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基督山恩仇下    P 308

作者:大仲馬
頁數:308 / 336
類別:世界名著

 

 「是的,是的,」在途中,維爾福反覆念叨,「是的,那個女人不能死,應該讓她懺悔,撫養我的兒子,我那可憐的孩子,在我不幸的家裡,除了那生命力特別頑強的老人以外,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她愛這孩子,她是為他才變成一個罪人的。一個母親只要還愛她的孩子,她的心就不會壞到無可輓回的地步。她會懺悔的。誰都不會知道她犯過罪,那些罪惡是在我的家裡發生的,雖然現在大家已經懷疑,但過些時候就會忘記,如果還有仇人記得,唉,上帝來懲罰我吧!我再多加兩三重罪也沒什麼關係?我的妻子可以帶著孩子和珠寶逃走。她可以活下去,也許還可以活得很幸福,因為她把愛都傾注在孩子身上,我的心就可以好受一些了。」於是檢察官覺得他的呼吸也比較暢通了。


馬車在宅邸院子裡停住。維爾福從車子裡出來,他看出僕人們都很驚奇他回來得這樣早。除此之外他在他們的臉上再看不出別的表情。沒有人跟他說話,象往常一樣他們站在一邊讓他過去。當他經過諾瓦蒂埃先生房間時,他從那半開着的門裡看見了兩個人影,但他不想知道是誰在拜訪他的父親,他匆匆地繼續向前走。

「啊,沒事」,當他走上通向妻子房間去的樓梯時,他說,「沒事一切都是老樣子。」他隨手關攏樓梯口的門。「不能讓人來打擾我們,」他想,「我必須毫不顧忌地告訴她,在她面前認罪,把一切都告訴她」。他走到門口,握住那水晶門柄,門卻自行打開了。「門沒關!」他自言自語地說,「很好。」他走進愛德華睡覺的那個小房間,孩子白天到學校去上學,晚上和母親住在一起。他忙向房間裡看了看。「不在這兒,」他說,「她在自己的房間裡。」他衝到門口,門關着。他站在那兒渾身打哆嗦。「愛蘿綺絲!」他喊道。他好象聽到傢具移動的聲音。「愛蘿綺絲!」他再喊。

「是誰?」他要找的女人問道。他覺得那個聲音比往常微弱得多。

「開門!」維爾福喊道,「開門,是我。」

不管他的怎樣請求,不管他的口氣讓人聽上去多麼痛苦,門卻依舊關着。維爾福一腳把門踹開。在門口裡面,維爾福夫人直挺挺地站着,她的臉色蒼白,五官收縮。恐怖地望着他。「愛蘿綺絲!愛蘿綺絲!」他說,「你怎麼啦?說呀!」


那年輕女子向他伸出一隻僵硬而蒼白的手。我按你的要求做了,閣下!”她聲音嘶啞,喉嚨好象隨時都可能被撕裂。

「你還要怎樣呢?」說著她摔倒在地板上。

維爾福奔過去抓住她的手,痙攣的那隻手裡握著一隻金蓋子的水晶瓶。維爾福夫人自殺了。維爾福嚇瘋了,他退回到門口,兩眼盯住那屍體。「我的兒子呢!」他突然喊道,「我的兒子在哪兒?愛德華!愛德華!」他衝出房間,瘋狂地喊着,「愛德華!愛德華!」他的聲音不勝悲慟,僕人們聽到喊聲都跑了上來。

「我的兒子在哪兒?」維爾福問道,「帶他離開這座房子,不要讓他看見——」

「愛德華少爺不在樓下,先生。」僕人答道。

「那麼他可能在花園裡玩,去看看。」

「不,先生,夫人在半小時前派人來找他,他到夫人的房間裡去了,以後就沒有下樓來過。」

維爾福的額頭上直冒冷汗,他的雙腿發抖,各種不祥的念頭在他的腦子裡亂轉。「在維爾福夫人的房間裡?」他喃喃地說,妻子的房間,在裡面他不能來看不幸的妻子的屍體。要喊愛德華,他一定會在那變成墳墓的房間裡造成回音。似乎不應該說話打破墳墓的寧靜。維爾福覺得自己的舌頭已經麻木了。「愛德華!」他口吃地說,「愛德華!」沒有回音。如果他到母親的房間裡沒有再出來,他又會可能在哪兒呢?他踮着腳走過去。維爾福夫人的屍體橫躺在門口,愛德華一定在房間裡面。那個屍體似乎在看守房門,眼睛瞪着,臉上分明帶著一種可怕的、神秘的、譏諷的微笑。從那打開着的門向裡過去,可以看見一架直立鋼琴和一張藍緞的睡榻。維爾福向前走了兩三步,看見他的孩子躺在沙發上,睡着了。他發出一聲歡喜的喊叫,好象透入那絶望黑暗的深淵。他只要跨過那屍體,走進房間,抱起他的孩子,帶他遠走高飛就行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