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27


作者:沙林傑
頁數:27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27,共84。
可你真應該見見老菲芘。她也是那種紅頭髮,跟艾裡的有點兒相象,在夏天剪得很短。夏天,她總把頭髮一古腦兒紮在耳朵後面。她的耳朵也挺小挺漂亮。冬天,她的頭髮蓄得挺長,有時我母親給她梳成辮子,有時不梳。可那頭髮的確漂亮得很。她還只十歲。她個兒很瘦,象我一樣,可是瘦得很漂亮。室內溜冰的那種瘦。有一次我從窗口望着她穿過五馬路向公園走去,她的確是那模樣兒,室內溜冰的那種瘦。你見了準會喜歡她。我是說你不管跟老菲芘講些什麼話,她總知道你他媽的講的什麼。
我是說你簡直哪兒都可以帶她去。你要是帶她去看一個蹩腳電影,比方說,她就會知道這電影蹩腳。
你要是帶她去看一個好電影,她也會知道這電影好。DB跟我曾帶她去看法國電影《麵包師的妻子》,由萊紹主演。這電影簡直要了她的命。可她最愛看的是《三十九步》,羅伯特.唐納主演。她把那電影都背熟了,因為我帶她去看了約莫十次。
當老唐納到了蘇格蘭農場的時候,比方說,當他逃避警察的時候,菲芘就會在電影院大聲說就在影片裡那個蘇格蘭人開口說話的時候「你吃不吃青魚?」她背得出所有的對話。影片裡的那位教授,其實是個德國間諜,還沒伸出那個小指頭給羅伯特.唐納看,指頭的中間關節還缺了一塊,老菲芘已比他先伸手了她在黑暗中把她的小指頭伸了過來,一直伸到我眼面前。她真是不錯。你見了準會喜歡她。唯一的缺點是,她有時候有點兒過于親熱。她感情非常容易衝動,就她那個年紀的孩子來說。她的確是。她干的另一件事是一天到晚寫書。只是這些書沒有一本是寫完的。寫的全都是關於一個叫作海澤爾.威塞菲爾的孩子只是老菲芘這把名字寫成了「海士爾」。老海士爾.威塞菲爾是個女偵探。她本來應該是個孤兒,可她的老子卻經常出現。她的老子總是個「高個子的漂亮紳士,年紀在二十上下」。簡直笑死了我。這個老菲芘。

我可以對天發督,你見了她準會喜歡。她還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很聰明。她還是個很小的孩子的時候,我跟艾裡常常帶她上公園去,尤其在星期天。

在星期天,艾裡總愛帶著他的那只帆船上公園玩,我們總是帶著老菲芘一塊兒去。她戴着白手套,走在我們中間,就象個貴夫人似的。遇到艾裡跟我談論起什麼事情來,老菲芘總是在一旁聽著。有時候你會忘掉有她在身邊,因為她還是個那麼小的孩子,可她總會提醒你。她會不住地打斷你。她會推我成者艾裡一下,說道:「誰?誰說的?是鮑比還是那位小姐?」我們就告訴她是誰說的,她就會「哦」一聲,依舊聽下去。她也簡直要了艾裡的命;我是說他也喜歡她。她現在十歲了,不再是那麼個小孩子了,可她依舊惹每個人喜愛每個有頭腦的人,嗯。
嗯,象她這樣的人,你沒事總想跟她在電話上聊聊。可我很怕我父母來接電話,那樣他們就會發現我在紐約,已給潘西開除了出來,等等一切。所以我光是穿上襯衫,收拾好一切,然後乘電梯下去到休息室裡看看。
除了少數幾個王八樣的男子,幾個婊子樣的女人,休息室裡簡直沒什麼人,可你聽得見樂隊在紫丁香廳奏樂,所以我就定了進去。裡面並不十分擁擠,可他們依舊給我找了個極不好的桌位在盡後面。其實我早應該拿出一塊錢來舉到侍者頭兒的鼻子底下的。在紐約,嘿,錢真能通神我不開玩笑。
樂隊是糟得要命的布迪.辛格樂隊。全是管樂,可不是那種高雅的管樂,而是粗俗的管樂。此外,廳裡極少象我這樣年紀的人。事實上,沒一個象我這樣年紀的人。他們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裝腔作勢的傢伙約了他們的女朋友在一起。除了我隔壁桌上的幾個。在我隔壁桌上坐著三個年約三十的姑娘。三個全都難看得要命,三個全都戴着那麼一種帽子,你一看就知道她們不是真正住在紐約的,可是其中有一個金頭髮的,看上去還可以。她象是那種愛賣俏的女人,那個金頭髮的,所以我就開始服她做起媚眼來,可就在這時,那個侍者過來了,問我喝些什麼。我要了杯威士忌和蘇打水,叫他不要摻和在一起我說得快的要命,因為你只要稍一結巴,他們就會懷疑你不到二十一歲,不肯賣給你含有酒精的飲料。可是儘管這樣,他還是給了我麻煩。「對不起,先生,」他說,「您有什麼證明您年齡的證件嗎?您的司機執照,比方說?」
我冷冷地瞅了他一眼,好象他給了我極大的侮辱似的,隨後問他說:「我的樣子象不到二十一歲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