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治通鑑 中    P 34


作者:司馬光
頁數:34 / 546
類別:中國古代史

 

資治通鑑 中

作者:司馬光
第34,共546。
慕容仁遣兵襲新昌,督護新興王寓擊走之,遂徙新昌入襄平。

顯宗成皇帝中之上咸康元年(乙未,公元三三五年)


春,正月,庚午朔,帝加元服。大赦,改元。

成、趙皆大赦,成改元玉恆,趙改元建武。

成主期立皇后閻氏,以衛將軍尹奉為右丞相,驃騎將軍、尚書令王瑰為司徒。

趙王虎命太子邃省可尚書奏事,唯祀郊廟、選牧守、征伐、刑殺乃親之。虎好治宮室,鸛雀台崩,殺典匠少府任汪;復使修之,倍于其舊。邃保母劉芝封宜城君,關預朝權,受納賄賂,求仕進者多出其門。

慕容皝置左、右司馬,以司馬韓矯、軍祭酒封弈為之。

司徒導以贏疾,不堪朝會,三月,乙酉,帝幸其府,與群臣宴于內室,拜導並拜其妻曹氏。侍中孔坦密表切諫,以為帝初加元服,動宜顧禮,帝從之。坦又以帝委政于導,從容言曰:「陛下春秋已長,聖敬日躋,宜博納朝臣,諮諏善道。」導聞而惡之,出坦為廷尉。坦不得意,以疾去職。

丹楊尹桓景,為人諂巧,導親愛之。會熒惑守南鬥經旬,導謂領軍將軍陶回曰:「鬥,揚州之分,吾當遜位以厭天譴。」回曰:「公以明德作輔,而與桓景造膝,使熒惑何以退舍!」導深愧之。


導闢太原王濛為掾,王述為中兵屬。述,昶之曾孫也。濛不修小廉,而以清約見稱,與沛國劉惔齊名,友善。惔常稱濛性至通而自然有節。濛曰:「劉君知我,勝我自知。」當時稱風流者,以惔、濛為首。述性沈靜,每坐客辯論蜂起,而述處之恬如也。年三十,尚未知名,人謂之痴。導以門地闢之。既見,唯問在東米價,述張目不答。導曰:「王掾不痴,人何言痴也!」嘗見導每發言,一坐莫不讚美,述正色曰:「人非堯、舜,何得每事盡善!」導改容謝之。

趙王虎南遊,臨江而還。有遊騎十餘至歷陽,歷陽太守袁耽表上之,不言騎多少。朝廷震懼,司徒導請出討之。夏,四月,加導大司馬、假黃鉞、都督征討諸軍事。癸丑,帝觀兵廣莫門,分命諸將救歷陽及戍慈湖、牛渚、蕪湖;司空郗鑒使廣陵相陳光將兵入衛京師。俄聞趙騎至少,又已去,戊午,解嚴,王導解大司馬。袁耽坐輕妄免官。

趙征虜將軍石遇攻桓宣于襄陽,不克。

大旱,會稽、餘姚米鬥五百。

秋,七月,慕容皝立子俊為世子。

九月,趙王虎遷都于鄴,大赦。

初,趙主勒以天竺僧佛圖澄豫言成敗,數有驗,敬事之。及虎即位,奉之尤謹,衣以綾錦,乘以雕輦。朝會之日,太子、諸公扶翼上殿,主者唱「大和尚」,眾坐皆起。使司空李農旦夕問起居,太子、諸公五日一朝。國人化之,率多事佛。澄之所在,無敢向其方面涕唾者。爭造寺廟,削髮出家。虎以其真偽雜糅,或避賦役為奸宄,乃下詔問中書曰:「佛,國家所奉。裡閭小人無爵秩者,應事佛不?」著作郎王度等議曰:「王者祭祀,典禮具存。佛,外國之神,非天子諸華所應祠奉。漢氏初傳其道,唯聽西域人立寺都邑以奉之,漢人皆不得出家;魏世亦然。今宜禁公卿以下毋得詣寺燒香、禮拜;其趙人為沙門者,皆返初服。」虎詔曰:「朕生自邊鄙,忝君諸夏,至于饗祀,應從本俗。其夷、趙百姓樂事佛者,特聽之。」

趙章武王斌帥精騎二萬並秦、雍二州兵以討薄句大,平之。成太子班之舅羅演,與漢王相天水上官澹謀殺成主期,立班子。事覺,期殺演、澹及班母羅氏。期自以得志,輕諸舊臣,信任尚書令景騫、尚書姚華、田褒、中常侍許涪等,刑賞大政,皆決於數人,希復關公卿。褒無它才,嘗勸成主雄立期為太子,故有寵。由是紀綱隳紊,雄業始衰。

冬,十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慕容仁遣王齊等南還。齊等自海道趣棘城,齊遇風不至。十二月,徐孟等至棘城,慕容皝始受朝命。

段氏、宇文氏各遣使詣慕容仁,館于平郭城外。皝帳下督張英將百餘騎間道潛行掩擊之,斬宇文氏使十餘人,生擒段氏使以歸。

是歲,明帝母建安君荀氏卒。荀氏在禁中,尊重同於太后;詔贈豫章郡君。

代王翳槐以賀蘭藹頭不恭,將召而戮之,諸部皆叛。代王紇那自宇文部入,諸部復奉之。翳槐奔鄴,趙人厚遇之。

初,張軌及二子寔、茂,雖保據河右,而軍旅之事無歲無之。及張駿嗣位,境內漸平。駿勤修庶政,總禦文武,鹹得其用,民富兵強,遠近稱之,以為賢君。駿遣將楊宣伐龜茲、鄯善,於是西域諸國焉耆、于闐之屬,皆詣姑臧朝貢。駿于姑臧南作五殿,官屬皆稱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