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21


作者:沙林傑
頁數:21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21,共84。
我一說這話,老阿克萊就他媽的一下于在床上坐了起來。「聽著,」他說,「我不在乎你說我什麼,或者關於別的什麼,可你要是拿我他媽的宗教取笑,老天爺」「請放心,」我說。「誰也不會拿你他媽的宗教取笑。」我從愛利的床上起來,向門邊走去,我不想再在那種混帳氣氛裡逗留了。可我在半路上停住腳步,抓起阿克萊的手,裝腔作勢地跟他大握特握。他抽回手去。「這是什麼意思?」他說。
「沒什麼意思。你是那麼個混帳的王子,我只是想向你表示謝意,就是這麼回事,」我說。說的時候聲音還極其誠懇。「你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阿克萊孩子,」我說。「你知道嗎?」
「乖孩子。總有一天會有人揍得你」我甚至沒心思聽他說完。我關上了那混賬的門,走進了廊子。
宿舍裡的人不是已經睡着,就是已經外出或者回家度周末了,所以走廊裡十分、十分靜,十分、十分寂寞。李希和霍夫曼的門外放著一隻考裡諾斯牙膏空盒,我一邊往樓梯邊走,一邊用那只穿羊皮拖鞋的腳不住地踢那空盒。我本來想到樓下去看看老馬爾.勃裡薩德在幹什麼,可是剎那間我改變了主意。剎那間,我打定了主意怎麼辦,我要他媽的馬上離開潘西就在當天晚上。我是說不再等到星期三什麼的。我實在不想在這兒獃下去了。我覺得太寂寞太苦悶,因此我打定主意,決計到紐約的旅館裡開一個房間找一家最便宜的旅館一直逍遙到星期三。到了星期三,我休息夠了,心情好轉,就動身回家。我盤算我父母大概總要在星期二、三才會接到老綏摩的情,通知我被開除的事。

我不願早回家,我要等他們得到通知、對這事完全消化以後才回去。我不願在他們剛接到通知時就在他們身邊。我母親非常歇斯底里。可是不管什麼事她只要完全消化之後,倒也不難對付。再說,我也需要有個小小的假期。我的神經過于緊張了。確實過于緊張。
嗯,這就是我打定主意要做的。我於是回到屋裡,開亮燈,開始收拾東西。有不少東西我都已收拾好了。老斯特拉德萊塔甚至都沒醒來。我點了支香煙,穿好衣服,動手整理我的兩隻手提皮箱。我只花了兩分鐘。我收拾起東西來速度快得驚人。

收拾行李時,有一件事有點兒叫我難過。我得把我母親剛在幾天前寄給我的那雙嶄新的冰鞋裝起來;這使我心裡難過。我想象得出我母親怎樣到期保爾丁商店裡,向售貨員問了百萬個傻里傻氣的問題可我這下又給開除了。這使我覺得很傷心。
她把冰鞋買錯了我要的是跑刀,她給我買了花樣刀可我照樣覺得傷心。幾几乎每次都是這樣,每逢有人送我什麼禮物,到頭來都會讓我覺得傷心。
我收拾停當以後,又數了數錢。我已記不起到底有多少錢,反正數目很不小。我祖母在約莫一個星期前剛給我匯來一筆錢。我的這個祖母使起錢來手頭很闊。她已經老糊塗了老得不能再老一年內總要寄給我四次錢,作為生日禮物。可是,儘管我現有的錢數目已經不小,我還怕不夠,生怕有什麼不時之需。所以我走下樓去,喊醒了法萊德里克.伍德魯夫,就是借我打字機的傢伙。我問他肯出多少錢把我的打字機買下來。這傢伙相當有錢,他說他不知道,還說他不怎麼想買。可他最後還是買下來了。這架打字機約莫值九十塊錢,可他只給我二十塊就買下了。他很沒好氣,因為我叫醒了他。
我拿了手提箱什麼的準備動身,還在樓梯口站了一會兒,順着那條混帳走廊望了最後一眼。不知怎的,我几乎哭了出來。我戴上我那頂紅色獵人帽,照我喜歡的樣子將鴨舌轉到腦後,然後使出了我的全身力氣大聲喊道:「好好睡吧,你們這些窩囊廢!」我敢打賭我把這一層樓的所有雜種全都喊醒了。隨後我就離開了那地方,不知哪個混蛋在樓梯上扔了一地花生皮,我他媽的差點兒摔斷了我的混帳脖子。
  
 
08節 
時間太晚,巳叫不到出租汽車,所以我就一直步行到車站。路並不遠,可是天冷得要命,一路上的積雪很不好走,那兩隻手提箱還他媽的不住磕碰着我的大腿。不過我倒很欣賞外面的新鮮空氣。唯一不好受的是,冷風吹得我鼻子疼痛,還有我上嘴唇底下也疼,那是斯特拉德萊塔打我一拳的地方。
他打得我的嘴唇撞在牙齒上,所以那地方疼得厲害。我的耳朵倒挺暖和。我買的那頂帽子上面有耳罩,我把它放下了我他媽的才不在乎好看不好看哩。可是路上沒一個人。誰都上床啦。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