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史記全集譯注    P 9

作者:司馬遷
頁數:9 / 824
類別:歷史

 

舜入於大麓(1),烈風雷雨不迷,堯乃知舜之足授天下。堯老,使舜攝行天子政,巡狩。舜得舉用事二十年,而堯使攝政。攝政八年而堯崩。三年喪畢,讓丹朱,天下歸舜。而禹、皋陶、契、後稷、伯夷、夔、龍、倕、益、彭祖自堯時而皆舉用,未有分職(2)。於是舜乃至於文祖,謀於四岳,辟四門,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論帝德,行厚德,遠佞人,則蠻夷率服。舜謂四岳曰:「有能奮庸美堯之事者(3),使居官相事(4)?」皆曰:「伯禹為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維是勉哉。」禹拜稽首(5),讓於稷、契與皋陶。舜曰:「然,往矣。」舜曰:「棄,黎民始饑,汝後稷播時百谷(6)。」舜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馴(7),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8),在寬(9)。」舜曰:「皋陶,蠻夷猾夏十,寇賊奸軌(11),汝作士,五刑有服(12),五服三就(13);五流有度(14),五度三居(15):維明能信。」舜曰:「誰能馴予工(16)?」皆曰垂可。於是以垂為共工。舜曰:「誰能馴予上下草木鳥獸(17)?」皆曰益可。於是以益為朕虞(18)。益拜稽首,讓於諸臣朱虎、熊羆。舜曰:「往矣,汝諧(19)。」遂以朱虎、熊羆為佐。舜曰:「嗟!四岳,有能典朕三禮(20)?」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為秩宗,夙夜維敬(21),直哉維靜絜(22)。」伯夷讓夔、龍。舜曰:「然。以夔為典樂,教稚子(23),直而溫,寬而栗(24),剛而毋虐(25),簡而毋傲(26);詩言意,歌長言,聲依永,律和聲(27),八音能諧(28),毋相奪倫(29),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30),百獸率舞。」舜曰:「龍,朕畏忌讒說殄偽(31),振驚朕眾,命汝為納言,夙夜出入朕命(32),惟信(33)。」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時相天事。」三歲一考功,三考絀陟(34),遠近眾功鹹興(35)。分北三苗(36)。
(1)麓:山腳。 (2)分職:名分、職務。 (3)奮庸:奮發建功。庸,功業,功勞。 美:使……美,有發揚光大的意思。 (4)相:輔佐。 (5)稽首:叩頭。 (6)播時:播種。時通「蒔」,種植。 (7)五品:即五倫。 (8)敬敷:仔細認真地施行。敷,布,施。 (9)寬:寬厚。一說:寬即緩,意思是要慢慢地進行。 十猾:侵擾。 (11)寇賊:搶劫殺 人。奸軌:內外作惡。奸,在內作惡;軌,通「宄」(gu□,軌),在外作惡。 (12)服:《正義》引孔安國曰:「服,從也。言得輕重 之中正也。」 (13)三就:分就三處施刑,大罪在原野,次罪在市朝,同族人犯罪送交甸師氏(掌田事職貢之官)施刑。 (14)五流有度:指流放而言,流放的遠近要有規定。《正義》引孔安國曰:「五刑之流,各有所居也。」 (15)五度三居:流放的遠近分為三等。《集解》引馬融曰:「君不忍刑,宥之以遠,五等之差亦有三等之居:大罪投四裔,次九州之外,次中國(國都)之外。」 (16)工:指各種工匠。 (17)上下:指山原之上和低窪之地。 (18)朕虞:虞,是管理山澤的官名。 朕,為第一人稱代詞。《會注考證》引梁玉繩說:「書上所云朕虞,舜自言之也,此連文為官名,非。」認為「朕」字為後人從《漢書》誤補。 (19)諧:合適。「汝諧」,你適合做此事。一說「諧」,和諧,配合得好,「汝諧」是說你們互相配合吧。 (20)三禮:指祭天、祭地、祭鬼三種禮儀。 (21)夙(su,速)夜:早晚。 (22)直:正直。靜絜:肅穆而清潔。 (23)稚子:指天子及公卿大夫的子弟。 (24)栗:通「慄」,戰慄,這裡指嚴厲,讓人敬畏。 (25)虐:凶暴。 (26)簡:簡約,簡捷。 (27)「詩言意」四句:說的是詩、歌和音樂的社會作用及它們之間的關係。詩是用來言志,即表達內心感情的;歌是詠唱詩的,即用延長音節來強化詩所表達的內容;歌要有音樂來配合,而樂聲要以音律為準使之和諧。長言,指延長詩的音節。《尚書·堯典》作「永言」,「永」也是長的意思,也可講作「詠」,《說文》「詠」(詠)字徐灝注箋:「詠之言永也,長聲而歌之。」聲,指樂聲。律,音律。和聲,使樂聲和諧。 (28)八音:我國古代樂器的統稱。指金(如鍾、鎛[bo,搏])、石(如磬、編鐘)、土(如塤[x□n,薰]、缶[f□u,否 ])、革(如鼓、□[tiao,條])、絲(如琴、瑟)、木(如柷[chu,觸],敔[y□,語])、匏(如笙、竽)、竹(如簫、管)等八類。 (29)奪:侵擾,干擾。倫:倫次,次序。 (30)拊(f□,撫):拍,輕擊。 (31)畏忌:憎惡。 讒說:誣陷他人的言論。 殄(ti□n,舔)偽:滅絕道德的 行為。偽,通「為」。《尚書·堯典》作「行」。 (32)出入:指傳達命令,報告下情。 (33)信:真實不虛。 (34)絀:通「黜」,貶退。 陟(zhi,制):提升,提拔。 (35)眾功:各種事情。 (36)分北(bei,背):分離,分解。「北」,同「背」。

此二十二人鹹成厥功(1):皋陶為大理,平(2),民各伏得其實(3);伯夷主禮,上下鹹讓;垂主工師,百工致功(4);益主虞,山澤辟(5);棄主稷,百谷時茂;契主司徒,百姓親和;龍主賓客,遠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違(6);唯禹之功為大,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職來貢(7),不失厥宜(8)。方五千里。至於荒服(9)。南撫交阯、北發,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發、息慎,東長、鳥夷,四海之內鹹戴帝舜之功十。於時禹乃興《九招》之樂(11),致異物(12),鳳皇來翔(13)。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1)厥(jue,決):其,他的,他們的。 (2)平:指斷獄公平。 (3)伏:佩服,信服。 得其實:指斷案符合實情。 (4)致功:意思是做出成績。 (5)辟:開發,利用。 (6)「十二牧」句:《正義》:「禹九州之民無敢辟違舜十二牧也。」「辟違」,違背,違抗。「辟」同「避」。「避」違」同義。 (7)職:賦稅,貢品。 (8)不失厥宜:意思是沒有不合規定的。《尚書·禹貢》記載禹「任土作貢」,意思是根據土地肥瘠情況,規定各地貢物。參看《夏本紀》。 (9)荒服:古代五服之一,指離王畿二千五百里(一說四千五百里)的地方。 十戴:擁戴,這裡有稱頌的意思。 (11)《九招(shao,紹)》:也寫作「九韶」,古樂曲名。《呂氏春秋·古樂》有帝嚳命鹹黑作《九招》、舜命質修《九招》以及後來殷湯命伊尹修《九招》之說。此處說為禹所作。《索隱》:招音韶,即舜樂《簫韶》。九成(樂曲終止一次叫一成),故曰《九招》。」 (12)致異物:招來了祥瑞的珍奇之物。 (13)鳳皇:即鳳凰。

舜年二十以孝聞,年三十堯舉之,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堯崩,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蒼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為零陵。舜之踐帝位,載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謹(1),如子道。封弟象為諸侯(2)。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薦禹於天(3)。十七年而崩。三年喪畢,禹亦乃讓舜子,如舜讓堯子。諸侯歸之,然後禹踐天子位。堯子丹朱,舜子商均(4),皆有疆土,以奉先祀(5)。服其服(6),禮樂如之(7)。以客見天子,天子弗臣(8),示不敢專也。
(1)夔夔(kui,葵):和順恭敬的樣子。 (2)「封弟」句:《正義》引《帝王紀》云:「舜弟象封於有鼻。」 (3)豫:通「預」,事先。 (4)「堯子」二句:《正義》引《括地誌》云:「定州唐縣,堯後所封;寧州虞城縣,舜後所封也。」 (5)奉先祀:繼承祖先的祭祀。 (6)服其服:穿他們自己家族的服飾。 (7)禮樂如之:禮樂按自己家族的傳統。古代王朝改易,要一併改變服色和禮樂,夏禹不要唐、虞兩族的人改變禮樂服色,以示特殊尊重。 (8)弗臣:不以為臣,不把他們當臣下看待。
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1),以章明德(2)。故黃帝為有熊、帝顓頊為高陽,帝嚳為高辛,帝堯為陶唐,帝舜為有虞。帝禹為夏後而別氏(3),姓姒氏。契為商,姓子氏。棄為周,姓姬氏。
(1)同姓:同出一 姓 ,都是少典氏的後代。國號:指封為諸侯時各有不同的名號。 (2)章:彰明。 明德:光明的德行。 (3)別氏:另分出氏。上古「氏」與「姓」不同,姓為族號,氏本為姓的分支,由於各分支散居各地,子孫繁衍,各分支的「氏」就成了新的族號。戰國以後姓氏合一,通稱為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