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60


作者:沙林傑
頁數:60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60,共84。
「他不會拿你他媽的怎麼辦。他只是跟你談話,你也跟他談話,老天爺。有一點他會幫你做到,他會讓你認識自己的思想方式。」
「我自己的什麼?」
「你自己的思想方式。你的思想按照聽著。我不是在教精神分析學的基礎課。你要是有興趣,打電話跟他約個時間。要是沒有興趣,就別打電話。我一點也不在乎,老實說。」
我把一隻手搭在他的肩上。嘿,他真讓我開心。

「你真是個夠朋友的雜種,」我對他說。「你知道嗎?」
他正在看手錶。「我得定了,」他說著,站了起來。「見了你真高興。」他叫來了掌柜的,要他開帳單。
「嗨,」我在他離開之前說。「你父親對你作過精神分析沒有?」
「我?你問這幹什麼?」
「沒什麼。他作了沒有?有沒有?」
「說不上分析。他幫助我糾正某些地方,可是沒必要作一次全面的精神分析。你問這于什麼?」
「沒什麼。只是一時想起。」
「呃。別為這種事傷腦筋,」他說。他把小帳留下,準備走了。
「再喝一杯吧。」我跟他說。「勞駕啦。我寂寞得要命。不開玩笑。」
他說沒法再喝一杯。他說他已經遲了,說完他就走了。
老路斯。他確實非常討人厭,可他的語彙確實豐富。我在胡敦的時候,全校學生就數他的語彙最豐富。他們測驗過我們一次。
  

 
20節 
我坐在那兒越喝越醉,等着老提娜和琴妮出來表演節目,可她們不在。一個梳着波浪式頭髮,樣子象搞同性愛的傢伙出來彈鋼琴,接着是一個叫凡倫西姬的新來姑娘出來唱歌。她唱得並不好,可是比老提娜和琴妮要好些,至少她唱的都是好歌曲。
鋼琴就放在我坐的酒櫃旁邊,老凡倫西姬簡直就站在我身旁。我不斷跟她做媚眼,可她假裝連看都沒看見我。在乎時我大概不會這麼做,可我當時已喝得非常醉了。她唱完歌,馬上就走出房間,我甚至都來不及邀請她跟我一塊兒喝一杯,所以我只好把侍者頭兒叫來。我叫他去問問凡倫西姬,是不是願意來跟我一塊兒喝一杯。他答應了,可他大概連信都不會給她捎去。這些傢伙是從來不給人捎口信的。
嘿,我在那個混帳酒吧間裡一直坐到一點鐘光景,醉得很厲害。我連前面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不過有件事我很注意,我小心得要命,一點沒讓自己發酒瘋什麼的。我不願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讓人問起我的年紀。可是,嘿,我連前面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我只要真正喝醉了酒,就會重新幻想起自己心窩裡中了顆子彈的傻事來。酒吧間裡就我一個人心窩裡中了顆子彈。我不住伸手到上裝裡面,捂着肚皮,不讓血流得滿地都是,我不願意讓人知道我已受了傷。我在努力掩飾,不讓人知道我是個受了傷的婊子養的。最後我忽然靈機一動,想打個電話給琴,看看她是不是回家了。因此我付了帳,走出酒吧間去打電話。我老是伸手到上裝裏邊,不讓血流出來。嘿,我真是醉啦。
可我一走進電話間,就沒有心情打電話給琴。
我實在醉得太厲害了,我揣摩。因此我只是給老薩麗.海斯打了個電話。
我得撥那麼二十次才撥對號碼。嘿,我的眼睛真是瞎啦。
「哈囉,」有人來接混帳電話的時候我就這樣說。我几乎是在大聲呦喝,我醉得多厲害啊。
「誰呀?」一位太大非常冷淡的聲音說。
「是我。霍爾頓.考爾菲德。請叫薩麗來接電話,勞您駕。」
「薩麗睡啦。我是薩麗的奶奶。你幹嘛這麼晚打電話來,霍爾頓?你知道現在是幾點鐘啦?」
「知道。我有話跟薩麗說。十分要緊的事。請她來接一下電話。」
「薩麗睡啦,小伙子。明天再來電話吧。再見。」
「叫醒她!叫醒她,嗨。勞駕。」
接着是另一個聲音說話。「霍爾頓,是我。」
正是老薩麗。「怎麼回事?」
「薩麗?是你嗎?」
「是的別呦喝。你喝醉了嗎?」
「是的。聽著。聽著,嗨。我在聖誕前夕上你家來。成嗎?幫你修剪混帳的聖誕樹。成嗎?成嗎,嗨,薩麗?」
「成。你喝醉了。快去睡吧。你在哪兒?有誰跟你在一起?」
“薩麗!我上你家來幫你修剪聖誕樹,成嗎?
成嗎,嗨?”
「成。快去睡吧。你在哪兒?有誰跟你在一起?」
「沒有人。我,我跟我自己。」嘿,我真是醉啦!我依舊用一隻手捂着我的心窩。「他們拿槍打了我。洛基的那幫人拿槍打了我。你知道嗎?薩麗,你知道不知道?」
「我聽不清你的話。快去睡吧。我得走了。明天再給我來電話吧。」
「嗨,薩麗!你要我來幫你修剪聖誕樹嗎?你要我來嗎?嘿?」