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上    P 8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8 / 166
類別:世界名著

 

 但是這快樂的微笑立刻使他想起了一切,他又變得沉思了。
可以聽到門外有兩個小孩的聲音(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聽出來是他的小男孩格里沙和他的大女兒塔尼婭的聲音),他們正在搬弄什麼東西,打翻了。

「我對你說了不要叫乘客坐在車頂上。」小女孩用英語嚷着,「拾起來!」
「一切都是亂糟糟的,」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想,「孩子們沒有人管,到處亂跑。」他走到門邊去叫他們。他們拋下那當火車用的匣子,向父親走來。
那小女孩,她父親的寶貝,莽撞地跑進來,抱住他,笑嘻嘻地弔在他的脖頸上,她老喜歡聞他的絡腮鬍子散髮出的聞慣的香氣。最後小女孩吻了吻他那因為彎屈的姿勢而漲紅的、閃爍着慈愛光輝的面孔,鬆開了她的兩手,待要跑開去,但是她父親拉住了她。
「媽媽怎樣了?」他問,撫摸着他女兒的滑潤柔軟的小脖頸。「你好,」他說,向走上來問候他的男孩微笑着說。
他意識到他並不怎麼愛那男孩,但他總是儘量同樣對待;可是那男孩感覺到這一點,對於他父親的冷淡的微笑並沒有報以微笑。
「媽媽?她起來了,」女孩回答。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嘆了口氣。「這麼說她又整整一夜沒有睡,」他想。
「哦,她快活嗎?」

小女孩知道,她父親和母親吵了架,母親不會快活,父親也一定明白的,他這麼隨隨便便地問她只是在作假。因此她為她父親漲紅了臉。他立刻覺察出來,也臉紅了。
「我不知道,」她說。「她沒有說要我們上課,她只是說要我們跟古裡小姐到外祖母家去走走。」
「哦,去吧,塔尼婭,我的寶寶。哦,等一等!」他說,還拉牢她,撫摸着她的柔軟的小手。
他從壁爐上取下他昨天放在那裡的一小盒糖果,揀她最愛吃的,給了她兩塊,一塊巧克力和一塊軟糖。
「給格里沙?」小女孩指着巧克力說。
「是,是。」又撫摸了一下她的小肩膀,他吻了吻她的髮根和脖頸,就放她走了。
「馬車套好了,」馬特維說,「但是有個人為了請願的事要見您。」
「來了很久嗎?」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問。
「半個鐘頭的光景。」
「我對你說了多少次,有人來馬上告訴我!」
「至少總得讓您喝完咖啡,」馬特維說,他的聲調粗魯而又誠懇,使得人不能夠生氣。
「那麼,馬上請那個人進來吧,」奧布隆斯基說,煩惱地皺着眉。
那請願者,參謀大尉加里寧的寡妻,來請求一件辦不到的而且不合理的事情;但是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照例請她坐下,留心地聽她說完,沒有打斷她一句,並且給了她詳細的指示,告訴她怎樣以及向誰去請求,甚至還用他的粗大、散漫、優美而清楚的筆跡,敏捷而流利地替她寫了一封信給一位可以幫她忙的人。打發走了參謀大尉的寡妻以後,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拿起帽子,站住想了想他忘記什麼沒有。看來除了他要忘記的——他的妻子以外,他什麼也沒有忘記。
「噢,是的!」他垂下頭,他的漂亮面孔帶著苦惱的表情。
「去呢,還是不去?」他自言自語;而他內心的聲音告訴他,他不應當去,那除了弄虛作假不會有旁的結果;要改善、彌補他們的關係是不可能的,因為要使她再具有魅力而且能夠引人愛憐,或者使他變成一個不能戀愛的老人,都不可能。現在除了欺騙說謊之外不會有旁的結果;而欺騙說謊又是違反他的天性的。
「可是遲早總得做的;這樣下去不行,」他說,極力鼓起勇氣。他挺着胸,拿出一支紙煙,吸了兩口,就投進珠母貝殼煙灰碟裡去,然後邁着迅速的步伐走過客廳,打開了通到他妻子寢室的另一扇房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