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懺悔錄    P 94


作者:盧梭
頁數:94 / 359
類別:自傳

 

懺悔錄

作者:盧梭
第94,共359。
 有一次,我為了到近處去觀看一下看來似乎相當優美的一塊地方,特意離開了原路,我對這個地方十分喜歡,不知在那裡來迴繞了多少圈,最後真的迷了路。我走了好幾個小時的路之後,疲乏已極,又餓又渴,簡直有點支持不住了,於是走進一個農民家裡。那個農民房屋的外表並不美觀,但是附近只看到這戶人家。我認為這裡也象在日內瓦或瑞士一樣,所有的殷實農戶生活都還不錯,足能接待過路行人。我請那位農民按價計算給我一餐飯食。他給我拿來了撇去奶皮的牛奶和粗糙的大麥麵包,並且對我說,這是他家僅有的東西。我津津有味地喝着這樣的牛奶,又把麵包吃得精光,一點渣兒都沒剩,但是這點東西對一個疲乏已極的人是顯然不夠的。這位農民不住地察看我,從我的食慾上看出我剛纔所說的不象是假話。於是他對我說,看來我是個正派的年青人,不會出賣他的;說完,向左右看了看,打開了廚房旁邊的一個小地窖,走了下去,不一會兒,他拿着一條上等純小麥麵包、一塊雖已切開過但卻非常饞人的火腿、一瓶葡萄酒回來了。我一見這瓶酒就覺得這比什麼都更能令人心花怒放。此外他還添了一大盤煎鷄蛋,於是我便吃了一顧非步行就永遠吃不到的好午餐。我付錢的時候,他又神色不安地害怕起來了。他不肯接受我的錢,他那驚慌失措的樣子是很少見的。使我最感興趣的是我想不出他為什麼害怕。最後,他戰戰兢兢地說出了「稅吏」和「酒耗子」等可怕的字眼。他對我說,把酒藏起來是因為怕征附加捐,把麵包藏起來也是怕徵人頭稅,如果他讓人看出他還不至于餓死的話,他可就算完啦。他跟我談的這些事,從前我腦子裡連一點概念都沒有,因此立時給了我一種永遠不能磨滅的印象。此後,在我心裡逐漸發展起來的對於不幸的人民遭受痛苦的同情和對壓迫他們的人所抱的不可遏止的痛恨,就是從這時萌芽的。這是個殷實富足的人家,卻不敢吃自己用血汗掙來的麵包,而且只有裝出和周圍的人一樣窮困,才能免于破產。我從他家裡走出來,心中又憤慨又激動,不禁為這一肥沃地區的悲慘命運而嘆息,大自然所慷慨賜予的一切,竟成了殘忍稅吏的掠奪對象。

在我這次旅行所遇到的事件中,這是我至今記憶猶新的唯—一件。此外,我只記得快到里昂的時候,為了去看看里尼翁河岸,我特意延長了一下我的旅程,因為在我和父親一起讀過的小說中,我始終不曾忘記《阿絲特萊》那部小說,小說裡面的故事常常浮現在我的腦際。我打聽了去弗雷斯的道路,當我和一個女店主聊天的時候,她告訴我那裡是工人謀生的好地方,有不少鍛鐵揚,生產的鐵器很精美。她的這種讚揚給我那充滿浪漫色彩的好奇心澆了冷水,我打消了到一個打鐵的地方去尋找迪阿娜和西耳芳德爾那類美女和情郎的念頭。這個好心女人那樣鼓勵我,無疑是把我看成一個鎖匠鋪的學徒了。


  



  
我到里昂去並不是無目的的。我一到里昂,立刻就到沙佐特修會去見夏特萊小姐。她是華倫夫人的一位女友;上次,當我和勒·麥特爾先生一起到這裡來的時候,我曾受華倫夫人之托,當面轉交給她一封信,因此也就算是舊相識了。夏特萊小姐告訴我,她的女友的確曾從里昂經過,但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一直到皮埃蒙特去了,而且在動身的時候,華倫夫人自己也沒有肯定是不是要在薩瓦停留。夏特萊小姐還對我說,如果我願意的話,她可以替我寫信打聽,而我最好是在里昂等候消息。我接受了她的這個建議,但是我沒敢向夏特萊小姐說我急等回信,也沒敢說我錢袋裏所剩的一點錢不能容我久待。我所以不敢開口,並不是因為怕她會對我冷淡。相反,她對我是非常親切的,她完全以平等的態度待我,這使我沒有勇氣把自己的實際情況告訴她,因為我不願意使自己由一個很體面的舊相識一降而為可憐的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