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35


作者:蒲松齡
頁數:135 / 141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35,共141。
(26)教令:據山東省博物館抄本,原作「敬令」。

(27)「紅線金合」二句:唐袁郊《甘澤謡。紅線》:唐代潞州節度使薛嵩,害怕魏博節度使田承嗣侵犯。薛嵩婢女紅線,自告奮勇,黑夜潛入田府,盜走田承嗣藏於枕邊的金盒,藉以警告田承嗣不要侵犯潞州。此借喻王者寄巨函,做告湖南巡撫的賕賂貪婪。合,同「盒」。


(28)桃源仙人:指晉代陶淵明《桃花源記》中所寫的避居世外的桃源中

人。

(29)劍客所集,劍客聚居的地方。劍客,精於劍術的人,指俠客。

(30)「苟得其地」二句:假如訪得他們的住地,恐怕社會上前去訴冤的人就沒完沒了啦!愬,同「訴」。

某甲

某甲私其仆婦,因殺仆納婦,生二子一女。閲十九年(1) ,巨寇破城,劫掠一空。一少年賊,持刀入甲家。甲視之,酷類死仆。自嘆日:「吾今休矣!」

傾囊贖命。迄不顧(2) ,亦不一言,但搜人而殺,共殺一家二十七口而去。甲頭未斷,寇去少蘇,猶能言之。三日尋斃。嗚呼!果報不爽(3) ,可畏也哉!

【註釋】

(1) 閲:歷。

(2) 迄:始終。

(3) 不爽:沒有差錯。


衢州三怪

張握仲從戎衢州(1) ,言:“衢州夜靜時,人莫敢獨行。鐘樓上有鬼,頭上一角,象貌獰惡,聞人行聲即下。人駭而奔(2) ,鬼亦遂去。然見之輒病,且多死者。又城中一塘,夜出白布一匹,如匹練橫地。過者拾之,即卷入水。

又有鴨鬼,夜既靜,塘邊並寂無一物,若聞鴨聲,人即病。“

【註釋】

(1) 衢州:舊府名,治所在今浙江省衢縣。

(2) 駭:據二十四卷抄本,原作「馳」。

拆樓人

何冏卿(1) ,平陰人。初令秦中(2) ,一賣油者有薄罪,其言戇(3) ,何怒,杖殺之。後仕至銓司(4) ,家資富饒。建一樓,上樑日,親賓稱觴為賀。忽見賣油者入,陰自駭疑。俄報妾生子。愀然曰:「樓工未成,拆樓人已至矣!」

人謂其戲,而不知其實有所見也。後子既長,最頑,蕩其家。傭為人役,每得錢數文,輒買香油食之。

異史氏日:「常見富貴家樓第連亙(5) ,死後,再過已墟。此必有拆樓人降生其家也。身居人上,烏可不早自惕哉!」

【註釋】

(1) 何冏(jiǒng炯)卿:即何海晏,字治象,號敬庵,明嘉靖進士,授四川順慶府推官、累官吏部文選司郎中:遷太仆寺少卿。見光緒《平陰縣誌。人物誌》。冏卿,即太仆寺卿。

(2) 秦中:今陝西省為古秦國地,故稱「秦中」,也稱「關中」。

(3) 戇:愚直。

(4) 銓司:指吏部文選清吏司,主管考核文職官員的任免調遷。司的長官為郎中。

(5) 樓第:據青柯亭本,原作「數第」。

大蝎

明彭將軍宏(1) ,征寇入蜀。至深山中,有大禪院,雲已百年無僧。詢之士人,則曰:「寺中有妖,入者輒死。」彭恐伏寇,率兵斬茅而入。前殿中,有皂雕奪門飛去(2) :中殿無異;又進之,則佛閣,周視亦無所見,但入者皆頭痛不能禁。彭親入,亦然。少頃,有大蝎如琵琶,自板上蠢蠢而下。一軍驚走。彭遂火其寺。

【註釋】

(1) 彭宏:待考。

(2) 皂雕:黑色雕。

陳雲棲

真毓生,楚夷陵人(1) ,孝廉之子。能文,美丰姿,弱冠知名(2).兒時,相者曰:「後當娶女道士為妻。」父母共以為笑。而為之論婚,低昂苦不能就。生母臧夫人,祖居黃岡(3) ,生以故詣外祖母。聞時人語曰:「黃州『四雲』(4) ,少者無倫。」蓋郡有呂祖庵(5) ,庵中女道士皆美,故雲。庵去藏氏村僅十餘里,生因竊往。扣其關,果有女道士三四人,謙喜承迎,儀度皆雅潔(6).中一最少者,曠世真無其儔(7) ,心好而目注之。女以手支頤(8) ,但他顧。諸道士覓盞烹茶。生乘間問姓字,答云:「雲棲,姓陳。」生戲曰:「奇矣!小生適姓潘(9).」陳赬顏發頰,低頭不語,起而去。少間,瀹茗,進佳果。各道姓字:一,白雲深,年三十許;一,盛雲眠,二十已來;一,梁雲棟(10),約二十有四五,卻為弟(11).而云棲不至。生殊悵惘,因問之。

白曰:「此婢懼生人。」生乃起別,白力輓之,不留而出。白曰:「而欲見雲棲,明日可復來。」生歸,思戀綦切。次日,又詣之。諸道士俱在,獨少雲棲,未便遽問。諸道士治具留餐,生力辭,不聽。白拆餅授箸,勸進良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