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成吉思汗傳    P 2

作者:成吉思汗
頁數:2 / 59
類別:中國古代史

 

3.《元史》③十四世紀用漢語編成。


4.與蒙古侵入同時代的伊斯蘭教徒所撰述的幾種記錄。

A.《阿拉伯編年史》④伊賓‧額梯兒(Ibnu‘I-Athir)撰,此書編纂于美索波塔米亞(在今伊拉克)。

B.Tabakāt-iNassiri⑤(波斯文),術茲札尼(Juzjani)撰。撰者生於阿富汗,一二六○年至印度,用波斯文著述他的自傳。

C.《世界征服者史》⑥(波斯文)志費尼(Juwayni)撰,書成於一二六○年。志費尼較術茲札尼為年輕,然其書纂述于蒙古帝國瓦解以前。因為著者曾經遊歷過突厥斯坦和蒙古各地,所以能夠使用蒙古方面的史料,如口碑和記錄等。

5.中國旅行家的記述,如將軍趙珙和長春真人的記錄⑦。像上面所說,蒙古民族自身也有好幾種用口碑和傳說所寫成的歷史文獻⑧。這種歷史文獻就是構成我們最重要的史料,但是這些史料裡的大部分現在已經佚失了,目前我們只能在中國和伊斯蘭教史籍的記事裡和引證裡去知道它的存在。唯有《蒙古秘史》卻是例外,它以傳說的英雄詩為骨幹,寫成一部成吉思汗和其同伴們的英雄史詩。

十三世紀時訪問蒙古的歐洲旅行家——修士柏朗迦賓(PlanoCarpini)、魯勃洛克和馬可波羅⑨——雖然沒有對我們供給過成吉思汗或其同時代的重要知識,但是他們所看到關於各民族的國土、風俗和習慣等等的記述,對於我們也未始不是一種很好的資料。這些記載對於在正確的歷史背景中,重新現出蒙古征服的時期,那是非常重要的。

東西學者曾經使用過這些資料,編成許許多多關於蒙古民族和成吉思汗的歷史,在這許多的著作裡面,要算多桑(D'ohsson)的《蒙古史》(法文,海牙,一八三四——三五年)⑩,和列寧格勒蘇聯科學院巴托爾德的各種名著——尤其是《蒙古入侵時代的突厥斯坦》(俄文,一九○○年刊行;英譯本成於一九二八年,收于《吉布紀念叢書》)為最重要了。


無論我們擁有的史料怎樣有價值,對於重新刻畫出這個偉大征服者的生涯,他的人格,或者浮現出他的感情和理想,那麼我們必須承認這些史料不過是一種碎簡斷片而已。尚有許多重要的史料,直到現在還沒有留傳給我們(例如成吉思汗的各種律令,他那著名的「札撒」。同時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史料,或者還沒有公刊問世,或者還沒有經過翻譯、整理和研究等工作)。無論如何,由上面所列舉的各種史料的幫助,假使單單以粗枝大葉的手法,去重新描寫出建立起一個帝國而影響到整個世界的命運這樣重大的「天才野蠻人」——成吉思汗個人的史實,這還是可能的。

註釋

①據日本著名史學家小林高四郎說:「這是伊斯蘭教史料裡面最著名的一種,一三○三年,奉合贊汗的敕命所撰述。」有譯本數種如下:

A.貝烈津譯《史集》——《剌失德撰著的蒙古史》,18581888年。

B.卡忒美爾(Quatremère,M.E.):《剌失德用波斯文寫成的波斯蒙古史》,1836年。

C.伯勞舍(Blochet,E.)校注的剌失德《史集》第二卷,《吉布紀念叢書》第十八卷第二冊。

D.蘇聯莫斯科、列寧格勒出版的剌失德《史集》俄譯本,共三卷四冊(一九四六至六○年出版)。余大鈞、周建奇據此俄譯本譯為中譯本,商務印書館一九八三至八六年出版,共三卷四冊。

E.波義耳(J.A.Boyle)的《史集》第二卷《成吉思汗的繼承者》英譯本(一九七一年出版),有周良霄漢譯本(天津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版)。

②案此書漢名作《元朝秘史》,蒙古文名應作「Mongol-unniguchatobchian」(《蒙古秘史》),日儒那珂通世,曾譯成日語,書名叫《成吉思汗實錄》。又,村上正二有《蒙古秘史》日文譯註本三冊(一九七○至七六年出版)。世界各國有英、俄、德、法、匈牙利、捷克、土耳其文等各種外文譯本。漢文譯本有謝再善譯本(中華書局一九五六年版)、札奇斯欽譯註本(台灣一九七九年版)、余大鈞譯註本(河北人民出版社二○○一年版)。

③明洪武三年七月,宋濂、王等奉敕撰,計二百十卷。

④書名為「Kamilut-Tèvarikh」,就是「全史」的意義。

⑤Raverty自一八七三年至一八七六年間,把此書譯成英文,收于《印度文庫》本中。

⑥此書原名TarikhDjihan-kushai,米爾咱‧移罕默德曾譯此書第一卷為英文,收于《吉布紀念叢書》第十六卷,一九一六年出版。

⑦前者就是《蒙韃備錄》。案原文作孟珙撰,實系趙珙之誤,詳見王國維在箋注本裡的考證。後者就是《長春真人西遊記》。又彭大雅《黑韃事略》,耶律楚材《西遊錄》,亦為蒙古民族勃興時期的重要史料。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