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國語譯註    P 2


作者:劉知幾
頁數:2 / 203
類別:中國古代史

 

國語譯註

作者:劉知幾
第2,共203。
周穆王將去征討犬戎,祭公謀父勸阻說:“不能這樣做。先王以道德昭示天下而不炫耀武力。平時斂藏軍隊而在適當的時候動用,這樣它才會顯示出威力,炫耀就會濫用,濫用便失去了威懾作用。所以周公的頌詩說:『收起幹戈,藏好弓箭,我只求讓美德遍及全國而發揚光大,相信我王定能長保封疆。』先王對於百姓,鼓勵他們端正德性和惇厚品行,廣開財路以滿足需求,使他們有稱心的器物使用,明示利害所在,依靠禮法來教育他們,使他們能趨利避害、感懷君王的恩德而畏懼君王的威嚴。所以先王能使自己的基業世代相延並不斷壯大。“從前我們的先王世代擔任農官而盡心為虞、夏做事。到夏朝衰落時廢去了農官而置農事于不顧,我們的先王不窋因此而失去官職,只好跑到與戎狄接鄰的地方居住下來,但他不敢荒廢祖業,常常砥礪自己的德行,繼承祖先的業績,維護他們的教導和典則,時刻勤勉有加,以惇厚自守,以忠信自奉,在立德立業上比前人做得更出色。到了武王時,繼續發揚光大先人光明磊落的德行並又增以仁慈和善,敬奉神靈、保護百姓,神人無不歡欣喜悅。而商王帝辛則為民眾深惡痛絶,百姓無法忍受他的殘暴統治,都樂於擁戴武王,武王才出兵商郊牧野。可見先王並非崇尚武力,只是體恤百姓的憂患而除去他們的禍害。“先王的制度規定,在王畿內的是甸服,在王畿外的是侯服,侯服之外的是賓服,夷蠻地區是要服,戎狄地區是荒服。屬甸服的供日祭,屬侯服的供月祀,屬賓服的供時享,屬要服的供歲貢,屬荒服的則有朝見天子的義務。這每天一次的祭、每月一次的祀、每季一次的享、每年一次的貢和一生一次的朝見天子之禮都是先王定下的規誡。如果甸服有不履行日祭義務的,天子就應內省自己的思想;侯服有不履行月祀義務的,天子就要檢查自己的號令;賓服有不履行時享義務的,天子就要檢查法律規章;要服有不履行歲貢義務的,天子就要檢查名號尊卑;荒服有不履行朝見天子義務的,天子就要內省自己的德行,依次做了上述的內省檢查後如還有不履行義務的才可以依法處置。因此,才有懲罰不祭、攻伐不祀、征討不享、譴責不貢、告諭不朝的各種措施,才有懲罰的刑法、攻伐的軍隊、征討的武備、譴責的嚴令、曉諭的文辭。如果頒佈了法令、文告後還有不履行義務的,那就再一次內省自己的德行而不輕易勞民遠征。正因為如此,近處的諸侯才沒有不聽從的,遠處的諸王也沒有不信服的。“如今,自從大畢、伯士去世以後,犬戎的君長一直按照荒服的職責來朝見,而天子卻說『我將以不享的罪名去討伐他們』,並以此向他們炫耀武力。這難道不是廢棄先王的遺訓而使王業敗壞嗎?我聽說犬戎性情惇厚純

樸,能遵守先人的德行而專一不變,他們是有能力抵禦我們的。”周穆王不聽勸告,去征討犬戎,結果只得到了犬戎進貢的四隻白狼、四隻白鹿回來,從此荒服地區的諸侯再也不來朝見了。


密康公母論小丑備物終必亡

2講:恭王游于涇上①,密康公從②,有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之於王。夫獸三為群,人三為眾,女三為粲③。王田不取群,公行下眾,王禦不參一族。夫粲,美之物也。眾以美物歸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猶不堪,況爾小丑乎?小丑備物,終必亡。」康公不獻。一年,王滅密。


【註釋】

①恭王:西周國君,名伊扈,穆王之子。涇:水名,源於今寧夏六盤山,東南流入古渭水,西周國都鎬京即在兩水交匯處附近。②密:西周諸侯國名,姬姓,地在今河南密縣。③粲(c • àn • ):極其美好。

【譯文】

周恭王到涇水邊遊玩,密康公隨從,有三個同姓的女子私自投奔密康公。康公的母親說:「必須把她們獻給天子。三隻獸在一起就是群,三個人在一起就是眾,三個女子在一起就是粲。天子不獵取群獸,諸侯對眾人要謙下行事,天子不選三個同族的女子為妃嬪。粲是美好的事物,人們把美好的事物歸之於你,你有什麼德行來承受呢?天子尚且不能承受,何況你這種小人物呢?小人物得到的東西太多,一定會滅亡。」康公不肯把女子獻出去。一年以後,恭王滅了密國。

邵公諫厲王弭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