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12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12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12,共206。
 瑪絲洛娃早就抽上香煙,而在她同店員姘居的後期和被他拋棄以後,就越來越離不開酒瓶。她之所以離不開酒瓶,不僅因為酒味醇美,更因為酒能使她忘記身受的一切痛苦,暫時解脫煩悶,增強自尊心。而這樣的精神狀態不喝酒是無法維持的。她不喝酒就覺得意氣消沉,羞恥難當。
牙婆招待姨媽吃飯,把瑪絲洛娃灌醉,要她到城裡一家最高級的妓院去做生意,又向她列舉幹這個營生的種種好處。瑪絲洛娃面臨着一場選擇:或者低聲下氣去當女仆,但這樣就逃避不了男人的糾纏,不得不同人臨時秘密通姦;或者取得生活安定而又合法的地位,就是進行法律所容許而又報酬豐厚的長期的公開通姦。她選擇了後一條。此外,她想用這種方式來報復誘姦她的年輕公爵、店員和一切欺侮過她的男人。同時還有一個條件誘惑她,使她最後打定主意,那就是牙婆答應她,她喜愛什麼衣服,就可以做什麼衣服,絲絨的,法伊縐①的,綢緞的,袒胸露臂的舞衫,等等,任憑挑選。瑪絲洛娃想象着自己穿上一件袒胸黑絲絨滾邊的鵝黃連衣裙的情景,再也經不住誘惑,就交出身份證去換取黃色執照。當天晚上,牙婆僱來一輛馬車,把她帶到著名的基塔耶娃妓院裡。
①正反兩面都有橫條紋的絲織品或毛織品。
從此以後,瑪絲洛娃就經常違背上帝的誡命和人類道德,過起犯罪的生活來。千百萬婦女過着這種生活,不僅獲得關心公民福利的政府的許可,而且受到它的保護。最後,這類婦女十個倒有九個受着惡疾的折磨,未老先衰,過早夭折。

夜間縱酒作樂,白天昏睡不醒。下午兩三點鐘,她們才懶洋洋地從骯髒的床上爬起來,喝礦泉水醒酒,或者喝咖啡,身上穿著罩衫、短上衣或者長睡衣,沒精打采地在幾個房間裡走來走去,隔着窗帘望望窗外,有氣無力地對罵幾句。接着是梳洗,擦油,往身上和頭髮上灑香水,試衣服,為服飾同老鴇吵嘴,反覆照鏡子,塗脂抹粉,畫眉毛,吃油膩的甜點心;最後穿上袒露肉體的鮮艷綢衫,來到燈火輝煌的華麗大廳裡。客人陸續到來,奏樂,跳舞,吃糖,喝酒,吸煙,通姦。客人中間有年輕的,有中年的,有半大孩子,有龍鍾的老頭,有單身的,有成家的,有商人,有店員,有亞美尼亞人,有猶太人,有韃靼人,有富裕的,有貧窮的,有強壯的,有病弱的,有喝醉的,有清醒的,有粗野的,有溫柔的,有軍人,有文官,有大學生,有中學生。總之,各種不同身分,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男人,應有盡有。又是喧閙又是調笑,又是打架又是音樂,吸煙喝酒,喝酒吸煙,音樂從黃昏一直響到天明。直到早晨,她們才得脫身和睡覺。天天如此,個個星期都是這樣。每到周末,她們乘車去到政府機關——警察分局,那裡坐著官員和醫生,都是男人。他們的態度有時嚴肅認真,有時輕浮粗野,蹂躪了不僅為人類所賦有、甚至連禽獸都具備的那種足以防止犯罪的羞恥心,給這些女人檢查身體,發給她們許可證,使她們可以和同謀者再幹上一星期同類罪行。下一個星期還是這樣。天天如此,不分冬夏,沒有假期。
瑪絲洛娃就這樣過了七年。在這期間,她換過兩家妓院,住過一次醫院。在她進妓院的第七年,也是她初次失身後的第八年,那時她才二十六歲,不料出了一件事,使她進了監獄。她在牢裡同殺人犯和盜賊一起生活了六個月,今天被押解到法院受審。

當瑪絲洛娃在士兵押送下走了許多路,筋疲力盡,好容易才走到州法院大廈時,她兩個養母的侄兒,當年誘姦她的德米特裡·伊凡內奇·聶赫留朵夫公爵正躺在高高的彈簧床上,床上鋪着鴨絨墊褥,被單被揉得很皺。他穿著一件前襟皺襇熨得筆挺的潔淨荷蘭細麻布睡衣,敞開領子,吸着香煙。他目光獃滯地瞪着前方,想著今天有什麼事要做,昨天發生過什麼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