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21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21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21,共206。
 大家都恭恭敬敬地用心聽著。那個商人周身散髮出酒氣,勉強忍住飽嗝,聽到一句話,就點一下頭表示贊成。

庭長講話完畢,就向幾個被告轉過身去。
「西蒙·卡爾津金,站起來,」他說。

西蒙緊張地跳起來,頰上的肌肉抖動得更快了。
「你叫什麼名字?」
「西蒙·彼得羅夫·卡爾津金,」他粗聲粗氣地急急說,顯然事先已準備好了答辭。
「你的身分是什麼?」
「農民。」
「什麼省,什麼縣人!」
「土拉省,克拉比文縣,庫比央鄉,包爾基村人。」
「多大年紀?」
「三十三歲,生於一千八百……」
「信什麼教?」
「我們信俄國教,東正教。」
「結過婚嗎?」
「沒有,老爺。」
「做什麼工作?」
「在摩爾旅館當茶房。」
「以前吃過官司嗎?」

「從來沒有吃過官司,因為我們以前過日子……」
「以前沒有吃過官司嗎?」
「上帝保佑,從來沒有吃過。」
「起訴書副本收到了嗎?」
「收到了。」
「請坐下。葉菲米雅·伊凡諾娃·包奇科娃,」庭長叫下一個被告的名字。
但西蒙仍舊站着,把包奇科娃擋住。
「卡爾津金,請坐下。」
卡爾津金還是站着。
「卡爾津金,坐下!」
但卡爾津金一直站着,直到民事執行吏跑過去,側着頭,不自然地睜大眼睛,不勝感慨地低聲說:「坐下吧,坐下吧!」
他才坐下來。
卡爾津金象站起來時一樣快地坐下,把身上的長袍裹裹緊,頰上的肌肉又不出聲地抖動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庭長不勝疲勞地嘆了口氣,問第二個被告,眼睛不瞧她,只顧查閲着面前的檔案。對於庭長來說,審理案件已是家常便飯,若要加速審訊,他可以把兩個案件一次審完。
包奇科娃四十三歲,出身科洛美諾城小市民,也在摩爾旅館當茶房。以前沒有吃過官司,起訴書副本收到了。包奇科娃回答問題非常潑辣,那種口氣彷彿在回答每句話時都說:「對,我叫葉菲米雅,也就是包奇科娃,起訴書副本收到了,我覺得挺有面子,誰也不許嘲笑我。」等庭長一問完,包奇科娃不等人家叫她坐,就立刻自動坐下。
「你叫什麼名字啊!」好色的庭長特別親切地問第三個被告,「你得站起來,」他發現瑪絲洛娃坐著不動,和顏悅色地說。
瑪絲洛娃身姿矯捷地站起來,現出唯命是從的神氣,挺起高聳的胸部,用她那雙笑盈盈而略微斜睨的黑眼睛直盯住庭長的臉,什麼也沒回答。
「你叫什麼名字?」
「柳波芙,」她迅速地說。
聶赫留朵夫這時已戴上夾鼻眼鏡,隨着庭長審問,挨個兒瞧著被告。他眼睛沒有離開這第三個被告的臉,想:「這不可能,她怎麼會叫柳波芙呢?」他聽見她的回答,心裡琢磨着。
庭長還想問下去,但那個戴眼鏡的法官怒氣沖沖地嘀咕了一句,把他攔住了。庭長點點頭表示同意,又對被告說:「怎麼叫柳波芙呢?」他說。「你登記的不是這個名字。」
被告不作聲。
「我問你,你的真名字叫什麼。」
「你的教名叫什麼?」那個怒容滿面的法官問。
「以前叫卡吉琳娜。」
「這不可能,」聶赫留朵夫嘴裡仍這樣自言自語,但心裡已毫不懷疑,斷定她就是那個他一度熱戀過,確確實實是熱戀過的姑娘,姑媽家的養女兼侍女。當年他在情慾衝動下誘姦了她,後來又拋棄了她。從此以後,他再也不去想她,因為想到這事實在太痛苦了,這事使他原形畢露,表明他這個以正派人自居的人不僅一點也不正派,對那個女人的行為簡直是十分下流。
對,這個女人就是她。這會兒他看出了她臉上那種獨一無二的神秘特點。這種特點使每張臉都自成一格,與其他人不同。儘管她的臉蒼白和豐滿得有點異樣,她的特點,與眾不同的可愛特點,還是表現在臉上,嘴唇上,表現在略微斜睨的眼睛裡,尤其是表現在她那天真爛漫、笑盈盈的目光中,表現在臉上和全身流露出來的唯命是從的神態上。
「你早就該這麼說了,」庭長又特別和顏悅色地說。「你的父名叫什麼?」
「我是個私生子,」瑪絲洛娃說。
「那麼按照你教父的名字該怎麼稱呼你呢?」
「米哈依洛娃。」
「她會做什麼壞事呢?」聶赫留朵夫心裡仍在琢磨,他的呼吸有點急促了。
「你姓什麼,通常人家叫你什麼?」庭長繼續問。
「通常用母親的姓瑪絲洛娃。」
「身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