夜中語三郎曰:「妾從君數載,未嘗少失婦德;今置之不以人齒(28),請賜離婚書,聽君自擇良偶。」因泣下。

三郎曰:“區區寸心,宜所夙知。自卿入門,家日益豐,咸以福澤歸卿(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