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上    P 12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12 / 166
類別:世界名著

 

 還不到兩點鐘的時候,辦公室的大玻璃門突然開了,一個什麼人走了進來。所有坐在沙皇肖像和正義鏡下面的官員們,都高興可以散散心,向門口望着;但是門房立刻把闖進來的人趕了出去,隨手把玻璃門關上了。
報告讀完了,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站起來,伸了伸懶腰,於是,發揮時代的自由主義,在辦公室拿出一支紙煙來,然後走進他的小辦公室去。他的兩個同僚——老官吏尼基京和侍從官格里涅維奇跟隨着他進去。

「我們吃了午飯還來得及辦完,」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
「當然來得及!」尼基京說。
「那福明一定是個很狡猾的傢伙,」格里涅維奇說的是一個和他們正在審查的案件有關的人。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聽了格里涅維奇的話皺皺眉,這樣使他明白過早地下判斷是不對的,他沒有回答一句話。
「剛纔進來的是誰?」他問門房。

“大人,一個人趁我剛一轉身,沒有得到許可就鑽進來了。
他要見您。我告訴他:等辦公的官員們走了的時候,再……”
「他在什麼地方?」
「也許他到走廊裡去了;他剛纔還在那裡踱來踱去。那就是他,」門房說,指着一個蓄着鬈曲鬍鬚、體格強壯、寬肩的男子,他沒有摘下羊皮帽子,正在輕快而迅速地跑上石級磨損了的台階。一個挾着公事包的瘦削官吏站住了,不以為然地望瞭望這位正跑上台階的人的腳,又探問似地瞥了奧布隆斯基一眼。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正站在台階頂上。當他認出走上來的人的時候,他那托在制服的綉金領子上面容光煥發的和藹面孔顯得更光彩了。
「哦,原來是你!列文!你終於來了,」他帶著親切的嘲弄微笑說,一面打量着走上前來的列文。「你怎麼肯駕臨這個巢穴來看我?」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握手他還不滿足,他吻了吻他的朋友。「來了好久了嗎?」
「我剛剛到,急於要見你,」列文說,羞澀地、同時又生氣和不安地向四下望瞭望。
「哦,讓我們到我的房間裡去吧,」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他知道他的朋友自尊心很強和易怒的羞赧,於是,輓着他的胳膊,他拉著他走,好像引導他穿過什麼危險物一樣。
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几乎對他所有的相識都稱「你」,他通通叫他們的教名:六十歲的老人和二十歲的青年人、演員、大臣、商人和侍從武官都一律對待,因此他大部分的密友可以在社會階層的兩個極端找到,他們要是知道通過奧布隆斯基的媒介而有了共同的關係,一定會很驚訝的。凡是和他一道喝過香檳的人都是他的親密朋友,而他跟什麼人都一道喝香檳,所以萬一當着他部下的面,他遇見了他的什麼「不體面的親友」(如他所戲謔似地稱呼他的許多朋友),他憑着他特有的機智,懂得怎樣沖淡在他們心中留下的不愉快印象。列文並不是一個「不體面的親友」,但是奧布隆斯基立刻敏感到列文一定以為他不願當着他部下的面露出他和他的親密,故而趕緊把他帶到他的小辦公室裡去。
列文和奧布隆斯基差不多同樣年紀;他們的親密並不只由於香檳。列文是他從小的同伴和朋友。他們雖然性格和趣味各不相同,卻像兩個從小在一塊兒的朋友一樣相親相愛。雖然如此,他們兩人——像選擇了不同的活動的人們之間所常發生的情形一樣——雖然議論時也說對方的活動是正確的,但卻從心底鄙視。彼此都感覺得好像自己過的生活是唯一真正的生活,而他朋友所過的生活卻完全是幻想。奧布隆斯基一看見列文就抑制不住微微諷刺的嘲笑。他多少次看見列文從鄉下到莫斯科來,他在鄉下做的什麼事情,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從來也不十分理解,而且也實在不感興趣。列文每次到莫斯科來總是非常激動,非常匆忙,有點不安,又因為自己的不安而激怒,而且大部分時候對於事物總是抱著完全新的、出人意外的見解。斯捷潘·阿爾卡季奇嘲笑這個,卻又喜歡這個。同樣,列文從心底鄙視他朋友的都市生活方式和他認為沒有意思而加以嘲笑的公務。但是所不同的只是奧布隆斯基因為做着大家都做的事,所以他能夠得意地、溫和地笑,而列文卻是不得意地、有時甚至生氣地笑。
「我們盼了你好久了,」斯捷潘·阿爾卡季奇說,走進他的小辦公室,放開列文的胳膊,好像表示這裡一切危險都過去了一樣。「我看見你真是非常,非常的高興呢!」他繼續說,「哦,你好嗎?呃!你什麼時候到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