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23


作者:沙林傑
頁數:23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23,共84。
我點了點頭,掏出了我的手絹。「我中了個雪球,」我說。「一個硬得象冰一樣的雪球。」要不是說來話長,我也許會把真情實況全告訴她。不過我確實很喜歡她。我開始有點兒後悔不該告訴她我的名字叫魯道爾夫.席密德。「老歐尼,」我說。
「他是潘西最有人緣的學生之一。你知道嗎?」
「不,我不知道。」
我點了點頭。「不管是誰,的確要過很久才瞭解。他是個怪人。許多方面都很怪懂得我的意思嗎?就象我剛遇到他那樣。我剛遇到他的時候,還當他是個勢利小人哩。我當時是這樣想的。他其實不是。只是他的個性很特別,你得跟他相處久了才能瞭解他。」

摩羅太大什麼話也沒說,可是,嘿,你真該見一下她當時的情景。我都把她膠住在位置上了。不管是誰家母親,她們想要知道的,總是自己的兒子是個多麼了不起的人物。
接着,我真正瞎扯起來。「他把選舉的事告訴你了沒有?」我問她。「班會選舉?」
她搖了搖頭。我已經使她神魂顛倒了,好象是。她真有點神魂顛倒了。
「呃,我們一大堆人全推選老歐尼當班長。我是說他是大家一致推選出來的。我是說只有他一個人才能真正擔任這個工作。」我說嘿,我真是越說越遠啦。「可是另外那個學生哈利.范裡當選了。他當選的原因是,那顯而易見的原因是,歐尼怎麼也不肯讓我們給他提名。他真是靦腆謙虛得要命。他拒絶了……嘿,他真是靦腆。你應該幫助他克服這個缺點。」我瞅着她。「他告訴你這事沒有?」
「不,他沒有。」
我點了點頭。「這就是歐尼的為人。他不肯告訴人。他就是有這麼個缺點他太靦腆、也太謙虛了。你真應該讓他隨便點兒才是。」
就在這當兒,列車員過來查看摩羅太太的票,我趁機不再往下吹了。不過我很高興自己瞎吹了一通。象摩羅這樣老是用毛巾獨人屁股的傢伙他這樣做,是真要打疼別人他們不僅在孩提時候下作。他們一輩子都會下作。可我敢打賭,經我那麼信口一吹,摩羅太太就會老以為他是個十分靦腆、十分謙虛的孩子,連我們提名選他做班長他都不肯。她大概會這樣想的。那很難說。那些當母親的對這類事情感覺都是不太靈敏的。

「你想喝杯鷄尾酒嗎?」我問她。我自己心血來潮,很想喝一杯。「我們可以上餐車去。好不好?」
「親愛的,你可以要酒喝嗎?」她問我,不過問得並不卑鄙。她的一切都太迷人了,簡直很難用上卑鄙二字。
「呃,不,嚴格說來不可以,可我因為長得高,一般總可以要到,」我說。「再說我還有不少白頭髮呢。」我把頭側向一邊,露出我的白頭髮她看。她看了真樂得不可開交。「去吧,跟我一塊兒去,成不成?」我說。我真希望有她陪我去。
「我真的不想喝。可我還是非常感謝你,親愛的,」她說。“再說,餐車這會兒大概已停止營業。
時間已經很晚了,你知道。”她說得不錯。我完全忘記這會兒已是什麼時候啦。
接着她看著我,問了我一個我一直怕她問的問題。「歐納斯特信上說他將在屋期三回家,聖誕假期從星期三開始,」她說。「我希望你不是家裡人生病,把你突然叫回去的吧。」她看去真的很擔心。她不象是好管閒事,你看得出來。
「不,家裡人都很好,」我說。“是我自己。
我得去動一下手術。”
「哦!我真替你難受,」她說。她也確實如此。我也馬上後悔不該說這話,不過為時已經太晚。
「情況不算嚴重。我腦子里長了個小小的瘤子。」
「哦,不會吧!」她舉起一隻手來摀住了嘴。
「哦,沒什麼危險!長得很靠外,而且非常小。要不了兩分鐘就能取出來。」
然後我從袋裏掏出火車時刻表觀看。光是為了不讓自己再繼續撒謊。我一開口,只要情緒對頭,就能一連胡扯幾個小時。不開玩笑。幾個小時。
此後我們就不再怎麼談話。她開始閲讀自己帶來的那本《時尚》雜誌,我往窗外眺望一會兒。她在紐瓦克下了車。她祝我手術進行得順利。她不住地叫我魯道爾夫。接着她請我明年夏天到馬薩諸塞州的格洛斯特去看望歐尼。她說他們的別墅就在海濱,他們自己還有個網球場什麼的,可我謝絶了,說我要跟我的祖母一塊兒到南美去。這實在是彌天大謊,因為我祖母簡直很少出屋子,除非出去看一場混帳日戲什麼的。可是即使把全世界的錢都給我,我也不願去看望那個婊子養的摩羅哪怕是在我窮極潦倒的時候。
  
 
09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