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17


作者:沙林傑
頁數:17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17,共84。
我一點不覺得困,所以走到窗口往外眺望一會兒,雪已經停了,可是每隔一會兒,你就可以聽見一輛拋錨的汽車發動引擎的聲音。你還可以聽見老阿克萊打呼嚕的聲音。就從混帳的淋浴室門帘那兒傳來。他的鼻腔有毛病,睡着的時候呼吸不怎麼暢快。那傢伙簡直樣樣毛病都全了。鼻腔炎,粉刺,黃牙,口臭,灰指甲。你有時真不禁有點替這個倒楣的婊子養的難受呢。
  
 
06節 

有的事情很難回憶。我現在正在回想斯特拉德萊塔跟琴約會後回來時候的情景。我是說我怎麼也記不起我聽到他混帳的腳步聲從走廊傳來時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大概還在往窗外眺望,可我發誓說我怎麼也記不起來了。原因是,我當時心裡煩得要命。我要是為什麼事心裡真正煩起來,就不再胡閙。我心裡一煩,甚至都得上廁所。只是我不肯動窩兒,我煩得甚至都不想動,我不願隨便動窩兒打斷自己的煩惱。要是你認識斯特拉德萊塔,你也一准會心煩。我曾跟那雜種一塊兒約會過女朋友,我知道我自己說的什麼。他這人不知廉恥。他真是這樣的人。
嗯,走廊上鋪着厚厚的油氈,你聽得見他那混帳的腳步聲正往房裡走來。我甚至記不起他進來的時候我到底坐在什麼地方坐在窗邊呢,還是坐在我自己的或者他的椅子上。我可以發誓,我再也記不得了。
他進來的時候沒事找碴兒,怪外面天氣太冷。
接着他說:「他媽的這兒的人都到哪兒去了?簡直象個混帳停屍場。」我甚至都沒肯答理他。誰叫他自己他媽的那麼傻,都不知道這是星期六晚上,大夥兒不是外出度周末,就是睡覺或回家去了,所以我也不會急於告訴他。他開始脫衣服。關於琴的事他一字沒提。連吭都沒吭一聲。我也和他一樣。我只是拿眼望着他。他呢,只是就我借給他穿狗齒花紋上衣的事向我道謝了一聲。他把上衣搭在一個衣架上,放進了壁櫥。
後來,他在解領帶的時候,問我替他寫了那篇混帳作文沒有。我對他說就在他自己的混帳床上。
他走過去一面解襯衫鈕扣,一面看作文。他站在那兒,一邊看,一邊用手摩挲着自己光着的胸脯和肚皮,臉上露出一種極傻的神情。他老是在摩挲自己的肚皮和胸脯。他瘋狂地愛着自己。
突然他說:「天哪,霍爾頓。這寫的是一隻混帳的壘球手套呢。」

「怎麼啦?」我說。冷得象塊冰。
「你說怎麼啦是什麼意思?我不是跟你說過,要寫他媽的一個房間、一所房子什麼的!」
「你說要寫篇描寫文章。要是寫了篇談壘球手套購,他媽的有什麼不一樣?」
「真他媽的。」他氣得要命。他這次是真生氣了。「你干的事情沒一樣對頭。」他看著我。「怪不得要把你他媽的開除出去,」他說。「要你于的事他媽的沒一樣是好好照着干的。我說的是心裡話。他媽的一樣也沒有。」
「好吧,那就還給我好了,」我說。我走過去,把作文從他的混帳手裡奪過來,撕得粉碎。
「你他媽的寫那玩藝兒幹什麼?」他說。
我甚至都沒回答他。我只是把碎紙扔進字紙簍,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有好長時間我們兩人誰都沒說話。他把衣服全脫了,只剩下褲衩,我呢,就歪在床上點了支菸。宿舍裡本來不准吸煙,可等到夜深人靜,大夥兒有的睡覺有的外出,沒人聞得到煙味的時候,你可以偷着吸。再說,我這樣做也是故意跟斯特拉德萊塔搗蛋。他只要見人不守校規,就會氣得發瘋。他自己從來不在宿舍裡吸煙。
只有我一個人吸。
關於琴的事他依舊隻字不提。因此最後我說:「要是她外出的時間只簽到九點三十,你倒他媽的回來得挺晚呢。你讓她回去得遲了?」
他正在自己的床沿上鉸他的混帳腳趾甲,聽我問他,就回答說:「遲到一兩分鐘。在星期六晚上,有誰他媽的把外出時間簽到九點三十的?」天哪,我有多恨他,「你們到紐約去了沒有?」我說。
「你瘋了?她要是隻簽到九點三十,我們怎麼能去他媽的紐約?」
「這倒是糟糕。」
他抬起頭來瞅着我。「聽著,」他說,「你要是非在房裡抽菸不可,幹嗎不到廁所裡去抽?你或許他媽的就要滾出這個學校,我可要一直獃到畢業哩。」
我沒理睬他。我真的沒有。我象瘋子似的一個勁兒抽着煙。我只是側轉身來瞅着他鉸他的混帳腳趾甲。什麼個學校!你老得瞅着人鉸他的混帳腳趾甲,或是擠他的粉刺,或是諸如此類的玩藝兒。
「你替我問候她了沒有?」我問他。
「晤。」
他問了才怪哩,這雜種!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