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南史    P 6

作者:李延壽
頁數:6 / 310
類別:歷史

 

二月己丑,策試州郡秀、孝于延賢堂。倭國遣使朝貢。三月乙丑,初限荊州府置將不得過二千人,吏不得過一萬人。州置將不得過五百人,吏不得過五千人。兵士不在此限。夏四月己卯,初禁淫祀,除諸房廟。其先賢以勛德立祠者,不在此例。戊申,聽訟于華林園。
五月己酉,置東宮屯騎、步兵、翊軍三校尉官。

秋七月己巳,地震。
九月己丑,零陵王殂,宋志也。車駕率百僚臨于朝堂三日,如魏明帝服山陽公故事。使兼太尉持節護喪事,葬以晉禮。冬十月己亥,以涼州胡帥大沮渠蒙遜爲鎮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涼州刺史。
十一月辛亥,葬晉恭皇帝于沖平陵,車駕率百官瞻送。三年春正月甲辰朔,詔刑罰無輕重悉原之。癸丑,以尚書令揚州刺史徐羡之爲司空、錄尚書事,刺史如故。進江州刺史王弘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以太子詹事傅亮爲尚書仆射。二月丙戌,有星孛于虛、危。
三月,上不豫,太尉長沙王道憐、司空徐羡之、尚書仆射傅亮、領軍將軍謝晦、護軍將軍檀道濟併入侍醫藥。群臣請祈禱神祇,上不許,惟使侍中謝方明以疾告廟而已。丁未,以廬陵王義真爲侍中、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豫州刺史。己未,上疾瘳,大赦。
夏四月乙亥,封仇池公楊盛爲武都郡王。
五月,上疾甚,召太子,戒之曰:「檀道濟雖有幹略,而無遠志,非如兄韶有難禦之氣。徐羡之、傅亮當無異圖。謝晦屢從征伐,頗識機變,若有異,必此人也。小卻,可以會稽、江州處之。」又爲手詔:「朝廷不須復有別府,宰相帶揚州,可置甲士千人。若大臣中任要,宜有爪牙,以備不祥人者,可以台見留隊給之。有征討,悉配以台見軍隊,行還複舊。後世若有幼主,朝事一委任宰相,母后不煩臨朝。仗既不許入台殿門,要重人可詳給班劍。」癸亥,上崩于西殿,時年六十。七月己酉,葬丹陽建康縣蔣山初寧陵。群臣上諡曰武皇帝,廟號高祖。上清簡寡慾,嚴整有法度,未嘗視珠玉輿馬之飾,後庭無紈綺絲竹之音。初,朝廷未備音樂,長史殷仲文以爲言,帝曰:「日不暇給,且所不解。」仲文曰:「屢聽自然解之。」帝曰:「政以解則好之,故不習耳。」寧州嘗獻虎魄枕,光色甚麗,價盈百金。時將北伐,以虎魄療金創,上大悅,命碎分賜諸將。平關中,得姚興從女,有盛寵,以之廢事,謝晦諫,即時遣出。財帛皆在外府,內無私藏。宋台建,有司奏東西堂施局腳床,金涂釘,上不許。使用直腳床,釘用鐵。廣州嘗獻入筒細布,一端八丈,帝惡其精麗勞人,即付有司彈太守,以布還之,並制嶺南禁作此布。帝素有熱病,並患金創,末年尤劇,坐臥常須冷物,後有人獻石床,寢之,極以爲佳,乃嘆曰:「木床且費,而況石邪。」即令毀之。制諸主出適,遣送不過二十萬,無錦繡金玉。內外奉禁,莫不節儉。性尤簡易,嘗着連齒木屐,好出神武門內左右逍遙,從者不過十餘人。時徐羡之住西州,嘗思羡之,便步出西掖門,羽儀絡驛追隨,已出西明門矣。諸子旦問起居,入合脫公服,止着裙帽,如家人之禮焉。
微時躬耕于丹徒,及受命,耨耜之具頗有存者,皆命藏之,以留于後。及文帝幸舊宮,見而問焉,左右以實對,文帝色慚。有近侍進曰:「大舜躬耕歷山,伯禹親事土木,陛下不睹列聖之遺物,何以知稼穡之艱難,何以知先帝之至德乎。」及孝武大明中,壞上所居陰室,于其處起玉燭殿,與群臣觀之,床頭有土障,壁上掛葛燈籠、麻繩拂,侍中袁顗盛稱上儉素之德,孝武不答,獨曰:「田舍公得此,已爲過矣。」故能光有天下,克成大業,盛矣哉。
少帝諱義符,小字車兵,武帝長子也。母曰張夫人,晉義熙二年,生帝于京口。時武帝年踰不惑,尚未有男,及帝生,甚悅。年十歲,拜豫章公世子。帝膂力絶人,善騎射,解音律。宋台建,拜宋世子。元熙元年,進爲宋太子。武帝受禪,立爲皇太子。

永初三年五月癸亥,武帝崩,是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制服三年,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六月壬申,以尚書仆射傅亮爲中書監、尚書令,司空徐羡之、領軍將軍謝晦及亮輔政。戊子,太尉長沙王道憐薨。秋九月丁未,有司奏武皇帝配南郊,武敬皇后配北郊。冬十一月戊午,有星孛于營室。
十二月庚戌,魏軍克滑台。
景平元年春正月己亥朔,大赦,改元,文武賜位二等。辛丑,祀南郊。魏軍攻金墉城。癸卯,河南郡失守。乙卯,有星孛于東壁。
二月丁丑,太皇太后崩。鎮軍大將軍大且渠蒙遜、河南鮮卑吐谷渾阿豺並遣使朝貢。庚辰,進蒙遜驃騎大將軍,封河西王。以阿豺爲安西將軍、沙州刺史,封澆河公。
三月壬寅,孝懿皇后祔葬于興寧陵。是月,高麗國遣使朝貢。
夏閏四月己未,魏軍克虎牢。
秋七月癸酉,尊所生張夫人爲皇太后。丁丑,赦五歲刑以下。
冬十月己未,有星孛于氐。
是歲,魏明元皇帝崩。
二年春二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廢南豫州刺史廬陵王義真爲庶人,徙新安郡。乙巳,大風,天有雲五色,占者以爲有兵。執政使使者誅皇弟義真於新安。高麗國遣使朝貢。時帝居處所爲多乖失。
夏五月乙酉,皇太后令暴帝過惡,廢爲營陽王。一依漢昌邑、晉海西故事。奉迎鎮西將軍宜都王義隆入纂皇統。
始徐羡之、傅亮將廢帝,諷王弘、檀道濟求赴國訃,弘等來朝,使中書舍人邢安泰、潘盛爲內應。是旦,道濟、謝晦領兵居前,羡之等隨後,因東掖門開,入自雲龍門,盛等先戒宿衛,莫有禦者。時帝于華林園爲列肆,親自酤賣,又開瀆聚土,以象破岡埭,與左右引船唱呼,以爲歡樂。夕游天泉池,即龍舟而寢。其朝未興,兵士進,殺二侍者于帝側,傷帝指,扶出東合,就收璽紱。群臣拜辭送於東宮,遂幽于吳郡。是日,赦死罪以下。太后令奉還璽紱,檀道濟入守朝堂。六月癸丑,徐羡之等使中書舍人邢安泰弒帝于金昌亭。帝有勇力,不即受制,突走出昌門,追以門關踣之致殞,時年十九。
論曰:晉自社稷南遷,王綱弛紊,朝權國命,遞迴台輔,君道雖存,主威久謝。桓溫雄才蓋世,勛高一時,移鼎之業已成,天人之望將改。自斯以後,帝道彌昏,道子開其禍端,元顯成其釁末。桓玄乘時藉運,加以先資,革命受終,人無異望。宋武地非齊、晉,衆無一旅,曾不浹旬,夷凶翦暴,誅內清外,功格上下。若夫樂推所歸,謳歌所集,校之魏、晉,可謂收其實矣。然武皇將涉知命,弱嗣方育,顧有慈顔,前無嚴訓。少帝體易染之質,稟可下之姿,外物莫犯其心,所欲必從其志,嶮縱非學而能,危亡不期而集,其至顛沛,非不幸也。悲哉!
 卷二
 本紀宋中第二
太祖文皇帝諱義隆,小字車兒,武帝第三子也。晉義熙三年生於京口。十一年,封彭城縣公。永初元年,封宜都郡王,位鎮西將軍、荊州刺史,加都督,時年十四。長七尺五寸,博涉經史,善隷書。是歲來朝,會武帝當聽訟,仍遣上訊建康獄囚,辯斷稱旨,武帝甚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