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南史    P 12

作者:李延壽
頁數:12 / 310
類別:歷史

 

二月乙丑,以蔡興宗爲尚書右仆射。壬申,吳興太守張永、右軍將軍蕭道成東討,平晉陵。丁亥,建武將軍吳喜公率諸軍破賊于吳、吳興、會稽,平定三郡,同逆皆伏誅。輔國將軍蕭道成前鋒北討,輔國將軍劉勉前鋒西討。劉胡衆四萬據赭圻。
三月庚寅,撫軍將軍殷孝祖攻赭圻,死之。以輔國將軍沈攸之代爲南討前鋒。賊衆稍盛,袁顗頓鵲尾,連營至濃湖,衆十餘萬。丙申,南徐州刺史桂陽王休范總統北討諸軍事。戊戌,貶尋陽王子房爵爲松滋縣侯。癸卯,令人入米七百石者除郡,減此各有差。壬子,斷新錢,專用古錢。

夏五月甲寅,葬崇憲皇太后于修甯陵。
秋七月丁酉,以仇池太守楊僧嗣爲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八月己卯,司徒建安王休仁率衆軍大破賊,斬僞尚書仆射袁顗,進討江、郢、荊、湘、雍五州,平之。晉安王子勛、安陸王子綏、臨海王子頊、邵陵王子元並賜死,同黨皆伏誅。諸將帥封賞各有差。
九月癸巳,六軍解嚴。戊戌,以王玄謨爲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領護軍將軍。
冬十月乙卯,永嘉王子仁、始安王子真、淮南王子孟、南平王子産、廬陵王子輿、松滋侯子房並賜死。丁卯,以沈攸之爲中領軍,與張永俱北討。戊寅,立皇子昱爲皇太子。
十一月壬辰,立建平王景素子延年爲新安王。
十二月,薛安都要引魏軍,張永、沈攸之大敗,於是遂失淮北四州及豫州淮西地。
是歲,魏天安元年。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農役將興,詔太官停宰牛。癸卯,曲赦豫、南豫二州。
閏正月庚午,都下大雨雪,遣使巡行,振貸各有差。
二月甲申,爲戰亡將士舉哀。丙申,曲赦青、冀二州。
夏四月丙戌,詔以故丞相江夏文獻王、故太尉巴東忠烈公柳元景、故司空始興襄公沈慶之、故征西將軍洮陽肅侯宗慤陪祭孝武廟庭。庚子,立桂陽王休范第二子德嗣爲廬陵王,立侍中劉韞第二子銑爲南豐王,以奉廬江昭王、南豐哀王祀。
五月丙辰,詔宣太后崇甯陵禁內墳瘞遷徙者給葬直,蠲復其家。壬戌,以太子詹事袁粲爲尚書仆射。
秋八月壬寅,以中領軍沈攸之行南兗州刺史,率衆北伐。
九月戊午,以皇后六宮以下雜衣千領、金釵千枚,賜北伐將士。冬十月壬午,改封新安王延年爲始平王。辛丑,以鎮西大將軍、西秦河二州刺史吐谷渾拾寅爲征西大將軍。
十一月,立建安王休仁第二子伯猷爲江夏王。
是歲,魏皇興元年。
四年春正月丙辰朔,雨草于宮。乙亥,零陵王司馬勖薨。

二月乙巳,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王玄謨薨。
三月,交州人李長仁據州叛。祅賊攻廣州,殺刺史羊希,龍驤將軍陳伯紹討平之。
夏四月丙申,改封東海王褘爲廬江王,山陽王休佑爲晉平王。
秋九月戊辰,詔定黥刖之制。有司奏:「自今凡劫竊執官仗、拒戰邏司、攻剽亭寺及傷害吏人,並監司將吏自爲劫,皆不限人數,悉依舊制斬刑。若遇赦,黥及兩頰‘劫’字,斷去兩腳筋,徙付交、梁、寧州。五人以下止相逼奪者,亦依黥作‘劫’字,斷去兩腳筋,徙付遠州。若遇赦,原斷徒猶黥面,依舊補冶士。家口應及坐,悉依舊結謫。」及上崩,其例乃寢。
庚午,上備法駕幸東宮。
冬十月癸酉朔,日有蝕之,發諸州兵北伐。
五年春正月癸亥,親耕藉田。乙丑,魏克青州,執刺史沈文秀以歸。
二月丙申,以廬江王褘爲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豫州刺史。
夏六月辛未,立晉平王休佑子宣曜爲南平王。
秋七月壬戌,改輔國將軍爲輔師將軍。
九月甲寅,立長沙王纂子延之爲始平王。
冬十月丁卯朔,日有蝕之。
十一月丁未,魏人來聘。
十二月庚申,分荊、益之五郡置三巴校尉。
六年春正月乙亥,初制間二年一祭南郊,間一年一祭明堂。
夏四月癸亥,立皇子燮爲晉熙王。
六月癸卯,以王景文爲尚書左仆射、揚州刺史,以袁粲爲右仆射。己未,改臨賀郡爲臨慶郡。
秋七月丙戌,臨慶王智井薨。
九月戊寅,立總明觀,征學士以充之。置東觀祭酒、訪舉各一人,舉士二十人,分爲儒、道、文、史、陰陽五部學,言陰陽者遂無其人。
冬十月辛卯,立皇子贊爲武陵王。
十二月癸巳,以邊難未息,制父母隔在異域者,悉使婚宦。
七年春正月甲戌,置散騎奏舉郎。
二月癸丑,征西將軍、荊州刺史巴陵王休若進號征西大將軍,及征南大將軍、江州刺史桂陽王休范並開府儀同三司。甲寅,南徐州刺史晉平王休佑薨。
三月辛酉,魏人來聘。
夏五月戊午,鴆司徒建安王休仁。庚午,以袁粲爲尚書令,褚彥回爲右仆射。丙戌,追免晉平王休佑爲庶人。
秋七月丁巳,罷散騎奏舉郎。乙丑,江州刺史巴陵王休若賜死。八月戊子,以皇子躋繼江夏文獻王義恭。庚寅,帝疾間。
戊戌,立皇子準爲安成王。
是歲,魏孝文帝延興元年。
泰豫元年春正月甲寅朔,上以疾未痊,故改元。丁巳,巨人跡見西池冰上。
夏四月己亥,上疾大漸。加江州刺史桂陽王休范位司空,以劉勉爲尚書右仆射,蔡興宗爲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荊州刺史,郢州刺史沈攸之進號安西將軍。袁粲、褚彥回、劉勉、蔡興宗、沈攸之入合被顧命。是日,上崩于景福殿,時年三十四。五月戊寅,葬臨沂縣莫府山高寧陵。
帝好讀書,愛文義,在藩時撰江左以來文章志,又續衛瓘所注論語二卷。及即大位,舊臣才學之士多蒙引進。末年好鬼神,多忌諱,言語文書有禍敗凶喪疑似之言應迴避者,犯即加戮。改「騧」馬字爲「馬」邊「瓜」,以「騧」字似「禍」故也。嘗以南苑借張永,云:「且給三百年,期盡更請。」宣陽門謂之白門,上以白門不祥,諱之。尚書右丞江謐嘗誤犯,上變色曰:「白汝家門!」路太后停屍漆床移出東宮,上幸宮見之,怒,免中庶子,以之坐死者數十人。內外常慮犯觸,人不自保。移床修壁,先祭土神,使文士爲祝策,如大祭饗。
阮佃夫、楊運長、王道隆皆擅威權,言爲詔敕,郡守令長一缺十除,內外混然,官以賄命,王、阮家富於公室。中書舍人胡母顥專權,奏無不可。時人語曰:「禾絹閉眼諾,胡母大張橐。」「禾絹」謂上也。及泰始、泰豫之際,左右失旨,往往有刳剒斷截,禁中懍懍若踐刀劍。夜夢豫章太守劉愔反,遣就郡殺之。軍旅不息,府藏空虛,內外百官並斷祿奉。在朝造官者皆市井傭販之子。而又令小黃門于殿內埋錢以爲私藏。以蜜漬鱁鮧,一食數升,噉臘肉常至二百臠。奢費過度,每所造制,必爲正禦三十,副禦、次副又各三十。須一物,輒造九十枚。天下騷然,民不堪命。宋氏之業,自此衰矣。
後廢帝諱昱,字德融,明帝長子也。大明七年正月辛丑,生於衛尉府。帝母陳氏,李道兒妾,明帝納之,故人呼帝爲李氏子,帝亦自稱李將軍。明帝諸子在孕,皆以周易筮之,即以所得卦爲小字,故帝小字慧震。泰始二年,立爲皇太子。六年,出東宮。又制太子元正朝賀,服袞冕九章衣。明帝崩,庚子,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尚書令袁粲、護軍將軍褚彥回共輔朝政,班劍依舊入殿。
六月乙巳,尊皇后曰皇太后,立皇后江氏。
秋七月戊辰,拜帝所生陳貴妃爲皇太妃。
八月戊午,中書監、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蔡興宗薨。
冬十一月己亥,新除郢州刺史劉彥節爲尚書左仆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